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零薰]Abyss(中)

* 部分灵感来自UD三单《Gate of the Abyss》

* 前文:(上)


天还没亮,零就带着弟弟离开了livehouse,只留下一句简单的道别给逃到了隔间并在沙发上佯装睡着的他。

“再见了薰君,就算你有天连我也忘了,我也会牢牢记住你的一切,直到永远。”

薰回到仓库,从酒柜中取出一瓶红酒。轻晃手中的酒杯,他定定凝视着其中与那人眼睛颜色如出一辙的红。

怎么可能忘得掉呢?

那一晚主动挑起对方欲///望的人是他,只是因为身上留下的痕迹过于触目惊心,无法否认的他只能在隔天醒来以喝多了记不清发生什么而糊弄过去。

喝多了是事实,有意识地做了也是事实,而且他知道,那并非一时冲动。

即便身上的痕迹终有一天会消弭,即便零离开的头几天他不停地被其他同伴和客人追问,到后来没有人再提起,他也不会忘记生命中曾出现过这么一个人,不,是这么一个吸血鬼。

然后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并没有多久,他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洋洋洒洒的,是那混蛋吸血鬼的字迹。

他匆匆赶到约定的地点,零在月光下的脸庞看上去比以往更加白皙,准确来说是惨白。

“我还以为薰君不会来了呢!”零靠着一面白墙,肤色几乎与墙融为一体,“我刚才偷偷去livehouse看了其他人一眼,没有现身,免得这个样子吓到他们,只有薰君,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与你相见。”

“你怎么了?”他抓住他冷冰冰的手。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除了零和他弟弟以外的吸血鬼,可零一直以来给他的感觉,是强大到无所不能的,这副病恹恹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没什么,我可是有着高贵又强大的血统的吸血鬼,死不了的。薰君难得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呢!可惜,这大概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你可以告诉我你下一个将要停留的地方,我会去找你。”

零轻笑着摇摇头,“即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薰君也愿意去么?”

“零君不是说过,人类要是被咬了,会变成跟你一样的吸血鬼吗?”他凑近他的脸,扯下衣服露出了自己的一截脖子,“把我变成吸血鬼吧!”

“薰君……”零敛去了笑容。

“零君不知道吗?人会变老,会记忆力衰退,还会死,等我死了,就没有人再记得你了哦!趁我还没忘记你,快把我变成你的同类吧!”

“那么薰君知不知道,想要变成吸血鬼,我必须先吸干你的血,将你杀死?”

零冰凉的手指划过他裸///露的颈窝,引起他一阵轻微的哆嗦。

他在零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几乎是同时,他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声音来自不知名的远方。紧接着,尖锐的牙齿刺破了皮肤,随之而来的有疼痛,还有抽搐……

意识抽离之前,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最终支离破碎。

 

“……薰君,快醒醒,工作要迟到了,再不起来吾辈就要亲了哦!”

这句话对羽风薰来说简直堪比以前做过的所有噩梦叠加起来的效果,他猛然从棺材中惊坐起,一头撞上了正要朝他压下来的脑袋。

两人在同一时间捂住了额头。

“喂,你该不会真的想要亲下来吧?没想到你这么恶心呢朔间……”

“吾辈只是见薰君怎么叫都不醒,凑过来想看看汝是不是生病了喏!”

“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我是在沙发上睡着的,怎么醒来就在你的棺材里?”

“这天气睡沙发很容易会着凉,吾辈看薰君睡得这么熟,就把汝抱到吾辈的棺材里面去睡了。”

羽风薰掀开裹在身上的毛毯,颇不自在地说了声“谢谢”,而后摸摸完好无损的脖子,确定自己又在这棺材中做了个奇怪的梦。

“最近的工作有点多,薰君是不是太累了?”

毕业后组成了临时团体的两人自正式出道开始就忙得不可开交,事务所有意把他们打造成国内顶尖的偶像团体,通告一个接一个,基本没有多少休息时间。

昨天的通告结束时已经是深夜,想到隔天一早还有工作,他便干脆跟着朔间零回到附近的家暂住一晚。

“朔间最近倒是比我还要干劲满满的样子,真少见。”

“那是因为小狗和阿多尼斯君他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吾辈可是万分期待着UNDEAD重聚的那一天到来呢!”两人一同走出房间,朔间零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说,“说起来,吾辈刚还接到了小杏的电话……”

羽风薰停下打呵欠的动作,立马来了精神,“真的吗?好久没见小蒲公英了呢!她说什么了?”

“她说想要给重聚后的UNDEAD准备一场大型live,跟吾辈约了个时间出来讨论一下具体方案。”

“好啊好啊!我和朔间一起去,可以的吧?”

“不可以,薰君那天有个人通告,只要吾辈去就够了。”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想要独占小杏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哦……”羽风薰自顾自地说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人刹住的脚步,在朔间零转过身的一瞬间与其撞了个满怀,“哇啊,别一声不吭地停下来啊!”

“薰君是这么认为的吗?”

被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舒坦,他正要移开步伐为自己找退路,却被对方两手按住肩膀压在了墙上。

“我……”

羽风薰刚要开口,走廊一侧其中一个房间的门突然在此时打开,朔间凛月揉着眼睛走出来,看到两人后一愣。

“啊啊,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凛月面无表情地转身回到房间,砰的一声重新关上了门。

“等等!凛月!凛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吃早饭了吗?哥哥可以给你做哦!”朔间零扑到了门前,就差没有撞门冲进去。

“吵死了,一边去!”

“……”

被晾在一旁的羽风薰仍背靠着墙,他听到了心中那颗名为期待的小石子扑通一下沉入水底的声音,尽管他并不清楚它从何而来,又将沉往哪里去,只知道此刻心底空空落落,需要某个人来填满。

那个人是谁呢?

他想起了刚刚的梦。

他还听见梦的最后,自己的声音——

“如果可以与你一同坠入深渊,我愿意被你亲手杀死。”

I see the gate of the abyss, there’s no way back.


评论
热度(1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