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零薰]Abyss(上)

* 情人节又到了,挖个坑,是《BY MY SIDE》(凛绪)的兄弟篇(没想到吧

* 转生梗,半原作向,零前世吸血鬼设定,带着回忆转世为人,原因在凛绪篇里面有写比较详细(不看也不影响),完结未定,OOC可能,私设一堆,后面还可能夹带凛绪私货,注意避雷x


深夜漆黑的僻静小巷,是个适合打劫与被打劫的“好地方”。

“把你身上的钱和手机给我,快点!”

被人用短刀抵着后腰的薰被那浓烈的酒气呛得直皱眉,他乖乖掏出了钱包和手机递给身后的人。那人接过东西顺带踹了他一脚,让他整个人扑倒在地上,然后笑嘻嘻地数着钱包里的钱正要跑,一回头,猝然对上了一双血色一样的眼睛。

薰重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望着被吓得连连后退好几步的人,嘴角微微地上扬,“你来得太晚了。”

“抱歉抱歉,路上经过一家商店,那里面的西红柿汁正在打折,所以耽搁了一下。”黑发红瞳的青年从容地说。

“喂,你谁啊?滚一边去,别碍事!”刚被吓到的男人回过神,举起手中的刀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我是暗夜里的吸血鬼,你刚才可是动了我的人呢,马上就会受到恶魔的惩罚哦!”

“把我当傻子吗?找死!”

男人提着刀冲过来,被他轻轻松松地侧身一躲。男人一抬头,似乎还看到那双艳红如血的眼瞳里发出了诡异的光芒。紧接着,手里的刀不受控制般地脱了手,直直扎到自己的大腿上。

薰捂住双耳,试图隔绝那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却被一把拉住手,转眼之间就被带到了远离小巷的地方。

“零君还是这么的干脆呢!”

零把手机和钱包还给他,“薰君以后还是别去那种地方等我了。”

“可零君已经好几天没来livehouse了,啊别误会,我对你来不来没有兴趣,只是常有客人问你到哪儿去了。”

换作是以前,零肯定会趁机调笑一下,但此刻的表情却有点凝重,“薰君,我可能要走了。”

“走……是什么意思?”

“离开这里,去寻找新的栖息之地,追杀我和弟弟的那些人很快就要找来了。”

“那你还回来吗?”脱口而出的问题让薰惊觉到自己内心不同寻常的那份急切,于是又心虚地补充道,“你是店里的招牌,你走了,livehouse就没人会来了。”

“我的真实身份只有薰君知道,你应该也能想到我有一天会离开,不会毫无准备,更何况livehouse里面,薰君也是招牌之一呢!”零总算露出了微笑,“你希望我回来吗?”

薰没有回答,因为他从零自信满满的笑意里读出了答案。

 

只是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的,是他从未见过的零。

他看见他的眼中有着狼狈和不知所措,还带着沉痛。

他想起了第一次遇见零的时候,对方正蹲在那空无一人的小巷里喝着一盒西红柿汁,尽管那直勾勾盯着他的清冽双眸在漆黑之中红得有些毛骨悚然,他却像是被蛊惑了般,再也移不开脚步。

而此时的零,正两手抱着个满脸是血的人,那人有着与零相像的黑发红瞳与白皙的皮肤,但模样看起来明显比零稚嫩,如果不是那一身的鲜血和一双微微张开的浑浊又冷漠的眸,必定是个十分好看的少年。

薰知道,这位一定是零经常提到的唯一的亲人,他最为疼爱的弟弟。

Livehouse这时候还是闭馆时间,只有他一人在整理一批新到的音响设备。他把兄弟俩带到了仓库,正要去翻医药箱,零说:“不用翻了,血是其他人的,他没有受伤,只是被我暂时下了药麻痹了,加上有些神志不清。”

薰“哦”了一声,安静地坐到一旁。

“我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有人来找薰君的麻烦吗?”零一边给弟弟擦拭脸上的鲜血,一边问道。

“找麻烦倒没有,就是有一些不像是本地的人来店里坐过几次,不过都很快就走了。”

“也是呢,以你家在这边的名望和势力,他们应该也不敢对你和你的店乱来。”

“听你这么说,难道你弟弟变成这个样子跟他们有关?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零君不想说的话……”

“薰君这是在担心我吗?”

“都说了我只是——”

“我可爱的弟弟凛月失去了所爱之人,被仇恨和痛苦所侵蚀,丧失了原本的人性。他现在很危险,所以在他醒来之前我必须带他离开这里,不再让他伤害到别人,包括你。”

薰笑得有些无可奈何,“零君总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我这当作什么地方了?”

“那你想怎么样?”零把目光从弟弟的身上移开,轻飘飘地刮他一眼,猩红的眸带着戏谑,“需要我以身相许么?”

“你少来,我对男人的身体没兴趣。”

“哦?真的吗?”零微眯起眼,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就算薰君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我可是每个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呢!”

感受到危险气息靠近的他刚要后退,瘦削白皙的手指便已肆无忌惮地抚上他的脸。手指上残留的血腥味让他皱了皱眉,才刚用力地拨开,挟带侵略气息的唇又紧接着覆到他的唇上,还顺带啃咬了他一口。

尖锐的刺痛让他猛地睁开双眼。

 

入目所及的哪还是什么仓库,分明是梦之咲的轻音部部室。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

伸了个懒腰,才发现自己居然又不知不觉间在那副熟悉的黑棺材中睡着了,他抬手摸摸下唇,那刺痛的感觉依然如此清晰,如他亲身经历过一样。

“薰君做了什么美梦?跟吾辈说说吧?”

他吓了一跳,见朔间零倚坐在棺材边缘,唇边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正扭头盯着他瞧。

“不,是噩梦,而且我希望可以立刻把它给忘掉。”

“可是吾辈看汝一副挺享受的模样,不像是做噩梦哦!”

“你绝对是老眼昏花了吧。”

朔间零又凑近了一点,“吾辈的棺材很舒服吧?”

羽风薰连忙从棺材中爬出来,“还不是朔间你突然把我叫过来,人又不在,你这棺材看着挺暖和的,我躺在里面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薰君会按时过来,吾辈也感到很不可思议呢!”

“喂喂,别误会啊,我只是刚好在这附近。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就是想跟薰君商量一下毕业后的工作方向。既然薰君已经决定了要继续当偶像,吾辈希望可以和薰君一起组个临时组合。”

“朔间这么希望我继续做你的搭档吗?”

“难道薰君不想当吾辈的同伴了吗?”

羽风薰耸耸肩膀,“那要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哦!”

“薰君想要什么好处?”朔间零再一次懒懒地靠过来,低沉的嗓音微妙地撩动着他耳朵,“以身相许可以吗?”

这似曾相识的展开让羽风薰顿时傻眼兼心慌。

“我对你的身体又没兴趣!”他手足无措地把朝自己靠近的人推开,捡起随手扔地上的书包,挥了挥手,“我考虑一下,等到返礼祭再给你答复吧!”

朔间零若有所思地目送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渐行渐远的身影跟某个久远记忆中的影子完美地重叠在一起,模模糊糊地融进了昏暗的落日光影之中。

他躺进棺材里,感受着羽风薰躺过的余温,猩红的双眸轻轻闭上。

“还是和那时候一样呢,我的薰君。”


评论
热度(23)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