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泉真]亲亲(上)

* 突然给毛毛补生贺来了!很久之前写了一半弃掉的沙雕文,没啥营养,更像是段子(……)

* 上篇主凛绪,下篇如无意外主泉真……没坑的话


乌云密布的天空,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暴雨。

然而此时此刻梦之咲偶像科的天台却站着两道一动不动对峙的身影。

忽而一阵狂风大作,吹得二人的校服外套下摆猎猎作响。

他们身边偶尔会跑过一两个赶去收拾晾在天台上的衣物的学生,就在路过的学生群众以为这两个脑子不大正常的人要在这站到天荒地老时,其中一人缓缓伸出了一直藏在身后的手。

他的手上拿着个五官扁平脑袋圆圆看起来有点恶心萌的布娃娃,俗称丑娃,是梦之咲特产之一,据说是按照各偶像的模样做成的周边玩偶,深受粉丝们青睐。

而这人手上拿的,是游木真的丑娃。

站在对面的人身子明显地震了震,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看到对方一手捏着“游木真”的一条腿,一手拿着剪刀,戳在了它那又圆又扁的脑袋上。

“住手睡间!游君是无辜的!把剪刀放下有话好好说!”濑名泉不敢置信地瞪着自己的队友。

朔间凛月冷漠,“你到底借不借?”

“借!我借就是了!快把游君还我!”知名偶像实力团体Knights的代理队长濑名泉一改先前高冷又不耐烦的姿态,率先败下阵来,咬牙切齿道。

凛月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把丑娃丢过去。

“要完整版,一刀未剪的,我不想看到只有眼镜君的版本。”

濑名泉抱紧了游木真的丑娃,回他一个白眼。

“要不今晚就去阿濑家拿吧?”

“不行。”

 

朔间凛月要的是之前Knights和Trickstar在海边联合演出的独家幕后花絮影像,这花絮是由主办方负责录制并作为这次演出的DVD附赠的限量版特典。说好了限量版,当然是要先购先得,而且还得在DVD发售首日现场排队购买。

朔间凛月本来就属于那种一旦睡着了不管几个闹铃都闹不醒的人,能把他叫醒的只有一个人,叫衣更真绪。

可惜那天由于衣更真绪把学生会的工作带回家忙通宵导致隔天没能按时把朔间凛月叫起床,等到凛月戴着帽子和口罩赶到发售现场,特典早已被一扫而光。听说还有排在前排的神秘土豪粉表示要一下子买一百张,被工作人员提醒特典版每人每次最多只能买两张才无奈地打消了念头。不过即便被限购,粉丝们的热情也丝毫不减,DVD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售了。

其实作为参与演出的人员,主办方也会给他们每人寄去一份DVD和特典作为纪念,但因为最近实在人手不足,那边十分抱歉地表示他们那份可能要晚几天才给送过来。

后来参加Knights组合练习的凛月看见濑名泉向来精心保养的脸上出现了粉底都盖不住的黑眼圈,便更加肯定他就是那个粉丝们口口相传的神秘土豪。

于是他趁着休息的空隙,偷偷从濑名泉的书包里拿走了游木真的丑娃,然后就有了天台那一幕。

再说这个特典,里面除了收录参与演出的两个组合Knights和Trickstar各种练习和彩排的花絮之外,还有每一位成员的个人访谈,根据抽签的形式回答staff准备好的问题,而衣更真绪抽到的是对同组合以及另外的组合所有成员的看法。

凛月把进度条拉到了访谈那个环节,又一点一点地快进直到真绪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对Trickstar的看法吗?北斗他……”

快进。

“昴流这个人……”

快进。

“说到真的话……”

快进。

“Knights吗?”

盘腿坐在手提电脑前的凛月绷紧了身子,睁着一双难得清醒的眼紧盯着电脑屏幕。

“濑名前辈很有实力,虽然我和他接触不多,不过我知道他在空闲时还是会很耐心地指导后辈呢……”

是只指导叫游木真的那个后辈吧,好了PASS。

“鸣上和我是同班同学,平时就很贴心,算是我们班级里比较让人省心的孩子了,至于朱樱君嘛,是个十分可爱又认真的后辈呢!Knights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容小觑,跟他们合作是一次非常难得的经验,啊,你说还少了一个人?”

凛月挺直了腰板。

“呃,跟凛月实在太熟了,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要是能改掉经常偷懒这个毛病就好了,哈哈!”

“……”

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最重要的眷属吗?为什么他的这个幼驯染可以从每个人身上都挑出那么些优点唯独除了他只说缺点呢?!

好不甘心啊。

 

第二天早上,惯例到朔间家来叫醒凛月的衣更真绪在看到那个早早就等在门口并把自己给收拾妥当的幼驯染时,差点吓得一头撞在朔间家的大门上。

“我伤心到变形,很早就醒了。”朔间凛月主动告诉了他一反常态的原因。

“你伤心什么啊?”

“还不是因为真~绪。”

“我做了什么吗?”真绪陷入了回忆中,最终为难地甩甩头,“凛月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别再像之前那样故意躲开我自个儿生闷气就好。”

“也是呢!真~绪会因为我不理你而感到寂寞的吧?”

“是是~”真绪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罐饮料,“给,是你喜欢的那个牌子吧?你上次不是说公园那个自动贩卖机的不好喝吗?我跑到好几站以外的超市才买到的呢!”

凛月接过那罐饮料,“可是换个地方买,味道就会不一样了吗?”

“唔……我也不清楚啊,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凛月看一眼饮料,没有立即打开来喝,“真~绪不背我吗?”

走在前面的真绪停下了脚步,“你不是睡醒了吗?可以自己走吧?”

“不行,没有真~绪的体温,我会活不下去的,没走几步我就会在你面前死去的哦!”

“不要动不动就说这种话好吗?”真绪嘴上抱怨着,还是在他面前蹲下,“真拿你没办法。”

被真绪背着的凛月蹭了蹭那温暖依旧的颈窝,说:“好久都没有喝过真~绪的血了,真~绪让我咬一口吧!咬一口,我就原谅你。”

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这位小祖宗的衣更真绪拒绝道:“别这样啊,你明明知道我最怕这个,除了咬我,你想要干什么都可以。”

“不,我就要真~绪的血,我开动了~”

“喂,不要……”真绪几乎就要脱手把身后的人甩到地上,可是又怕把人给摔着,只得僵在原地瑟瑟发抖。

预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随之而来的只有凛月的轻笑声。

“真~绪还是跟以前一样呢!”

凛月把唇移到他的脖子处,刻意放轻了呼吸,慢悠悠地留下一个柔软的亲吻后,自顾自地打开手上的饮料喝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买的地方不一样,这次的饮料他似乎又尝到了最喜欢的那种铁锈味,那种小时候他所熟悉的、热爱的味道又回来了。

不过他觉得,大概只是因为这是真绪买的,才能喝到这种独一无二的味道。

凛月心满意足地喝着饮料,同时贪婪地欣赏着真绪那一抹从脖子蔓延到耳根处的红。

“笨、笨蛋,下次别再开这种玩笑了!”

“欸……真~绪怎么老是骂我?我还是好难过,你多夸夸我嘛!”

“但你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难过啊!”

“因为亲亲了啊,真~绪不想夸我的话就让我亲亲吧!骂一次亲一口,不过下次可不只是亲脖子了哦!”

“我没答应!”


评论(2)
热度(82)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