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不足症(上)

* 某太太说想看吃醋梗,然后不知怎么被我搞成了更加俗套的双向暗恋梗

* 时间设定在凛绪三年级


有凉凉的水滴落到脸上,朔间凛月睁开眼,下雨了。

一转眼又到了放学的时间。

雨不是很大,但躺在这里肯定很快就会全身湿透,可他就是不想起来。

他知道那个人会找到他的。

毫无意外地听到熟悉而又急促的脚步声靠近。

衣更真绪没有撑伞,他跑到他的身边蹲下,拉了拉他的手,“凛月你怎么还睡在这?会感冒的,快回去吧!”

凛月仰视着真绪被雨水打湿的脸,伸手去接住对方发梢上掉落的水珠,顺势摸到了他的脑后,把他用力地按向自己。

真绪失去平衡栽倒在凛月身上,被抱得差点喘不过气,“怎么了?”

“真绪陪我淋雨吧!”

“不行,学生会还有工作,我偷溜出来找你的。”

凛月不情不愿地放开手,说:“自从真绪当上了学生会长,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回家了。”

“抱歉抱歉,最近组合还有学生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啊,有来电。”真绪拿出了震动的手机,“你好,是仙石吗?你在学生会办公室?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仙石,是那个二年级的后辈吧?凛月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似乎还挺崇拜真绪呢。

雨还在下,真绪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朝他伸出手,“我要回学生会了,你到底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就不理你啦!”

凛月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真绪背我~”

“……”

两具湿淋淋的身子挨在一起,凛月的胸口紧贴着真绪的背。

他的真绪能不能听见他的心跳呢?

可惜这一路太短了,他没能把话问出口。

“先换衣服吧!不然很容易感冒。”真绪匆匆带着他来到更衣室,率先脱掉湿透的衣服,然后从储物柜里翻找着临时替换的运动服。

尽管背对着他,凛月也能想象得到那健康肤色下好看的锁骨,以及因长期训练和跳舞而变得紧致的肌肉。

平时即使隔着衣服,拥抱的时候也能大致摸索出对方身体的线条和轮廓,而如今虽然不是第一次在彼此面前光着身子,从小到大他们在一起脱衣服换衣服的次数更是多得数不过来,可凛月还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渴望你。

想占有你。

想要紧紧地拥抱。

想要狠狠地亲吻。

可是不想被你讨厌。

果然,还是不够吗?

 

朔间凛月睁着一双难得清醒的眼盘腿坐在手提电脑前,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年前Knights和Trickstar联合演出的“Star Mine”的彩排片段。

衣更真绪正配合着队友们的舞步进行排练。

凛月在镜头拉近那张大汗淋漓的脸时点下暂停。

汗水浸湿了真绪的鬓角,滑过了他的脸庞,停留在下巴处,在阳光的折射之下显得晶莹又闪亮。定格的镜头里面,凛月还能看到站在斜后方那一块不被太阳照到的地方注视着真绪的自己。

他和他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就算凑在一块排练,他的真绪也似乎看都没看过他一眼。甚至在休息时间,明明他就坐在一旁,真绪也时不时会经过他的身边,然而他的真绪最常做的事情不是给队友们递水递毛巾就是跟他们讨论走位和舞步,还会抽空跟在游木真身后去看看因中暑而感到身体不适的濑名泉……

越想越烦躁的他干脆合上电脑,直接往地上一躺,决定先睡个天昏地暗,反正第二天一大早还是会听到真绪不厌其烦地来到他的床边唤他起床,会看到那张明显就睡眠不足又要强撑起精神度过一整天的爽朗的脸。

明明是他的真绪,却一天到晚都在为别人的事而忙碌着、操心着。

朔间凛月是衣更真绪的。

衣更真绪是属于大家的。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非常不爽。

想让你看到我认真又帅气的模样。

想看你多注视我几眼。

想听你夸夸我。

果然,还是不够啊。

 

到了第二天,朔间凛月却没有等来叫他起床的衣更真绪。

拨通对方手机,接电话的是真绪的妹妹,说是哥哥昨天晚上回来就感冒了,现在还在发烧,已经跟学校那边请假了。

十分钟后,凛月出现在真绪的家门口。衣更妹妹和他打完招呼就上学去了,他来到真绪的床边坐下,一声不吭地守着。

即便在生病睡着的时候,他的真绪也总是很安静。凛月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感受那滚烫的温度。

“凛月?”真绪睁开眼,对上了那双近在咫尺的腥红的眸,“现在几点了?你不去学校吗?”

“这种事情真绪就不要操心了。”凛月趴在床边,支起下巴低头看他,“虽说真绪是因为我才病倒的,可是我一点也不感到愧疚哦!真绪就趁着这机会好好休息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没事的,吃过药睡一觉就好了,你还是——”

真绪的话被床头震个不停的手机给打断了,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仙石”,他刚要拿起来,凛月却先一步夺了过去,掐断来电接着关机扔进身后的抽屉里,动作利落一气呵成。

真绪无奈地道:“凛月,把手机给我。”

凛月把他想要坐起来的身子使劲按了回去,“不给。”

“小凛~”

“真绪在这个时候撒娇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哦!”凛月的双手死死按住他的肩膀,人也跨坐到他身上,隔着一张被子,直直地深深地看进他的眼底,“真绪有我还不够吗?就这一天,真绪只看着我一个人,只有我陪着真绪,让我独占一天也不行吗?”

从你走进我的世界的那天开始,你就一直住在我的心里,从未改变。

想要永远守护在你身旁,也想要你永远陪伴在我身边。

想让你也能依赖我,哪怕只是偶尔。

想听到你对我说,你爱我。

朔间凛月捧起衣更真绪的脸,朝着那略显苍白的唇吻了上去。

那么,这样够了吧。


评论(1)
热度(113)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