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泉真]相思病(中)

* 我怎么又越写越长了,大概算是一个过渡章,有点乱七八糟的一章_(:з」∠)_

* 前文指路:(上)


想念一个人会想念到什么程度呢?

听着那紧跟在身后的脚步声,游木真有些恍惚。

一步,两步,三步。

踩着相同的频率紧随其后。

不管他怎样加快或放慢步伐,后面跟随的人总是刻意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远不近,偶尔还夹杂着照相机快门按下的声音。

这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到会让他以为,那个人还没有从梦之咲毕业,自己还是比那人低一个年级的后辈,天天被他缠着喊“游君”,被他各种奇怪又不可思议的行为弄得手足无措。

然而当他不禁停下脚步,抱着那微不足道的希望回头去看,发现此时跟在身后的人并不是他,心头还是会涌起一丝丝的失落感……

好吧,他承认,那可不止是一丝丝。

一年级的后辈看到自己被发现,满脸通红地道歉,说是Trickstar的崇拜者,碰巧在校园中遇见,便忍不住一路跟随。

游木真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被粉丝跟随这种事,只是在被请求合照时依旧不太习惯,勉勉强强笑着跟后辈拍完了照道别,才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

是啊,濑名泉已经从梦之咲毕业了,再也不是会时时刻刻跟在他后面跑的“烦人前辈”,身边也再无法随时随地捕捉到他的身影了。

游木真已很久没有收到他的邮件,听说他最近接下了国外的工作邀约,会在那边呆一段时间。之前偶尔还会收到一两句问候,无论是一成不变的黏糊语气,抑或是偶然间不自觉露出的高高在上的姿态,都让游木真觉得到他一直没有改变。

只是这阵子似乎连问候也没有了,他开始感到了点点焦躁和不安。拿出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找他,一时半会儿又不晓得该说些什么,边看手机边走的他冷不防被路上的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差点就摔倒。

等他稳住了身体才发现地上躺着个人。

地上的人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打了个呵欠,“哈啊~怎么会是你?我家真绪怎么还没有来找我?”

“不好意思啊凛月君,我吵醒你了吗?衣更君的话现在应该还在学生会吧?要不要我帮你去找他过来?”

“算啦,我就在这儿等吧!反正他肯定会来找我的。”朔间凛月说着翻个身准备继续睡。

“那个……”游木真欲言又止地蹲在一旁。

“游木君还有什么事吗?不要吵着老爷爷睡觉啊……”凛月心不在焉地打着呵欠。

“我想问一下,泉前辈最近是不是很忙?他……有跟Knights的大家联系吗?”

凛月再次睁开眼睛看他,唇边挂着一抹好整以暇的微笑,“嗯?想跟我打听阿濑的消息吗?看来游木君也很关心阿濑呢,那家伙知道了会开心到疯掉吧!”

游木真语无伦次地越说越小声:“我……我只是那么随口问问……那个,他不是去国外了吗?那边很热吧?就有点担心他的身体会不会受不了……什么的……”

“游木君对阿濑的行程很清楚嘛!不过阿濑不是说过他工作的地方一般都要保密的吗?我以为只有Knights的成员才会知道呢,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吗?”

“……”

“听说他在国外的这段时间都很忙,有时候连睡觉和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我觉得他说不定什么时候死在国外也没人会发现呢!”

游木真听得神情一愣,脸色有些发白地站了起来。

“所以说……”凛月觉得自己瞎编够了,便把手机递过去,“游木君要是担心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呢?”

游木真低头一看,凛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拨通了濑名泉在国外的电话号码,屏幕正显示着拨号中,毫无心理准备的他连忙摆摆手掉头就跑,“我还要赶去参加社团练习,先走了!”

“欸……”凛月的手还递在半空中,电话那头已经接通了,他只好把手机举到耳边道,“国际话费好贵的,我就长话短说了阿濑,给你准备了一份神秘礼物,要感谢我哦!”

 

醉后醒来的早晨,游木真揉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捡起了放在床头的纸条。

“亲爱的游君,哥哥早上还有工作,无法陪你了。给你定好了营养早餐,打个电话到前台就会送过来,哥哥带来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拿去用,记得随时保持联系哦!”末尾还画了一个大大的心。

他又看了看放在床脚叠得整整齐齐的崭新的衣物,包括内裤。

“……”

昨晚发生的事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印象,比如喂虾,比如手牵手一起走,再比如睡死在对方怀里还被抱上床什么的,想到这里他又一头扑倒在床铺上恨不得深埋进被子里憋死自己。

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床铺上仿佛还残留着属于那个人的味道。

游木真侧过头,脸贴着柔软的被褥。

那些记忆断断续续的,有没有什么漏掉了他也不清楚,如果直接去问濑名泉的话对方大概也会很愿意告诉他,可他并不想问。

他忐忑地拿起手机,准备给濑名泉说声抱歉和谢谢,忽然看到了Trickstar群组里的聊天推送。他下意识地点开,视线定在了衣更真绪发的一个外链上。

他点进去看,发现是个偶像八卦论坛,有人发了帖子,说是在东南亚某国的街头偶遇梦之咲毕业的某位知名偶像lmq,还晒出了其亲笔签名,而眼尖的楼主还发现当时被lmq挡在身后那个戴着眼镜低着头老是偷瞄lmq的人十分眼熟,很像是另外一位梦之咲偶像科就读的学生ymz,但由于lmq谢绝了拍照所以也没能拿出直接的证据。

帖子原本讨论的人寥寥无几,很大一部分都在质疑楼主。

直到后来有自称是路人的人跟帖放出了几张远距离偷拍的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于夜色中手牵着手,外貌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经楼主确认,无论是从身形还是衣着上看这两人99%就是那两位当事人,从而掀起了新一轮的热烈讨论,该帖子一晚上成为了论坛近期最火热的八卦之一。

“怎么办!阿木和裙带菜前辈偷情被抓包了!”

“冷静点明星,这只是大家的猜测,不是还没百分之百确定吗?”

“我说小北你啊,就算认不出那个裙带菜头,阿木这么明显一看就是他本人了好吗?”

“其实北斗说的也没错,只要他们俩打死不承认,这些都可以看作是谣言。只不过濑名前辈刚毕业没多久,还没在娱乐圈站稳脚跟,不知道这些流言会不会给他带来困扰?”衣更真绪一言道出了这次事件发展下去可能引起的影响。

游木真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坐起来,在群组里回复道:“抱歉各位,我刚看到,我马上就回国,不会再被人拍到和泉前辈在一起了。”

然后他又在line上给还在工作中的濑名泉留了言,说是临时有很重要的工作必须先回去,把濑名泉留给自己的房卡交到前台,就匆匆赶回原来订的酒店换了身衣服带上几乎从没打开过的行李离开。

 

在快要到登机时,游木真才接到了濑名泉打来的电话。

“游君,那帖子我看到了,可是你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就走了呢?”

“那是因为,泉前辈还在工作……”

“你为什么就不能等等我?难道我在你眼里看来一点也不可靠吗?”

“我只是……不想让你分心。”

“既然这样,游君当初又何必来找我?”濑名泉的声音带着些疲惫和急躁,还有些气息不稳,似乎是在赶场,“游君这次是不是又要在扰乱我的心之后从我身边逃跑?”

机场的登机广播在不断地向乘客发出提醒,随人流走向登机口的游木真停下脚步。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

旅行券是骗人的。

只是突然很想见他一面。

只是脑袋一时之间被思念疯狂地侵蚀,加上从朔间凛月的口中听到他的近况,就那么头一热地飞了过来。

只是到了这一刻,纵有千言万语,也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

“我就是想你了!不可以吗?”

语言重新汇聚,仅仅是“我想你”而已。

电话那头静止了声音,游木真的手刚要垂下去,就被人从后面一把扣住。

“找到你了,游君。”

回过头,他看到濑名泉站在身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握着手机的手还没有放下。

“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好吗?”


评论
热度(41)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