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不足症(下)

* 下篇主毛毛视角,这次尝试了跟以往有些不一样的风格,还有几百字左右来不及解释的无证驾驶,比较辣眼睛会走外链,看不到的话再告诉我

* 上篇指路:不足症(上)

 


有一股暧昧不明的热度在体内源源不断地发酵。

衣更真绪对于突如其来的吻有感到那么一瞬间的措手不及,但很快就适应了过来并给予对方回应。

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

朔间凛月对他说过,他是他的“家人”,只是家人的话,会像他们那般动不动就拥抱和亲吻吗?

他不敢问,久而久之也就懒得去问,毕竟有些事情,一旦说清楚了就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而他们之间似乎也还保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底线。

凛月首先放开了他,退到床边平伏着呼吸。

真绪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兴许是发烧的缘故,他感觉他此刻不仅头晕脑胀脸颊发烫,连带着身体都变得滚烫滚烫的,只想找到一个出口把热度通通发散掉。

一只手轻轻按上他的额头。

“真绪,睡吧。”

他睁着迷蒙的双眼看向他,“凛月……”

“我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

他只好依言闭上了眼睛,直到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以及房间门关上的声音。他再次睁开眼,手伸进被子里,探向下身微微凸起之处,大口大口地喘息。

渴望你。

想要被紧紧地拥抱。

想要被狠狠地亲吻。

还想要更多更多。

可是怕你会因此而远离我。

果然,还是不够吗?

 

“衣更大人吩咐的事情,在下已经完成了是也。”仙石忍双手给衣更真绪递上一张光盘,“昨天联系不上衣更大人,在下还一度十分担心,如今看到衣更大人没事实在太好了。”

“谢了仙石,这次麻烦你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不是Trickstar最近工作太多忙不过来,我就直接让真帮我去搞定了。”

“没有的事,这有一部分也是多亏了游木大人的情报,在下才能这么快就把所有的影像资料收集完毕是也。”

“嗯,回头我也会感谢真的帮忙,总之你们都辛苦了。”

跟仙石忍道别后,衣更真绪拿着光盘来到学生会办公室,打开了平时工作用的电脑。

炫目的舞台灯光轮流打出了好几个人的身影,充满节奏感又不失优雅的舞蹈让台下的迷妹们疯狂尖叫,镜头偶尔停留在那张挂着淡淡的慵懒表情的脸上,尖叫声立马变得更大了。

衣更真绪目不转睛地看着。

场景切换,这回变成了个人solo,平时看似总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的人正专注地弹奏着钢琴,摇身一变温柔深情的王子独唱着《Silent Oath》,那首本属于组合演唱的歌曲,被他稍稍加以改编成了一首钢琴独奏曲,据说是情人节那时给粉丝们的特别福利。

真绪抬手捂住躁动不已的心脏。

太犯规了。

明明平时连走几步都要他死命拉着或背着,还经常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指使他为他做这做那,好像他衣更真绪生来就被赋予了要照顾朔间凛月一辈子的使命。

而他却也十分认命又无怨无悔地当起了“专属保姆”。

可屏幕里面这个于他而言无比熟悉的人,在舞台上又是如此地耀眼,如此地令人着迷,使得他压根移不开视线。

电脑上一幕又一幕,全都是有着凛月的表演,不管是组合的,抑或是以个人身份参与过的演唱会,从他成为偶像开始到如今的所有片段被剪辑成了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影像,记录在这一片他拜托仙石忍和游木真帮忙整理的光盘里。

至少现在,他还有时间,可以停下来好好看看和自己一同长大的最重要的那人,在这短短几年中是如何蜕变与成长的。

因为不想在毕业前留下遗憾,因为未来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想要看到你在舞台上更多的耀眼的模样。

想要更加肆无忌惮地注视着你。

也想要你能够一直注视着我。

果然,还是不够啊。

 

大约是吃过感冒药,衣更真绪不知不觉趴在电脑前睡了一觉,醒来只觉得脑袋沉沉的,背后也沉沉的。扭头才看到一颗黑漆漆的脑袋正赖在他背上,看起来睡得比他还要沉。被吓一跳的他连忙看向电脑,确认屏幕依旧是休眠状态才松了口气。

“喂凛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挤死了快走开。”

和他挤在一张椅子上的朔间凛月揉揉眼睛,却没有移动半分,“真绪什么时候回去?”

“我还有工作没做完,要不你先回去吧?”

“不要,我就在这里等你。”凛月边用头蹭他的背边抱住了他。

“你这样我没办法工作。”

“那就别工作,和我一起回家吧!”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真绪最终选择放弃跟他抵抗,抽出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凛月赌气地把头压到他肩上,跟连体婴一样黏着他,还时不时往他的脖子上又吮又咬,即便力度很轻可还是让他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忍无可忍的真绪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你再乱来我就把你从窗口丢出去了哦!”

“真绪好残忍,你不爱我了吗?”凛月变本加厉地把唇凑到他的唇边轻啃着。

“不是……我是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他挣扎着想要逃开,刚站起来就被重新按住肩膀扳过了身。

真绪被迫坐在凛月的腿上和他面对面。

“真绪没看出来吗?”凛月眯起眼睛笑着看他,“我在发情啊。”

他移开了视线,“这里是学生会,你别闹——”

身后忽然“啪”的一声,凛月竟趁他不备伸手过去打开了他的电脑。他惊慌失措得像个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当场逮到的孩子,想要扑过去关掉,却听到凛月说:“真绪,原来有在好好地看着我呢!我什么都知道了~”

重新亮起的屏幕上,身穿正装如骑士般风度翩翩的朔间凛月正情深款款弹奏着钢琴。 

社会你栗总.jpg

待到两人都精疲力尽地释放,凛月拥着他乏力的身躯,取下他别在刘海上的发夹,如同对待至为珍贵的宝藏般亲吻他的额头。

他的手指缠进了他的手中,与他十指相扣。

从相遇的那天起,你就被我珍藏在内心深处,从未离开。

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也想要你可以一直一直地依赖我。

想要把这一切亲口告诉你。

衣更真绪倾身凑近朔间凛月的耳旁,告诉他答案。

想要你知道,我也一样爱着你。

这样就够了。


评论
热度(69)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