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躁动症(上)

#冰鹰北斗1217生日快乐#

* 还是那个矫情又OOC的双向暗恋系列,可以点进tag里看同系列的其他篇章

* 未来三年级设定,我不管我就要小北当下一任表演部部长

* 最近难产,笔力有限,写不出我CP百分之一的好


表演部的公演在掌声如雷中落幕。

冰鹰北斗站在舞台中央朝观众们深深地鞠躬谢幕,在抬头的间隙中趁机用目光扫过台下那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试图寻找某双散发着他最熟悉的光芒的眼睛。

可惜并没有。

“明星君和衣更君今天要参加篮球部临时组织的比赛,他们让我代表Trickstar来给冰鹰君捧场。”游木真替其他两名成员道出了缺席的理由,还特别夸张地模仿起明星昴流的语气和表情,“‘阿木要替我和阿绪好好看着小北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样子哦!’”

“……”

“那个,明星君没有来,你是不是很失望?”

“有那么明显吗?”

“因为你现在一副连我模仿明星君这种行为都懒得吐槽并巴不得我消失的模样。”

“游木你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冰鹰北斗走到篮球馆,比赛似乎才刚结束,场内还洋溢着胜利后的欢呼声。

他想起明星昴流对他说过的话:“要趁着还没毕业尽情地享受青春啊小北!”

他一眼就看到了球场中央那张被放大的笑容映衬得格外生动的眉眼,周遭的一切就在那一瞬间变得黯然失色。

那是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路追寻的光。

然而一旦与那视线对上,他又会习惯性把这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妥妥地藏好。

“哟,北斗你来了。”衣更真绪似乎并不意外他会出现在篮球馆,“抱歉我和昴流都没法去看你的演出,不过我刚从学生会其他成员那里听说了,这一次演出很成功呢!”

北斗慢半拍地反应过来,笑了笑回应衣更真绪:“啊,反响很不错,希望下次公演也能这么顺利。”

“下次公演的企划我已经看过了,不过时间上会不会跟我们要参加的梦幻祭太接近了?你还应付得来吗?”

“没问题,我会安排好组合和社团的练习时间,不会影响到Trickstar的演出。”

“骗人,你最近明明连组合练习的时间都缩短了!”

“吓我一跳,昴流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突然插话的明星昴流站在两人跟前叉起了腰,“你们两个一直只顾着聊天当然没有看到我。”

“怎么会呢?北斗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你吗?”

“……”

冰鹰北斗在此刻终于确定了自家队友果然全都很可怕这个事实。

 

“所以说,你觉得我最近因为表演部而忽略了组合练习?”

游木真和衣更真绪都在放学后分别去忙放送委员会和学生会的事情,冰鹰北斗跟着明星昴流来到篮球部部室。

虽说他俩也不是没有一起换过衣服,但在昴流习以为常地在他面前开始脱下篮球队服时,北斗还是不自在地别过了头。

“难道不是吗?小北是不是当上表演部部长之后就忘记自己是Trickstar的队长了?”明星昴流的声音有点闷闷的,“还是说你打算毕业之后要去当话剧演员?”

“你知道表演也是我的兴趣之一,而且当偶像只会唱歌跳舞是不够的,我们学习的课程里面也有戏剧表演这一门吧!”

“可我只想和你们一起唱歌跳舞啊!”

“Trickstar还是会在一起唱歌跳舞的啊!”

部室里安静了下来,昴流十分难得地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儿,北斗说:“明星,我希望能成为像父亲一样,不,是成为能够超越他的偶像。”

“可是,我不明白啊!”昴流的衣服还没扣好,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他用力关上了衣柜门,“小北就是小北,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需要超越什么人,你在舞台上本来就是闪闪发光的!”

“笨蛋。”北斗揉了揉他的头发,帮他把衣服穿好,“你没发现吗?学校的樱花马上就要开了。”

昴流眨了眨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眼,“真的吗?我都没注意。”

“也就是说,我们很快就要毕业了。”北斗替他扣上最后一颗纽扣,手缩进了口袋里蜷成一团,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对方的体温,“是你说的啊,要在毕业之前尽情地享受青春,下一部舞台剧可能是我在梦之咲最后一次演出的戏剧了,我想要用尽全力燃烧自己,就像对待Trickstar的每一场演唱会那样。”

“我明白了。”昴流瞪大了那双亮亮的眼睛,突然伸出双手往他的身上摸,“小北下次要出演什么样的角色?该不会又是王子吧?我知道剧本你肯定有带在身上,给我看看嘛!”

北斗一把拍掉他的手,从书包里掏出了剧本。

昴流接过剧本一边翻一边道:“小北啊,我已经不想吐槽你总是随身带着剧本这件事了,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台词好少哦,是默剧吗?”

“不是默剧,只是这部话剧里面的很多内容和情感都需要演员用肢体动作和表情集中表现出来,所以台词会比较少。”

“哦哦,我看到编剧的名字了,是你们表演部的前任部长,那个变态假面前辈!”

“他还说这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剧本。”

故事中的主人公,暗恋了一个女孩很久,可女孩的父亲并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他找来了强大的巫师给主人公施加诅咒,使得他这辈子永远都无法对女孩说出任何表达爱慕之情的话语,也无法书写出任何关于爱情的字句。

把你潜藏在内心那份言语所无法表达的浓烈的情感,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吧!我非常期待北斗君演绎出的Amazing!——来自前部长日日树涉的原话。

北斗为难地掩住额头,“虽然对我来说有些难以揣摩,但我会努力的。”

“唔……我觉得还好啊,像是这里说的,如花瓣飘落般亲吻脸颊。”昴流围着他转了个圈,手指放在唇上一点,然后伸过来,小心翼翼地轻触他的脸。

北斗只感到被触碰的地方有一股微热,像是被一道微弱而又温暖的电流透过脸颊滑过了全身。

又来了,内心的那份躁动。

不知道从何而来。

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平息。

只能任由它在体内上蹿下跳,尤其是在这个人面前。

都快要藏不住了啊。

他握住刚要从自己脸上撤走的手,时间宛如静止一般。

“明星,你知道按照剧本,接下来‘我’要干什么吗?”

“嗯?是什么?我看看……”

“接下来,我就要吻你了。”


评论(4)
热度(4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