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leo司]3 Years Later(五)(完结)

* 虽然这句话被用烂了但我还是要说,他们属于日日日,OOC属于我。感谢喜欢这个被我越写越狗血的故事的大家~

*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月永雷欧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说是之前谈好的工作,请他明天到电视台去。

来到电视台的他被领到了一间专属休息室前,就在他试图回想那个被挂在门上的有些眼熟的名字时,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了一张模糊记忆中的脸。

“逆先……你是那个五奇人的逆先?”

“哈哈,好久没听到别人这么叫我了。现在的我只是同时作为一名偶像和占卜师,倾听世人的烦恼是我的工作之一。”逆先夏目说话时依然带着那奇怪的尾音,他慢条斯理地把散落在沙发上的塔罗牌收拾起来,面对着一脸茫然的月永雷欧,从容不迫地微笑着说,“其实我早就想联系月永前辈了,只不过之前一直在忙,现在看来前辈身上的‘魔法’还没失效呢!”

“这么说来,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嘛,还是要前辈先告诉我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才可以解答你的疑问。”

于是月永雷欧把自己从三年前过来的事告诉了他。

“原来如此,是时空交错的‘魔法’。”逆先夏目沉吟道。

“这世上真的有‘魔法’吗?”

“三年后的月永前辈也问过我一模一样的问题。那时候,你特地来电视台找我,说是无意中看了我的节目,产生了一些新的灵感和妄想,还问我有没有可以实现愿望的魔法,就算是短暂实现的也好。我告诉你,不久后会有一场持续好几天的流星雨,但那些流星就像被施了神奇的‘魔法’,不会被人们轻易看见,除了它们刚出现和快要消失的短短几分钟。在那个时间点对着那些流星许愿的话,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这怎么听着都像是哄小孩的话吧?”

逆先夏目神秘兮兮地一笑,“这世界上存在着很多难以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的事情,就看你怎么想了。”

“所以我只要在流星雨出现时再许一次愿就可以回去了吗?”

“没错,我今天请前辈过来也是要提醒你,今晚是能看到那些流星的最后机会,过了今天这场流星雨就会彻底消失,一旦错过,前辈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去了哦!”

月永雷欧把双手枕在脑后,仰头望着头顶上那水晶球一样透出扑朔迷离的光的吊灯,“回不去的话会怎样?”

“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不是一个人可以轻易改变的,所以‘魔法’会有它的期限,随着‘魔法’的失效,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与你有关的一切,都会被你还有你身边的人所遗忘。如果你违背最初的愿望坚持留在这里,那也会逐渐被这个不属于你的时空所吞噬,直到彻底消亡,再也没有人会记得你的存在,这种后果也同样会出现在回到三年前的月永前辈身上。”

 

月永雷欧躺在小山坡上发着呆。

这里是距离电视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逆先夏目说这里是个鲜为人知的很不错的观星地点。

急促的脚步声在离他只有几米远的地方迟疑了一下,又缓缓地靠近。

“要‘国王’等了这么久,你很了不起啊,小鬼。”

“Leader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了?让我好找。”

“我从电视台出来就迷路了。你不是装了GPS吗?我相信你能找到我,就到这来等你啦!”月永雷欧一把拽住朱樱司的手臂往下拉,并吸了吸鼻子凑近他,“你喝酒了?”

朱樱司不得不在他的身旁躺下,“今天工作结束之后被制作人稍微拉住喝了几口。”

“今晚会有流星雨哦!”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上一次leader也是把我带到这里来看流星雨,那之后一觉睡醒你就跟我说你来自三年前。”

“哦……”

“Leader这是找到回去的方法了吗?”

“啊哈哈哈,你这小鬼还不算笨嘛!”他有些粗暴地揉了揉朱樱司的头发,被对方一掌拍开。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的想留在这里不回去的,只是叫逆先的那小鬼跟我说,我不回去,三年后的月永雷欧也就回不来了。这样可不行,我得把他还给你啊!”他避重就轻地隐瞒了留下来的后果,“你的leader马上就能回来了,你可以再带他去见你的家人啦,是不是很开心?”

“……”

久久得不到回应的他转过头,看见朱樱司的眼底闪动着晶莹湿润的光芒。

“你在哭什么啊?喝醉了吗?”

他手足无措地坐起来,朱樱司却抬起一只手挡住脸,死活不让他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不是这样的,leader。”

“那是怎样?”

“我早就看到了,那一张合约。那天我说我们要去见父母是假的,其实那天是我以leader的名义约了那家音乐公司的负责人,他一听到是你,马上就从国外飞过来要和你当面谈。等你们见了面签约之后,我就会找借口跟你分手。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我,固执又自私地阻碍着你的梦想。只有离开了我,leader才能毫无顾虑地到达更远的地方,做最喜欢的音乐。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预期那样发展,当你对我说你来自三年前的时候,不管听起来有多么荒唐,我也愿意去相信,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和你分开。”

“你怎么知道我见了那个人就一定会和他签约了呢?”月永雷欧不由分说地挪开他搁在脸上的手,“你这小鬼没有权利去替我决定任何事情,别忘了,我不仅是你的leader,还是你的‘王’。”

朱樱司眨着泪眼朦胧的双眸,看见一颗流星划过了遥远的天际。可还没有等他看清楚星星坠落的方向,温热的唇便随着那近在咫尺的脸覆了上来。

也许是酒精在起作用,他的眼皮越来越沉。他不知道流星雨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就像他早已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还是不是那个来自三年前的月永雷欧。

“睡吧睡吧,就算睡醒后关于这一切的记忆会消失,我也可以无比确定地告诉你,我从不曾怀疑过自己的决定。”月永雷欧躺回到他的身旁,紧紧缠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朱樱,我的梦想从来都不在远方。”

半梦半醒之间,朱樱司隐隐约约想起了三年前的某一天,原本只放着组合申请表的课桌抽屉里突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还有一张写满了音符的乐谱,而与乐谱一同被压在零食堆下面的,是本来空白的申请表组合那一栏,不知被谁写上了“Knights”。

 

月永雷欧又做了个梦。

梦里,他看到那柄早已遭他抛弃的剑正被人慢慢地拾起,重新交还到他手里。那人有着和他相同的模样,只是眉目之间成熟了些,笑起来也更加狂放不羁。

他对他说:“喂,别睡了,快起来,还有人在等你呢。这几天谢谢你照顾朱樱啦!放心吧,你和他很快就会在属于你们的时空相遇,虽然那时你可能不再记得他,但你一定也会像我一样喜欢他的哦!”

窗帘被重新拉开,灿烂的阳光洒进昏暗的房间,月永雷欧穿上了久违的梦之咲制服,放在门把上的手已经不再颤抖。墙上的日历显示今天是学校的休息日,他无所谓地打开门,朝着那明亮得有些刺眼的道路走去。

街旁的音像店里放着最近流行的新歌,熟悉的歌声使得他止住了脚步。

从店里匆匆走出的少年捧着好几个装满了成套纪念光盘的纸箱,包装精美的纸箱上印有醒目的组合logo——Knights。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月永雷欧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只来得及看到一头红色的短发。

他摇了摇头,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少年也在此时回过了身注视他。

他并不确定自己要前往哪个方向,只知道在那未知的尽头,一定有不止一个人在等待着。


评论(2)
热度(3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