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BY MY SIDE

* 恶俗又狗血的转生梗,私设巨多,通篇瞎掰不要较真,角色死亡注意,是小甜饼,真的

* 七夕快乐,今天的我依旧没能想出好标题【抱着狗粮自杀


多年以前,神在一场混战中受了伤,被一对误打误撞加入混战的吸血鬼夫妇所救。又过了许多年,一个叫零的吸血鬼找上了神,告诉他夫妻俩已经离世,他是他们的儿子。

神望着这个看起来和自己一样年轻的黑发红瞳的吸血鬼,十分确定他就是那对夫妇的孩子,而他的身后还拖着一副黑色棺材。

零请求神救他的弟弟,然后在神的面前打开那副被绕了好几圈铁链的棺材。

里面躺着的少年有着同样的一头黑发,棺材盖子揭开的那一刻,少年本来紧闭的双眸赫然睁大,用鲜红如血的瞳狠狠瞪着眼前的人。若不是他的手上同样缠着铁链,只怕早就带着一身杀戮之气冲出来了。

神说,你弟弟的症结在于心魔,恐怕没那么容易消除。

零说,如果神能让一个死去的人复活,弟弟估计就能好起来。

神说他没有办法把死人变回活人,这有违天理,更不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只是众多大神里面的一个小神。

零叹了口气吐槽说,真是没用的神啊,那有办法给我弟弟找到他死去的恋人的转世吗?

神表示这个可以有,可是找到了又能怎样呢?

零看向躺在棺材中的弟弟,却发现弟弟那双浑浊的眼眸在瞬间恢复了清明,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眼底充满了久违的渴求与希望。

弟弟说,如果可以,让我变成人类吧。

神淡定地捧起茶杯喝了口茶,“可以是可以,只不过你要知道你本来就已经死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吸血鬼,某些体质和习惯会保留不说,还注定了你无法拥有一副健康正常的身体。你的每一次转世也必须承载着上一世的记忆,这过程会相当痛苦,要是你转生之时那副脆弱的身体承受不住的话……”

“只要能够和真绪在一起,无论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弟弟的声音和他的眼神如出一辙的坚定,“请让我转世。”

沉默许久的零在此时对神说:“别太小看我们了,大不了我就和弟弟一同转世。两个人一起的话,即使不能分担一些痛苦,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他的。”

“你们吸血鬼真有趣。”金发碧瞳的神放下了手中精致的茶杯,露出向往又玩味的笑容,“搞得我也想转世一次玩玩了。”

 

“喂凛月,醒醒,到了。”衣更真绪拍了拍枕在自己肩上的恋人兼青梅竹马的脸。

朔间凛月睁开迷蒙的眼,抬起头瞟了一眼车窗外的景色,驾轻就熟地搂住了身边人的腰。

“真~绪,我刚才做梦了。”

“我说你啊,还有不做梦的时候吗?”

凛月再次把头埋在真绪的肩上蹭了蹭,“真绪好过分,这个梦跟你有关。”

“那是什么梦啊?”

“是秘密。”

“……”真绪干脆扭头看向外面的风景懒得理他。

凛月若有所思地与他一同望着不断后退的景色,似曾相识的那片花田变得更鲜艳了,路边也多出不少卖纪念品的小商店,看来这小镇已被开发成了旅游区。

“有点怀念又有点可惜呢。”

“嗯?你以前来过?”

凛月微微笑了笑,“梦里来过。”

真绪无奈地问:“这就是你突然心血来潮要到这里的原因?”

“有什么不好?自从毕业以后真绪就总是忙工作不理我,我好寂寞。”

“你的通告好像比我还多吧,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抽出时间来找我旅行的……”

抱怨归抱怨,真绪还是认命地一手包办了行程安排和酒店预定等各项事宜,当然还包括收拾两个人的行李。

下了出租车,两人来到预定好的酒店。

真绪一边整理行李一边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来这里,不过看着还挺不错的,等一下要先去哪里呢?”

“……”

没有听到回答的他转过头,见凛月躺在床上,呆呆地直视着天花板,似乎在想什么想得正出神。他忍不住走过去,伸出手探向他的额头,却被顺势抓住了手腕。

凛月把人拉到怀里,抓着他的手放到唇上,往那手心轻轻地一吻。

“看、看来并没有不舒服啊,你这一路上都怪怪的,是我瞎担心了。”

“嗯,真绪就爱瞎担心,我没事。”凛月把红着脸的他紧拥在身前,无比眷恋地细嗅着那熟悉又让人沉沦的味道。

他微侧过脸,朝着真绪的脖子轻咬了一口。

真绪吓得缩了缩身子想要逃开,然而凛月一个翻身又把他牢牢地压在了身下。

“真~绪,已经很久没有叫我小凛了吧!”

“你到底怎么了啊?”他对上那双带着孩子气般执拗的眼,最终败下阵来,“小凛……”

接着换来的就是新一轮的又啃又咬,遭殃的地方除了脖子和肩膀,还有额头、脸颊以及嘴唇,等他从对尖端的恐惧反应中回过神来,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扒了个一干二净。

“……”

这个人,怎么连大白天也开始发情了啊?!明明晚上才是最有精神和干劲的时候不是吗?!

今天本来就一大早爬起来的他还得负责喊凛月起床已经够累了,结果这家伙不但睡了一路,到了酒店还要把他给折腾一番。

拜凛月所赐,被折腾得全身散架似的他此刻累得哪里都不想去,只想躺在酒店的床上好好睡一觉,偏偏他的这位发小还不肯放过他,抱着他的手仍旧不安分地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着。

“饶了我吧,小凛。”他窝在他的怀中昏昏欲睡地哀求道。

凛月总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下巴蹭着他被弄得乱蓬蓬的头发,“真绪要听我讲故事吗?”

真绪打了个呵欠,“什么故事啊?又不是小孩子……”

“一个关于吸血鬼和他的恋人的故事。”

 

很久之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和妈妈,还有哥哥和弟弟。

他们一家人都是吸血鬼。

他们的家族有着古老又强大的吸血鬼基因,不是那种被阳光晒一晒就灰飞烟灭的低等吸血鬼,也不必单纯依靠吸食人血而活,只要不露出他们尖尖的牙齿,就可以一直装模作样地混在人类当中生活。

然而爸爸妈妈偶然让人类发现了真实身份,过于信任人类的他们被引入了狩猎者的圈套。父母被杀死后,哥哥带着弟弟四处躲藏,逃避那些因灭掉了吸血鬼而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人类的追杀。

如果问兄弟俩有没有恨杀死自己父母的人类,答案是肯定的。

为什么不干脆杀掉那些人呢?明明对他们来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是父母在临死之前对他们说不要去复仇,他们的家族不可以再染上以生命为代价的鲜血,否则会变成魔鬼,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因此被人类称为余孽的兄弟俩只能离开生活多年的那个地方,到处去流浪,直到在一次逃亡的过程中遇上了那个人。

作为人类的真绪在得知零和凛月是吸血鬼时,有过害怕和不安,但在看出他们并没有恶意后,还是在人前替他们藏匿起行踪,甚至把他们安置在家中。

哥哥喜欢把自己伪装成人类的模样出去玩,还跟几个刚认识的年轻人组了个地下乐团时不时在livehouse演出,大部分时间都只有弟弟和真绪呆在家里。

尽管凛月一开始十分冷淡,真绪也依然毫无怨言地照顾着他。

真绪会陪他聊天,明明年纪比他小了一大圈,却偏偏喜欢喊他小凛。

真绪闲暇时喜欢弹吉他,还问他要不要学,他不屑地扭过头,说这有什么,我还会弹钢琴呢,以后有机会弹给你听好了。

真绪会做许多好吃的料理,即便吸血鬼根本就不爱吃人类的食物。他有时候还会拉着凛月一起做,凛月每一次都故意把料理的卖相做得惨不忍睹,但真绪总是毫不嫌弃地把它们吃完,说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是小凛很有做料理的天赋。

某天,两人结伴走在细雪纷飞的街头,真绪又把自己的围巾围到了凛月的脖子上,即便凛月根本感觉不到寒冷。

“你的手怎么总是这么冷呢?”真绪忍不住替他搓着那双冷冰冰的手。

“吸血鬼本来就没有体温的啊。”

“欸……这样吗?”他点点头,但并没有放开他的手。

凛月就任由他牵着走在雪地上,一步一步,一深一浅,是他和他并肩而行的脚印。大概是那个时候,就有了“希望可以这样一起走到天荒地老”的想法。

后来每一次出去,凛月都会自然而然地牵住真绪的手。

他还喜欢在睡觉时抱着真绪,他说,真绪的身体抱起来暖和又舒服。

他越来越想要把真绪占为己有。

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他忍不住露出尖牙顺着真绪的脖子咬了一口。

真绪痛得浑身一颤,却没有反抗,只是问他,我会变成吸血鬼吗?

“吸血鬼要把人转化为同类,要咬对地方才行。”凛月用手指戳了戳他颈窝上的某一处,“真绪希望我把你转化吗?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答案是理所当然的拒绝。

凛月没有在意,他本以为来日方长,他们还有时间可以继续手牵手一起走,却忘了身后那些因忌惮他们家族的力量而势要对他和哥哥赶尽杀绝的人类。

于是在短短的几个月后,兄弟俩不得不离开那个小镇。

凛月对真绪说:“你和我们一起走。”

“不,我去拖住他们,你们走。”

真绪把兄弟俩带到了另一条隐秘的小路逃离,又要一个人折回去。

凛月拉住了他的手,俯身往他的手心印上一个吻,说:“等我回来。”

 

那些闻讯而来狩猎吸血鬼的人找不到他们,很快就会离去。又是一年的冬天,凛月回到真绪住的地方,等待他的却是一个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人。

真绪的家人告诉他,那些人找不到吸血鬼,就把真绪强行抓走去拷问。他们知道他窝藏过那一对吸血鬼兄弟,就把他关起来,想从他的口中挖出他俩的去向。

没有人知道真绪都经历了些什么,只知道他被放出来没多久就一病不起。

他一直咬牙坚持着。

他说要等他的小凛回来。

他等到了。

真绪握住了凛月的手,朝他释出一抹虚弱的微笑。

“小凛……”他使尽最后的力气唤出他的名字,就没再睁开眼睛。

凛月把那具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拥在怀里,感受着那让他眷念的温暖一点一滴地流逝。他露出了一对尖牙,在真绪脖子上的某个位置停留,只要稍微用力咬破那一层薄薄的皮肤,在其心脏停止跳动前吸走其体内的血液,就能让他重生为和自己一样的吸血鬼。

可是真绪对他说过,他不希望成为吸血鬼。

凛月把牙齿收了起来,不带任何体温的泪顺着眼眶溢出,滴落在真绪同样冰凉而苍白的脸上。

他还没有听够他喊他小凛。

他还没有机会亲自为他弹奏钢琴。

他还没有给他做过一次好看又好吃的料理。

他还没有牵够他的手,陪他走完一个人类余生的路。

那天晚上,凛月把那些折磨过真绪的人一个一个地找了出来,又一个一个地咬断了他们的脖子。

最后,零匆匆赶到,把杀红了眼见人就咬的弟弟封进棺材里。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也没有人再锲而不舍地追杀他们。

过分的杀戮使得凛月几乎丧失了所有人性,只有在极少数的时候恢复理智。

被禁锢在棺材中的他对哥哥说,与其要我面对没有真绪的世界,我宁愿跌入罪恶的深渊,被漫长无边的黑暗和仇恨所吞噬,所以就这样吧,哥哥,不要让我出来了。

 

衣更真绪揉了揉酸涩的眼眶,“唔……你编故事能不能不要代入我们的名字?听起来好奇怪……而且这故事也太悲伤了吧?”

“还没完哦。”朔间凛月抱着他说,“后来哥哥找上了神,有了神的帮忙,弟弟终于转生为人类,并找到了他的恋人的转世,他们又可以重新在一起,这一世,他们绝对不会再分开了。”

“那就好。”

“不过真~绪,”凛月笑眯眯地问他,“如果我真的是吸血鬼,真绪愿意变成和我一样吗?”

“啊?”

“因为吸血鬼是不老不死的哦!要是真绪也和我一样成为吸血鬼,我们就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了。”

“我不要,不老不死有什么好的?人活这一辈子已经够累了,要我那么长时间活在这世上,我会崩溃的……”

是和上辈子差不多的回答呢。

“没关系的哦真绪。”凛月拥紧了身前的人,听着那渐趋平稳的浅浅的呼吸声,“不管经过多少次转世,下辈子,下下辈子,就算你不再记得我,我也会找到你的。”

“唔……嗯。”真绪迷迷糊糊地应着,也不晓得有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我要和你一起长大,慢慢变老,我希望这辈子可以比上辈子更长,希望时间可以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他执起了他的手,亲吻他的手心,“因为我啊,不想再一次失去你了。”

 

衣更真绪醒来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朔间凛月瘫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从他的角度往外看正好对着那片鲜活而美丽的花田。放下刚发送完邮件的手机,他对身后的人说:“真~绪,陪我出去走走吧。”

很久之前,他曾无数次想象过他会牵着真绪的手走过春夏秋冬,可惜还没等到第二个春天来临,他的真绪就离他而去了。

还好他们有来世。

这一世,冰冷苍茫的雪地已不复存在。

他们还可以像现在这样,手牵着手漫步在生机勃勃的花丛之间,共同呼吸着同一片清新的空气,嗅着那独属于春天的泥土的芬芳。

一步一步,一深一浅,是他和他并肩而行的脚印。

“真~绪,我走不动了,你快背我。”

“我不行,我的花粉症……阿嚏!”衣更真绪甩下他快步走在前头。

“欸~真绪等等我~”

夕阳暖洋洋地铺洒在两人身上,同时照出了一前一后奔跑追逐的两道影子。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包括死亡,包括过往所承受的苦痛悲伤,在这一刻跨越了时间的距离,悉数蒸发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之下。

 

朔间零打开手机邮件,一片绚烂的花田映入了他的视野,底下还有弟弟发送的一句话——

“我都想起来了,谢谢你,哥哥。”

“凛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吸血鬼混蛋你好端端的哭什么哭!本大爷都要被你吓哭了!”

“哦呀,朔间这是被谁甩了吗?不哭不哭,要不我给你介绍可爱的女孩子?”

“弱小,由我来保护,谁欺负你了前辈?”

坐在离舞台不远处的天祥院英智看着乱作一团的彩排现场,含笑对身边的人道:“人类真的很有趣呢,你说是吧,敬人?”

“别说得好像你不是人一样。”

“说起来,上次给你的那个漫画脚本,其实我还没写完。”

“什么?”

“深深疼爱着自家弟弟的哥哥,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偷偷把他弟弟的大部分记忆暂时封存起来,让弟弟在转世之时不用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不过相对换来的是他需要承受其两倍的痛苦才能转世。转世后的弟弟只记得他曾经是吸血鬼,除非遇见他要找的那一位眷属,那些被封的记忆才会一点一点缓慢地回到他脑子里。”

“那神知道这件事吗?”

“呵呵,神可是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说不定他就在我们身边呢。”


评论(1)
热度(54)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