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司leo]My Precious

* 一个无聊的小甜饼【算是吧

* “以下犯上”梗出自leo卡池故事“箱庭中的乐园”,特别好吃,强推


朱樱司推开练习室的门,就见月永leo一个人躺在地上那堆杂乱的五线谱中熟睡。

本来没有组合训练,只是偶然经过看到从门底缝隙中透出的灯光,于是便抵不住好奇进来一探究竟。

他轻手轻脚地来到那个人的身边席地而坐。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难得如此安静的月永leo。

在他的印象中,这位Leader一天到晚不是在写曲子就是声称要展开妄想不许打扰,仿佛总有着花不完的精力与耗不尽的灵感。

这个人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朱樱司看得出神,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不由自主地覆上了对方的额头,直到手腕突然被用力握住才回过神来。

“Leader?”

月永leo依然闭着眼,紧皱的眉头似乎是在经历着什么可怕的梦,握着他的那只手还有些微颤抖。

“……不要……伤害它们……”朱樱司听到他的口中在喃喃说着什么,“血……好多血……疼死了……inspiration……”

“怎么了Leader?你梦见了什么?”朱樱司不明所以,心底没来由地难过又心疼,他回握他的手,“没事的,我在这。”

月永leo的眉头舒展开来,呼吸也渐趋平稳,只是仍紧紧抓着朱樱司的手不放。

朱樱司只好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握着,顺势侧卧在他身旁,头枕着另一只手不知不觉便打起了盹。

月永leo缓缓地睁眼,默默注视着躺在自己身边打盹的人,眸光微沉。

他一点点地支起身子,慢慢靠近那张精致的脸庞。

嘴唇相触的一瞬间,浅睡的朱樱司蓦然张开双眼,眸中闪过了错愕与不知所措。

 

“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濑名泉指着缩在远处那个角落里昏睡的朔间凛月身后的朱樱司。

日常本该是末子追着队长跑的Knights,如今变成了末子一见着自家队长就仓惶而逃,逃不了的时候能躲多远就有多远,总之尽一切可能地避免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几天下来根本没法好好地集中在一起训练。

“就一时没忍住,呜啾了他一口。”月永leo回答。

“呀,我们的王也有相当纯情的一面呢!”在一旁补妆的鸣上岚微微一笑。

“呜哇啊好讨厌!妄想无法展开,inspiration全都不见了!”月永leo抱着一堆空白的五线谱躺在地上打滚。

濑名泉给了他一记白眼,“我说,既然这么在意就直接去把司君关起来两个人面对面讲清楚不就好了吗?”

“唔……我可不想被朱樱以为我是个和濑名一样有着某种特殊爱好的抖S。”

“哈?要不是你和末子这几天老是要死不活的严重影响了团队训练谁想理你啊!”

“好啦都不要吵!”鸣上岚用力合上了手中的粉底盒,“没看到小司司人已经跑了吗?”

月永leo看向角落,果然只剩下了被吵得揉着惺忪睡眼醒过来的朔间凛月在那里发懵。

“臭小鬼我今天非要逮住他不可!”月永leo扔下五线谱起身追出去。

“啊啦王加油!”

“超~烦人的!两个笨蛋。”

朔间凛月扭头看了看头也不回的自家队长又看了看坐在一边的两位吃瓜队友,“嗯?所以今天又不用训练了吗?”

“…………”

 

朱樱司径直往弓道部走。

今天没有社团活动,他偶尔会利用空闲的时间过来射射箭和看看猫,因此从部长那里拿了一把备用钥匙。

换好衣服的他走到弓道场,举起弓箭一连射了好几发,却没有一发射中靶心。

他泄气地放下手中的箭,忽然有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在他脚边蹭来蹭去。

“雷欧先生?”他原地坐下,抱起那只橘黄色的小猫放在腿上,轻抚过它圆圆的脑袋,“最近好像长大了不少呢,初次见面的时候明明还是小小的一只。”

“雷欧先生”乖巧地窝在他腿上眯起了眼睛。

“雷欧先生为什么不和其他小猫一起出去玩呢?这里的几只猫就你总是神出鬼没,偶然被我发现又喜欢黏着我要我抱抱,真是个strange的家伙,就像……那个人一样。”朱樱司抚摸着猫的手顿了顿,“有时候我以为自己离他很近,他又会变着戏法般从我的眼前消失。有时候我以为又多了解了他一点,他很快又会变得像是我不认识的人,让我觉得自己对于他的一切从来都是一无所知。”

“因为他认为那些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现在这样就很好。”

朱樱司僵直了身体,同时感到肩上一重,一个脑袋从他身后压了过来,垂在脖子一侧的小辫子撩拨得他的颈窝直发痒。

“哇哈哈哈哈,逮到你啦!”月永leo埋首在他肩上,却在看到朱樱司的脸的一瞬间敛去了笑容。

“也是呢,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粗鲁又低俗,狂妄自大又不可理喻,把身边的人耍得团团转,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朱樱司低头望着正亲昵地舔着自己手指的猫,直到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肩上的脑袋无声地移开。

“原本我是那样以为的。”

时间宛如静止一样,身后的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把他拉进怀中。

“雷欧先生,如果能一直呆在这里就好了。它越喜欢亲近我,我就觉得自己越离不开它,一想到有天它会被送走,我会感到很难过。就算没有被送走,谁知道哪天一不留神它又消失不见了呢?”

“不会走的,我保证。你要是这么喜欢它,我们就一起养着它,绝对不让它跑掉。”月永leo轻轻吻去他眼角的泪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他手里,“好了小鬼别哭了,Leader最喜欢你了哦!请你吃糖,呜啾~”

朱樱司摊开手心看着那颗糖,“……这是我之前放你口袋里的。”

“随便啦!你不是也经常随手从我这拿来吃吗?”

“……”

“喂朱樱,再来一次吧!”

“再来一次什么?”

月永leo抬手抚上朱樱司的脸,使得他转向自己。他的眼中倒映着他的影子,然后越来越近。

被第二次吻住的朱樱司有些不太适应地眨巴着双眼,手不由得一下子收紧,雷欧先生“嗷”的一声从他的腿上逃掉了。

浅尝辄止的月永leo刚要退开就被拽住了衣领。

朱樱司主动吻了上去。

他从月永leo的怀里转过身面对着他,让彼此的身体贴得更紧,本来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也在逐渐加深,成为了唇与舌之间的纠缠。

等到两人喘着粗气分开时,朱樱司身上的弓道服已经被弄得松松垮垮皱皱巴巴的,人也被压倒在地板上。

“抱歉啊朱樱,”月永leo撑起双手,自上方俯视他,“你要是感到后悔的话,我会马上离开。”

朱樱司仍旧拽着他的衣领,执拗的双眸眨也不眨地紧盯着他,“Leader答应过我不会走的。”

“是啊,国王答应过他的小骑士留下来就不会离开,除非他觉得自己不再被需要。”

“My lord,you are always precious to me!”他稍稍使力扯近与他的距离,眸中闪烁着坚定而纯粹的光芒,“所以,请Leader不要再说这种话,我朱樱司,会一生效忠于你。我已经下定决心,就算你离我而去,我也会拼了命地去追赶你。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便要我以下犯上,也会想尽办法把你拉回来,回到……我的身边。”

国王怔怔地看着他满脸通红的小骑士。

怕是这辈子都离不开了。

 

后来特意去弓道部把人领回去训练的濑名泉回忆起这一幕,表示他并不想知道王当时要对衣衫不整的末子干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但作为Knights曾经的代理队长并且是除了王以外的高年级年长者,濑名泉还是觉得不能放任月永leo继续对他们的末子为所欲为。

还好月永leo和朱樱司在那以后便恢复了一个跑一个追的正常关系,除了一个老是喜欢对另一个动不动就“呜啾”之外。

一直到朱樱司毕业后,知心好友濑名泉忍不住问月永leo:“你和司君有过进一步的亲密行为吗?”

“当然有啊!”

“比如?”

“抱着朱樱写歌的时候最能激发inspiration!”

“……”

“等等你那是什么眼神?不要说出来,我也不想猜!”

“别告诉我你们交往这么久是为了当soulmate!”

“你别学朱樱那样讲话行不行我不习惯。”

“我只是觉得你们真是……罗曼蒂克。”

“你不懂,当初我只是啾了他一下就害他紧张得胡思乱想不敢再靠近我,怕了怕了。”

“那你要不要跟他商量一下,换个位置什么的。”

“换什么位置?”

“换个让他没那么紧张的位置,比如说你在下面。”

“……”

当天晚上,月永leo找上了朱樱司:“小鬼,你要试试‘以下犯上’吗?”


评论(3)
热度(6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