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亲爱的(五)

* 给星星的生贺,也是完结篇(如果没能赶在生日当天写完请当无事发生)

* 基本没有北斗出场的一章;昴流妈妈有私设

* 前篇指路(含CP避雷):【北斗星】(一) (二) 【凛绪】(三) 【泉真】(四)


(五)

 

“嗨~亲爱的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你们今晚‘HEART→BEATER!!!!’的特邀主持游木真,说起来我在学生时代也是放送委员会的一员呢,真怀念啊!话不多说了马上来听第一位朋友的来电吧!你好——”

“你……咳,你好。”

“……”尽管经过刻意变声,游木真还是一下子认出了这把声音,然而他不得不若无其事地把节目做下去,“你好,请问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嗯,明……不对,小明。”

“……”所以这个听起来就很蠢的名字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喂喂,阿……游木君你还在吗?”

“在的在的,那么小明打电话来是想聊什么呢?”

“我要吐槽,对,我要吐槽我的恋人!”

“哦,你为什么要吐槽你的恋人?他做了什么吗?”

“他经常虐待我。”

“他怎么虐待你了?”

“之前我生病,刚病好出院没多久就被他每天大清早的拉出去跑步,我怀疑他想弄死我。”

“你生病主要是因为你身体长期缺乏锻炼,他应该是为了你好……”

“可是他真的很过分,明天是我的生日,我问他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结果他给了我什么你知道吗?他给了我一毛钱的硬币!”

“所以呢?你不喜欢这份礼物?”正常人可能会不喜欢,可打电话来的这个人不可能不喜欢,看穿一切的游木真决定配合他演下去。

“也不是不喜欢。”

“嗯哼。”果然。

“只是觉得太廉价了,他对我的爱难道只值一毛?”

“这……”你以前明明只要一毛就能被乖乖收买了好吗?什么时候升值了啊?!

“我跟你说,前阵子我们有两位共同的好朋友轮流过生日,他分别送了他俩一台按摩器和一部PS4,我呢,我就只有一毛钱硬币!”

“这听起来真的挺过分呢……”收到了PS4的游木真继续假装不认识这个人,“那你有把你的不满告诉他吗?”

“是吧是吧!我当然告诉他了,他说反正他也想不出我除了硬币以外还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干脆就这样,明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就好了,呵呵。”

“那不如你直接告诉我其实你想要什么礼物?”

“一毛钱不够,起码要两毛。”

“…………”

“哈喽?你还好吗?”

“好的那么谢谢这位小明的来电我们来听下一位朋友的电话。”

“诶,我还没说完呢!阿木真是的!”明星昴流忿忿不平地握着手机躺到床上,越想越不愉快,偏偏被吐槽的对象今晚还有别的工作没法回来,衣更真绪多半又跑去找他的幼驯染了,公寓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寂寞地发呆,身边还有一只睡得直打呼噜的大吉。

“你们怎么能这样?马上就到我的生日了啊!阿绪和阿木生日的时候我们再忙也会抽出时间一起出去庆祝呢!”

给那三个人群发了邮件之后,他躺回床上,翻出收藏在手机里的照片看。

从梦之咲一年级时的金星杯,他们四人第一次站在一个舞台上,到二年级的各种组合演出活动和集训,还有那一场使他们终生难忘的DDD和后来的SS,照片上的他们挥洒着汗水,倾尽全力地笑过和哭过,舞动着属于他们、属于Trickstar的青春,再到毕业时,那个和冰鹰北斗抱在一起哭得跟傻瓜一样的自己。

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呀。

明星昴流这么想着打了个呵欠,说不定这只是他的一场梦,醒来以后发现他只是在教室中睡了一觉,抬起头还能看到小北那挺直了腰背专心听课的身影,还能听见他对他上课睡觉的不满和唠叨,那该有多好。

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扫过他的脸和他的头发,带着些许凉意。可他实在太困了,眼皮根本睁不开,只是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手,嘟囔了一句“大吉别闹”……

隐约之间,他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又像是糅杂了无奈与宠溺的轻笑。

梦里,他又回到了那棵樱花树下,他的“王子殿下”正在对他微笑。

 

早上明星昴流是被大吉压醒的。

“你怎么越来越重了啊大吉!”

赶走那条在自己脸上踩来踩去的大肥狗,他拿过床头的手机看,好几位以前梦之咲的朋友都在0点左右给他发来了祝福的邮件,不管是在各自领域上打拼的紫之创、大神晃牙和守泽千秋,还是早已成为独当一面的制作人的小杏,大家无论工作多忙都会记得好朋友的生日,不像某个人。

回复完全部邮件后昴流才慢腾腾地爬起来去洗漱。

客厅里面一片昏暗,他拉开窗帘让阳光透了进来,回头才看见瘫倒在沙发上的人。

“哇!吓我一跳!阿绪怎么睡在大厅了?”他试着去挪动沙发上睡死的衣更真绪,“嗯……搬不动……怎么办呢要不要叫醒他?”

真绪在这时揉了揉眼睛,“啊,是昴流吗?抱歉昨晚回来太累直接就在这睡着了。”

“阿绪真是的,这样很容易得感冒吧!小北要是回来看见肯定又要念了。”

“那个,北斗是和我一起回来的,应该已经回房间休息了吧……”

“是吗?不过我说,你们这几天都干嘛去了?总是那么晚才回来,哼哼,是不是背着我出轨了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还不是为了……”真绪及时把话吞回去,伸了个懒腰起身回房间,“总之,你想知道就去问北斗吧!我要去补眠了。”

“诶,阿绪……”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上,昴流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望着再度变得空荡荡的大厅,“今天是我的生日呀……”

餐桌上还放着剩下一半的蛋糕,那是妈妈昨天带过来的。

“对不起呢,妈妈明天要加班到很晚,可能没办法赶过来陪小昴流过生日了。”

虽说这种事他早就习惯,如今的他已不需要再到处去打工,也劝过妈妈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只不过妈妈总是会苦笑着说:“小昴流不在身边,妈妈会感到寂寞的啊!”

是啊,就像以前,妈妈常常因工作不在家,他也是会寂寞的。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那种寂寞的感觉还是会如影随形似的,时不时穿梭在他的四肢百骸。

明星昴流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冰鹰北斗的房间门口。


评论(1)
热度(31)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