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泉真]相思病(上)

* 那什么,泉哥生日快到了吧,给他发点药,不,发点糖(并不确定能不能在生日前写完,因为最近实在觉得啥都写不好

* 跟凛绪的《不足症》是同一系列,所以时间设定是泉哥毕业后游君三年级


东南亚国家的天气异常闷热,濑名泉坐在树荫下,一手扶着额头上的冰袋,一手举着电动小风扇,依旧驱赶不了那种如影随形的不适感。

这几天他脑海中不断盘旋着三个念头:想回家,想好好睡一觉,想见游木真。

可即便再难以忍受,他也要把这个海外的拍摄工作全部完成才能回去。

隐隐听见有工作人员在喊他就位。

昏昏沉沉的脑袋似乎还在嗡嗡作响,他挪开冰袋想要起身,眼前忽然那么一黑,知觉缺失的一瞬间,又像是有什么新的热源向他靠近,紧接着,一只微凉的手代替了冰袋朝他的额头轻覆了过来。

这种遥远又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约摸一年前在某个海滨小镇中暑的时候,也有着这么一只凉凉的温柔的手,试图为他努力地驱走暑气……

他猛然睁开眼。

“游游游游君,我一定是在做梦吧?太好了,我不要醒过来,就让我继续昏睡下去吧……”

“你在说什么啊泉前辈?该不会中暑中傻了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濑名泉颤巍巍地举起手去触碰眼前人的脸庞,游木真藏在镜片后的眸犹豫而又不安地眨了眨,既没有躲开也没有拍掉他的手,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游移不定地摩挲着。

“我果然是在做梦吧。”濑名泉背靠着树干,重新闭上双眼,“一定是我太想你了,游君。”

 

沿着码头边上走,迎面袭来的海风吹散了些许热气。

抬起头就能看见天边的晚霞。

晚霞伴着游船和路边酒馆的灯光倒影,洒落在水面映出一片旖旎的波光,是个适合傍晚散步的好地方。

“游君来之前怎么都不跟哥哥说一声?好让我去机场接你啊!”濑名泉说着,脸上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游君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游君是特地跑来看哥哥的吧!是吧是吧!”

“才不是,是碰巧之前请Trickstar参与演出的主办方给我们送了旅行券,趁着这几天休假才来玩的!”游木真底气不足地掏出了旅行券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濑名泉随意地扫了一眼,“哦,一个人来吗?”

“那个,其他成员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我就一个人来了啊!”

濑名泉懊恼道:“是哥哥的错,毕业后没法随时出现在游君的身边,让游君感到寂寞了呢!”

“都说了不是——”

“哇啊啊啊啊!”此起彼伏的尖叫把游木真的话淹没,几个小女生跑了过来围着他俩问:“请问是濑名泉先生吗?我们是您的粉丝,可以跟您签名合照吗?”

濑名泉上前一步把游木真挡在身后,转瞬之间换上优雅的微笑礼貌婉拒了合照,给粉丝每人签了名,又含笑与她们道别,直到她们走远才回过头来对游木真道:“游君还没有吃饭吧?走,哥哥请客。”

“我还不饿……”游木真把目光从那张让小女生迷得神魂颠倒的笑颜上移开,捂了捂脸,“就是有点热。”

 

在游木真第四次瞄向服务生托盘上那些颜色艳丽的酒后,濑名泉把一杯柠檬水推到了他面前。

“游君还不能喝那些哦!”

游木真不服气地说:“我已经满十八岁了。”

“在哥哥眼里游君还是个孩子。”

“……”

濑名泉一连点了好几道当地著名的小菜,还特地将某些菜里面的鱼虾之类的海鲜挑出来放到自己碗里,其余大部分都推给了游木真。

在游木真再三拒绝其亲自喂食的行为后,濑名泉只好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盯着他吃,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掏出手机来拍照。

突然打进来的电话总算把游木真从那道黏人的视线中解救出来,濑名泉虽然口上说着“超~烦人”但还是走到外面接起了电话。

游木真知道他为了陪自己把工作都暂时放下,心中十分过意不去,便从旁边的碗里取出了那几只没来得及剥皮的虾。

替濑名泉剥完虾的他心满意足地吃下一大口还没来得及品尝的咖喱,猝不及防被那浓烈的味道给呛住了。

而手边的水已经在刚才全被他用来洗手。

一位服务生恰好经过,热情地用英文对他说了几句话,好像是在问是不是要喝点什么,听得半懂的游木真连忙点头。

通完电话回来的濑名泉望着那个趴在餐桌上几乎不省人事的人,还有那杯喝掉一半且看上去浓度相当高的鸡尾酒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之中。

“超~烦人的!”濑名泉瞪了眼前的人半晌,又笑着叹口气,“因为是游君,所以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呢!”

他轻拍了拍游木真的头,“游君,还能走吗?”

游木真慢慢抬起头,摇了摇。

“你酒店在哪?我送你回去。”

还是摇头。

“那么只能把你带回我那里了哦!”

游木真终于点点头。

“……”

就在濑名泉准备把人扶起来带走时,游木真指着旁边的一个碗说:“泉前辈,吃虾……”

“哈?吃什么虾?”

“吃我剥的虾。”

濑名泉看一眼碗里,半开玩笑地问道:“游君要喂我吃吗?”

 

如果这是一个梦,他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吃着游木真亲手喂的虾肉,濑名泉脑中只有这一个想法。

喝醉了的游木真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胡言乱语或撒酒疯,在他面前反而变得安静又乖巧,跟小时候那样,听话得就像一个漂亮的人偶。

在游木真把下一只虾喂到他嘴里时,他顺势探出舌头,往那刚好递到唇边的蘸满了酱汁的手指上轻轻一舔。游木真受惊似的把手一缩,看向濑名泉的眼神多了些嗔怒和无辜,却并没有厌恶和害怕。

用湿纸巾帮他把手仔仔细细地擦拭干净,濑名泉问:“游君真的要跟哥哥回去吗?”

游木真又点头。

濑名泉又说:“那我们像之前上学那样手牵手回去吧!”

这一回游木真没有再点头,而是主动牵住了他的手。

濑名泉一路上感动得眼泪都要滚下来了。

“看,摩天轮。”

他顺着游木真所指的方向,看见了对岸被不断变幻着颜色的灯光包围的摩天轮。

“游君喜欢坐摩天轮吗?”

游木真再次点了点头。

“哥哥明天就带你去坐。”

听到这句话的游木真似乎十分高兴,牵着濑名泉的手缓缓地收紧,并朝他微微一笑。一双被眼镜遮挡的绿宝石般的眼眸,即便让酒气给添上了一层氤氲,看起来湿漉漉的,那明亮纯粹的光芒却丝毫没有失色,看在濑名泉的眼里愈发显得美丽而诱惑。

“游君,来拍照吧!”

濑名泉举起手机,揽过游木真的肩膀,身后是五光十色的建筑物和摩天轮,两人并肩贴在一起,对着手机镜头露出甜蜜的笑容。

 

酒店距离他们吃饭散步的地方不算很远,刚进房间游木真就一副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样子,要不是濑名泉及时抱着估计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上。

游木真干脆直接赖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

“游君你真残忍。”

大概只有在喝醉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对自己撒娇,还百依百顺,估计明天一觉醒来,就会把今晚的一切都忘了。

可以为所欲为呢。

尽管抱着这样的想法,濑名泉还是摇了摇头,轻手轻脚地把人放到床上,替他摘掉眼镜,盖好被子。

“不过,谁让我那么的喜欢你呢?”

想要你的一切全都属于我。

想要听你说喜欢我。

想要拥你入眠。

想要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可我最不想的,是被你讨厌。

他倾过身,往他的额头落下一吻,“晚安,游君。”

谢谢你赠我一个如此美好的梦。


评论(3)
热度(52)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