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躁动症(下)

* 高举北斗星大旗挣扎在追忆3的满破线中爬上来,同担们加油啊w

* 通篇都是恋爱中的傻白甜的酸臭味,什么双向暗恋,不存在的

* 前文:(上) (中)


去表演部的路上,冰鹰北斗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给明星昴流发个邮件之类的,“放学后等我”几个字经过反复删改和犹豫之后还是没有发送出去。

想起那家伙刚刚在台下看话剧时一副魂游天外的表情,他最终收起了手机,却没想到对方会主动打电话过来。

在整理部室的过程中,他又翻出了那个面具。

那是他第一次被日日树涉拉上那称之为正式对决的舞台时戴在脸上的道具,也是他头一回在梦之咲切切实实地体会到那个地狱般残酷的舞台。即便结局是早已被设定好的惨败,对他而言依然是有着重大意义的一次成长和经历。

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再需要它了。

他对日日树说,他有了Trickstar,有了想要追逐和守护的人。那个人永不疲倦地绽放着自己的光芒,每一次并肩站在他的身旁,尽管眼睛都快要被灼伤,他仍旧无比渴望去触碰这如同奇迹般闪闪发亮的星星。

日日树没再说什么,变戏法一样给了他那个剧本。

直到在刚才的电话里,日日树对他说,是那颗星星吧,我都看到了哦,只有他,才会让北斗君在舞台上如此尽情地释放出独一无二的光,多么Amazing的告白啊!

“可惜他听不到。”

“哦呀?但我觉得并非如此,他没有你想的那么笨,而你也不够聪明。正视他,面对他,不要害怕被灼伤,因为你和他一样强大,所以放开双手吧,用尽全力地去拥抱他,不然有一天,他可能就会从你面前消失不见了呢!”

“……”

于是等他下定了决心,正要伸出手,明星昴流却先朝他张开了双臂。

这不按剧本套路发展的情节让他一时之间慌了手脚,反应不过来。

 

“抱歉啦小北,说了莫名其妙的话,不要放在心上哦!”等不到回答的昴流垂下了头,稍纵即逝的黯然滑过眼眸,“我想起还有别的事,先走了。”

闭上眼睛又睁开,他还是那个挂着明亮笑容的明星昴流,只要北斗配合他吐槽,把这看作是一个玩笑,就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以说,你果然是笨蛋吗?”

在他准备慌不择路地逃离时,北斗伸出手,按住了他不断往后缩的肩膀,似自嘲又似自叹地道:“不对,我才是那个笨蛋。”

面具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昴流只能僵直着身躯。

他听到了不知道是谁的心跳,一下又一下,跟他之前的心跳一模一样,扑通扑通的。

那是两颗因相拥而碰撞到一起的躁动的心脏。

那一刻,他听到了他温柔而坚定的答案——

“冰鹰北斗,比任何人都要喜欢明星昴流。”

 

他们结伴走出学校,天已经黑了,夜空中点缀着零星的几颗星星。

“原来小北就是当年那个曲棍球面具君啊!”明星昴流听完了那枚面具的由来,满脸写着崇拜,“要是我能早一点认识你就好了。”

“如果没有记错,我们那时候已经认识了吧!”

“我是说更早!”

“那是要多早?”

“要从小就认识那种,就像阿绪跟朔间前辈的弟弟,啊不,还要比他们更早,这样我就能把小北带到爸爸的面前给他看了呢!”

冰鹰北斗差点就忘了,这个人经历过的黑暗,比他所遇见过和想象过的都更为沉重与残酷,如今却仍能够若无其事般直挺挺地笑着站上那个光鲜亮丽的舞台。

如果换作是他,根本无法做到的吧。

他至今都忘不了一年前的那场奇迹之战,那个被狠狠撕裂伤口后惶然无助得快要倒下的明星昴流,以及那双在一瞬间变得冰冷无比的手。

想到这里,他不禁握住了他的手。幸而此时被他握住的这只手,是有着温度的。

他放下心来,感觉到那温暖的手掌也在紧紧地贴着他,并顺势与他十指紧扣。

“小北今晚要是没事的话,可以来我家吗?”

“啊?”

“妈妈这几天都要加班,家里只有大吉,好寂寞啊……”

“这样会不会太快了?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慢半拍才把彼此几乎同时说出口的话消化完的两人一愣,脸上又不约而同地一热。

“我是想让你来陪我吃饭,小北这个闷骚色狼!”

“先想歪的人是你吧!我以为你是要我去见家长!”

 

吃完饭的两人并肩坐在电脑前,一同看起了游木真整理的那场被昴流错过的话剧。录像经过非常细心的处理,甚至让演员脸上的每个生动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看着那个全身心投入演出的自己,北斗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却看到了身旁的人一脸认真又专注的表情。

“有那么好看吗?”他忍不住轻声问。

昴流说:“当然好看,最喜欢小北闪闪发光的模样了。”

喜欢到舍不得把目光从你的身上离开。

喜欢到想要永远和你一起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

喜欢到任由这颗为你而躁动的空虚的心,被你的一切所填满。

北斗说:“那是因为有你在啊!”

因为你在我身旁,成为了我的光。

因为你为Trickstar创造出奇迹,让我们看到了梦想实现的无限可能。

因为你我才发现,自己原本淡漠得宛如死水般的心,也可以变得这样炽热滚烫。

昴流侧过头,唇上恰好碰到了一片温软。那一吻轻盈得如他曾见过的那片粉色的樱花花瓣,打着旋轻飘飘地萦绕在心上,恒久不散。


评论
热度(3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