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零薰]Abyss(下)

* 本章略长,私设如山,凛绪有,顺便提前祝我毛生日快乐,白情没赶上,生贺也来不及写,以后找机会补上QAQ……鬼知道我这个月都干了什么……

* 由于会长和栗子在本章怒刷了一发存在感所以补上一点凛绪篇中提到过的内容:会长转世前的身份是神,帮助了零和凛月转生,凛月被零暂时封了前世关于毛的记忆后面才慢慢想起来,在UD开live之前凛月已经恢复了所有记忆并且跟零关系好转。

* 前文:(上) (中) 【凛绪】BY MY SIDE


重组后的UNDEAD延续了在梦之咲时的风格,来看live的大部分都是从他们学生时代就开始追随的粉丝,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朔间零和羽风薰正式出道后组成临时组合吸引到的新粉。

面对歌迷的热情,羽风薰心情甚好地满场跑来了好几次饭撒。其间有妹子举着一堆他和朔间零的应援物,看见他走过来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带着把东西都掉到了地上。羽风薰弯腰去帮忙捡,跟刚好走到这边同样想要去捡的朔间零的手碰到了一起。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一片尖叫声中回到舞台上的。环顾四周,似曾相识的livehouse,仿佛还能看到跟UNDEAD相似的那个地下乐团。乐团里面有他自己,有那个叫零的吸血鬼,还有其他成员。即便其他人的面容早已模糊不清,但唯独零的身影、声音、外貌乃至每一个表情,都跟此时站在他身旁的朔间零完美契合。

明明是高中才认识,他却觉得他们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熟知彼此。那个挥之不去的梦里发生的情景又是如此的真实,他迫切需要寻求一个答案。

庆功宴后,趁着朔间零被经纪人拉去跟赞助商见面,羽风薰偷偷摸进了对方的专属休息室。果不其然,一进门就看到那副黑黝黝的棺材大咧咧地躺在休息室中间。

他躺进那里面,为了不那么容易被发现,还顺手带上了棺材盖。好在棺材里似乎还配置了通风设备,一点也不感到闷。大约是平时与朔间零在一起呆久了,羽风薰很快便适应了那充斥在里面的熟悉气息,彻底放松下来。

就在他快要睡过去时,外面传来了门打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脚步声和谈话声让他瞬间清醒,像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绷紧神经。

“叙旧就免了,有话直说吧!吾辈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汝哦!”

朔间零的声音响起在棺材旁,随后的另一道声音对羽风薰来说也很熟悉。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没耐心呢,我都快忘记第一次见面时那个为了救弟弟而差点跪在我面前的你了。”

“如果是那时候的话,很抱歉,吾辈如今是朔间零,那个叫零的吸血鬼早就死了。”

“呵呵,别误会,我跟你一样,现在是天祥院家的继承人,也是你们演唱会的赞助商。你们之前的彩排我和敬人有去看哦,跟在梦之咲的时候一样努力,真令人怀念呢!看着你们的样子,我深深体会到了作为人的意义,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得到自己在真正的活着。只可惜人的生命过于短暂与脆弱,不抓紧时间做想要做的事,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汝到底想说什么呢?”

“我看今天的演唱会,羽风君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跟前几天彩排的状态比起来不太一样,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你们之间……”

“汝想多了,吾辈会跟他好好谈谈的。”

“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对那孩子很上心,只不过他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你认识的他了,值得吗?”

“汝是不是管太多了哦?吾辈自然分得清过去与现在,不管他变成什么样,都是吾辈的薰君。”

“你倒是一点也没变,那时为了弟弟耗尽心力,仍不死心地要在转生之前跑去见他最后一面。看你把他咬到失血昏迷,我都以为你是要带着他的灵魂一起转世了呢。”

“我是咬了他,但我不可能真的把他变成吸血鬼。”朔间零变回了以前的正常口癖,用平淡的语气叙述着,“我本不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应该继续当一个普通的小少爷,过属于他的生活。”

“你觉得他把你忘了以后就会过得好吗?”

“只要他的人生里不再有我,怎样都是好的。”

房间里有半晌的静默,羽风薰闭上双眼,眼前闪过了一堆纷繁杂乱的画面。他十分确定自己并没有睡着,这些也不是梦。

待他再度睁开眼,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不见,一切又归于平静。

他听到了天祥院英智的声音,尽管隔着一副棺材板,那声音却离他很近,像是在故意说给他听。

“我是真心想要分享那些你所不知道的过往呢,不过算了,我还是把决定权留给当事人吧!我只能告诉你,虽然你那时借助了我的力量,但神有时候也并非万能,要完全抹去一个人关于另一个人的记忆是不可能的,只能做到把它们封存起来,就跟你对凛月君做的差不多。”

“所以呢?”

“神转生之时,自身的力量会随着转生而消失。所以,那些被封存的记忆,可能会在某些契机之下回到原来的主人身上,就算原来的主人已经转世,只要他的灵魂还在,只要他对那些记忆还存在着执念,都能以某种方式找回来。至于能找回多少,就要看他的执念有多深了。”

“你故意来告诉我这些,又想打什么主意?”

“真没有,我以神的名誉起誓,我只是觉得你们很有意思而已。”

 

脚步声逐渐远离,房间里再度悄无声息。羽风薰掀开了棺材盖坐起来,刚跨出一步,就听到朔间零低沉又无可奈何的声音:“薰君看来很喜欢吾辈的棺材呢!”

他尴尬地把另一只脚抬出来,看了看倚在墙角处的人,“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有没有人动过棺材,吾辈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你是故意让我听见你和天祥院的对话?”

“如果吾辈早知他会说那些话,就不会把他带到这里来了。”

羽风薰抓了一把头发,“真让人为难呢,要是朔间能假装没发现我在而跟着天祥院离开的话,我也可以装作没听过那些话。”

“薰君……”

他拍掉他那想要按在自己肩上的手,“为什么要让我想起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一点也不想啊!”

他一步步地后退,望着朔间零与梦里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先前闪过的画面又一幕幕鲜活而残忍地出现在眼前。

他无法忍受地转身打开门逃了出去。

 

暗夜之中,他脚下不停地奔跑着,身后有人穷追不舍,利刃的锋芒闪烁着,让人不寒而栗。

他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鲜血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处流出,淌了一地。他无端想起了番茄汁,还有一双与这鲜血一样红的眼睛。

“说!那天捅了我腿一刀的那个混蛋在哪?他不是经常和你在一起吗?”小混混一瘸一拐地走到他跟前,抬起鞋跟狠狠地碾压着他的手背。

他努力地抬起头,“我不认识你,也不懂你在说什么。”

“啧!那就把他打到懂为止!”

“……”

他一声不吭地忍受着接连不断的拳打脚踢,一下又一下。他的口中吐出了鲜血,他的鼻尖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道。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依然在他的脑海中无比清晰,清晰得有什么浓烈的感情正在呼之欲出。

他无力地张了张干涸的嘴唇,想叫出那个人的名字,捅在身上的冰冷刀刃却疯狂而无情地断去了他最后一丝念想。

 

羽风薰喘着大气惊醒。

冷风灌进了他的口中,让他顿时清醒了不少。

他记得他在外面游荡了很久,后来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把头埋在双臂之间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身后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真~绪,有个可疑的人坐在我家门口,报警吧。”

“不,等等,这个人好像有点面熟……啊,这不是羽风前辈吗?”

羽风薰这才好气又好笑地发现自己竟然毫无所觉地走到了朔间家门口。

他站起来,撞上朔间凛月打量的目光,与朔间零几乎一模一样的眸让他有些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一旁的衣更真绪不明所以地问他:“羽风前辈是来找零前辈的吧?他现在不在家,要进来屋里等吗?”

“不、不用了,也没什么事,我改天再来吧!”

凛月伸了个懒腰,用一副“怎么看你都很可疑”的表情盯着他,“UNDEAD今天不是开live吗?你不是应该跟兄长在一起?”

“是啊,庆功宴结束我就走了,朔间作为队长挺忙的吧,今天应该会很晚才回来,我还是先回去了。”

“等等。”凛月又拉了拉真绪的手,“真~绪先去超市,我随后就来。”

“哦,好吧……真难得你没要我背你呢!”

“我啊,偶尔也想要做一个不麻烦真~绪的体贴的恋人哦!反正不管真~绪走到哪里,我都会跟上你的。”

等到衣更真绪红着脸走远,朔间凛月才收起了笑眯眯的表情看向羽风薰。

“我说,你是不是……被兄长甩了啊?”

“……啊?”

“你现在这副样子就跟被抛弃一样。”

“欸?不是,你误会了吧!我跟朔间并非那种关系……真的真的!”

“哈?不可能吧?都过了这么多年,我那笨蛋兄长居然还没对你出手吗?”凛月不可思议地道,“真能忍啊……”

“那个,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不难懂吧……听小~英说,你也会像我一样想起那些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羽风薰苦笑着说:“我越来越觉得,我身边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人呢!”

“啊,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我和兄长都在自称吸血鬼,但我们知道现在的我们都只是体质比较特殊的普通人。”凛月不耐烦地打着呵欠,“所以说,你都想起来了?”

“可以的话,我倒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讨厌被麻烦的事情约束,尤其是这些事情,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荒谬又不可思议啊!刚才看到衣更,我还真羡慕他可以在你身边无忧无虑地当个普通人……”

“住口,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凛月的表情滑过一丝阴沉,但很快又恢复了慵懒,羽风薰想起当初那个满身鲜血、眸中只有冷漠和杀气的少年,不由打了个寒颤。

“我那讨厌的兄长,每次都自作主张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从来没有想过别人愿不愿意。不过也正因为这样,他身上从一开始就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包括那些沉重的记忆,你所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你要是没有做好要跟他一起背负那一切的觉悟,就请彻彻底底地退出这段关系,永远也别来参与他的人生,这样你也可以过你所希望的无拘无束的生活。”

 

虽然听说过朔间凛月实际上跟自己同年,但怎么说也算是被后辈给训了一顿,还真有些不甘心。

羽风薰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晚风拂过,撩动着他及肩的长发,冰凉又温柔,像极了那人的手。

朔间零从出租车下来,就看见了伫立在夜色中享受着被风吹拂的他。

“薰君。”

他轻声唤他,他回过头。正如他今天逃离之前,他也是这么叫了他的名字。从上辈子,到这辈子,从声音到语气,几乎不曾改变。

“回来得太晚了啊,朔间。”

“吾辈还以为薰君再也不想见到吾辈了呢。”朔间零走到他跟前,与他保持着触手可及的距离,“薰君总是像熏风一样,若是铁了心要走,吾辈知道是怎么也抓不住的。无论汝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吾辈都会尊重汝的选择。”

“喂喂,在你眼里我到底是怎样的人啊?”羽风薰望着那张尽管疲惫却依然对他挤出笑容的脸,“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不管上辈子我是谁,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想不想得起来也好,现在的我只是羽风薰,是UNDEAD的成员,是你的同伴。”

“吾辈明白,薰君放心吧,吾辈不会以过去之事束缚汝,汝只要继续做汝自己就好。薰君一直以来都是吾辈的工作伙伴,以后也会如此。很晚了,薰君早点回去休息。”

“不,你不明白。”他扯过了他的领带,“我的意思是,我想作为羽风薰,喜欢你,喜欢朔间零——”

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咬到舌头的他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拽进了屋里。门一关上,朔间零的身躯便压了过来,把他给牢牢困住。

“吾辈等薰君这句话等得好辛苦呢!”朔间零解开被扯得松松垮垮的领带,随手丢到了地上,“好几次都快要忍不住,想要把汝直接绑进来了……”

羽风薰恍然大悟,“你这家伙,刚才是故意套我话的?”

“不这么做的话,怎么能看到薰君坦率的一面呢?”他的手掌抚上他的脸,手指轻压在那张忿忿不平的唇上,“再跟吾辈说一遍吧,薰~君~”

羽风薰瞪他一眼,忽然勾起嘴角,用舌尖舔了舔放在唇上的手指,“我说过只说一遍,你想都别想。”

朔间零坦然接受了这种勾引,用被舔过的手指碰一下自己的唇,朝着那张对他发出无声邀请的唇吻了下去。

 

“我果然还是讨厌男人的身体啊!”

朔间零走出浴室,就听到裹着被子趴在自己床上的羽风薰不知道第几次的哀叹。

“薰君不要闹别扭喏!”微凉的手指力道恰好地按在他的腰上,朔间零一边给他按摩一边凑到他耳旁说道,“是吾辈没有控制好,下次不会了。”

羽风薰侧过头,认命地接受了他的“赔礼”。没办法,睡都睡了,偏偏他还是下面那一个。

结束了绵长的亲吻后,继续享受着按摩的他终于抵挡不住睡意。在梦里,他又看到了作为吸血鬼的零。

零正站在敞开的大门前,定定凝视着里头无尽的黑暗片刻,迈开脚步走向了里面。他跟在零的身后,伸出去的手却径直穿过了零的身体,怎么也抓不住。

他眼睁睁地看着零一步步朝最深处的黑暗走去,离他越来越远。

“零君!”

“薰君?怎么了?”

羽风薰没料到这个梦醒得这么快。

朔间零的手还放在他的腰上,“做噩梦了么?”

“朔间……不,零君。”

朔间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转生什么的,会很痛苦吗?”

“不会哦,我可是有着强大力量的吸血鬼呢!”

“下次离开之前,一定要带上我啊!”

朔间零在他的身侧躺下,握住了他的手,“薰君就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

“告诉你吧,忘掉你之后,我回去赚了好多好多的钱,还跟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一见钟情,结婚生子了呢!”

“好过分呐!果然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吾辈要睡了,老人家经不起折腾喏……”

“别生气啊,我骗你的。”

朔间零闭着双眼,呼吸均匀而清浅,看样子已经睡过去了。

羽风薰握了握那只仍未放开的手,“我的灵魂早就与你一同坠入了深渊,这辈子都别想撇下我。”

很久很久,朔间零才睁开眼,深深凝望那张熟睡的脸,拉起那只紧握的手,往那手心轻轻地一吻。

You are my abyss, my love, always and forever.

 

(补个彩蛋,私设亲吻手心是他们吸血鬼家族对爱人表达承诺的方式,凛绪篇里面也有同样的动作,好的我爽完了。)


评论(2)
热度(15)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