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躁动症(中)

* 难以想象我是如何在日服新剧情的冲击之下码完的,只想暴打日日日(不是

* 有涉及微量【泉真】注意

* 前文:(上)

 

舞台上的灯光在一片掌声和欢呼中依次点亮。

明星昴流坐在观众席里,出神地望着站在舞台中央谢幕的那个人。

毕竟之前大多数时候,他和他都是并肩站在台上,鲜少有这样的机会作为观众在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下欣赏他的表演。

昴流在想,就算演的不是王子殿下,舞台上的小北无论如何都是最好看的。不管是作为偶像还是演员,小北都是这所学院众多繁星里最闪亮的那一颗,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吸引着自己,同时也在用自身光芒引领着Trickstar前进的路。

在演到主角对心爱之人无声告白并亲吻那场戏时,他似乎感觉到北斗用那眷恋而又深情的目光轻飘飘地朝自己的方向瞄了一眼。

那一瞬间,他抬手轻抚过心脏的位置,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跳跃,像倾泻而出的玻璃珠子,闪动着他最爱的耀眼光芒,蹦蹦哒哒地滚向那不知名的远方。

“明星君?明星君!”

“啊?哦!怎么了阿木?”

“你才是怎么了,演员们都退场了,你在发什么呆呢?要走了哦!”

昴流抬起头一看,果然连观众们都走得差不多了。

“阿木我们去找小北吧!”

“抱歉啦明星君,我放学后有约,你自己去吧?”

他看向游木真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再次被上面几个大大的“I LOVE YOU”字母成功闪瞎了双眼。

“你走吧,我宣布呆瓜二人组今天正式解散了。”

“别这样,我还是忠于组织的。”游木真临走前往他手里塞了一枚小小的U盘,“上次冰鹰君的舞台剧你没来看,我利用放送委员的身份便利偷偷给你拷了一份内部放送版,全程经过我亲手处理达到最高清晰度,可以媲美蓝光,仅供内部观赏,不要泄露出去哦!”

“阿木,难怪小北那天对我碎碎念说你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呢……”

 

昴流跑到后台,没有找到北斗,表演部的人告诉他部长卸完妆换完衣服就去学生会取资料了。

于是他又赶到学生会办公室。

衣更真绪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北斗吗?刚拿完资料就走了,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

“对哦!我竟然没想到!”

他抬脚正要出去,真绪却叫住了他,并神神秘秘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怎么了阿绪?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因为今天学生会工作太多没法来看小北的演出所以要我给你剧透?”

“不是。”真绪神色复杂地犹豫着把话说出口,“那天,我折回篮球部部室拿钥匙,看见了北斗和你……”

“你都看到了?”

“嗯,看到了。”

“那么你是要给我们训话吗?可我记得学院里好像没有禁止接吻这一个规定啊……”

“……”衣更真绪一时没跟上这人的脑回路,“我说昴流你啊,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昴流没有回答,反问他:“阿绪,你有接过吻吗?”

真绪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什……什么?怎么突然问我?”

看着对方涨红的脸,昴流已经猜到了答案。

“可是那天,我们没有真的接吻,只是借位,小北在舞台上也是这样借位的,他是在临时和我对戏。”

“这样啊,那就是我误会了……”

“不,你没有误会,那一刻我是真的想要和他接吻。”

“……”

“阿绪,我觉得我有病。我知道我很喜欢小北,我也喜欢你和阿木啊,但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们接吻,除了小北。”

“你要是想跟我们接吻,你就真的有病了。”

“所以阿绪你当初是为了什么才去接吻呢?”

衣更真绪盯着那双认真求解的清澈眼眸,忍不住敲了敲那凑到跟前的橘色脑袋,“你和北斗在感情这方面,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笨蛋啊!”

 

明星昴流走出学生会就迫不及待地给冰鹰北斗打电话,北斗告诉他现在在表演部的部室。

昴流记得上一次去表演部找人还是在二年级,那时表演部的部长是北斗口中那个变态假面前辈日日树,那次进去之后他对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和机关产生了兴趣,缠着日日树问个不停,以至于后来连自己都忘记是因为什么事情去找北斗了。

表演部跟以前来的时候基本没什么两样,昴流推开门走进去,见里面只有北斗一个人。他正坐在沙发上把玩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面具,部室的灯光有些迷离地打在那张好看的侧脸上,那一对平时看起来沉稳冷静的眸,此时竟带了点点笑意,似在回味着某个久远而难以忘怀的记忆。

昴流居然有点嫉妒他手中的面具。

“明星?”北斗察觉到有人靠近,抬起了头。

“小北为什么还不回去?”

北斗又低头看向那个面具,“今天是我在那个舞台上最后一次正式演出戏剧,想起了以前刚加入表演部的一些事情。快毕业了,我在这里的时间也不多了,就想来呆一会儿。”

“小北真的很喜欢戏剧呢!今天的舞台剧很棒,我都看出来了!”昴流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本来就不大的沙发一下子挤了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谢谢……”北斗不着痕迹地往另一边挪了挪,“说起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昴流挠挠脑袋,总不能说其实也没什么事不过就是想见一面而已。

正要随便找个话题,北斗的手机刚好响了起来。

昴流在他拿出手机时随意地一扫,清楚看到了屏幕上的备注名字——变态假面。

北斗放下面具,起身走到一旁接电话。

昴流捧起那个做工精致的面具细看,那上面镶嵌着几颗装饰用的珠子在灯光之下显得十分闪亮,他却破天荒地喜欢不起来。

他又尝试着把面具戴到脸上。

于是通完电话的北斗转身就看到了一个跟挂在脸上的面具作“斗争”的笨蛋。

“你在干什么?”

“我、我戴了一下这个,就摘不下来了,小北快来帮忙啊!”

“……”

“这是变态假面前辈留下来的玩意儿吧?”昴流乖乖坐着,任由北斗帮他一点一点地解开跟头发缠在一起的面具。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小北看起来很喜欢这个东西呢!”

“我有吗?”

“有哦!”他抬起被面具遮住一半的脸,“我刚才就在想,戴上了它之后,小北……会喜欢我吗?”

北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扑通扑通的,一片凝滞的空气中,昴流听到自己的心躁动的声音。

没来由地,就这样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他不懂得去试探,也不懂得去隐藏。

他只是回想起了衣更真绪的话:“遵从自己的心意吧,把心中所想到的真实地表达出来就好,你和北斗……都要加油哦!”

剧本的最后,主人公还是没有解开诅咒,因此只能用眼神、表情和动作去对心爱的人表达爱慕之情。

可他并不想变成那样。

那天看完剧本的他对北斗说:“要是连喜欢一个人都不能说出口,那不得憋死了吗?如果我是那个被喜欢的女孩,一定会想办法给他解开诅咒,听他亲口说出那份心意,再给予同样的回应。”

“可是你觉得,解开了诅咒,主角就变回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女孩还会喜欢他吗?”

“肯定会的,每个人身上都有他闪闪发光的地方啊!”

只不过他发现他错了。

他的小北,从来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人。

他是万众瞩目的偶像后代,是深受大家喜爱的天才。

面具被缓缓地摘下,露出了昴流苦笑的脸。

“小北,会比我喜欢小北更加地喜欢我吗?”


评论
热度(44)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