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泉真]亲亲(下)

* 小真生日快乐!终于在这天把下篇咕出来了~

* 主泉真,轻微凛绪;时间线和凛绪篇一样是在真夏之后;我爱吃醋,吃醋使我快乐

上篇(主凛绪)


被来自普通科的女生拦截在放学路上的那天,游木真正美滋滋地咬着一根草莓味pocky。

“拜托了游木学长,请帮忙把信交给濑名学长吧!”

朝他深深弯腰的女孩子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粉红色并伴有香水味的信封高举到他面前。

他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稳了稳鼻梁上的眼镜,咬碎了口中的pocky,“那个……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本人呢?”

“我看濑名学长平时和游木学长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而且游木学长人比较好说话,所以……真的不可以吗?”

“……”

虽然游木真很想问她哪只眼睛看到他和濑名泉关系很好,但被女孩子用三分恳求三分可怜再加四分撒娇的眼神不断地拜托后还是一愣一愣地接过了那封告白信。

“有什么好为难的阿木?你不是天天被裙带菜前辈追着表白吗?”知心好友明星昴流在听了游木真的陈述后波澜不惊地道。

“那不是表白,是骚扰。”

“那个女孩长得可爱吗?”

“可爱。”

“啊……有点嫉妒呢!她到底看上裙带菜头什么?”

“泉前辈作为偶像本来就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他被人告白,你很在意吗?”

“不在意。”

“欸……为什么没人跟我表白?”

“我也没有啊。”

“你有裙带菜。”

“我没有。”

“你有。”

坐在一旁休息的衣更真绪打断了两个笨蛋队友的对话,“说起来,我一会儿要去Knights那边接凛月一起回家,要是真你实在感到为难的话,那封信我可以顺道替你带给濑名前辈哦?”

 

女孩子们到底看上濑名泉什么呢?

游木真站在操场边上状若无意地仰头瞥向教学楼三楼的某个教室,刚好能看到坐在窗户旁边的位置上的濑名泉。那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侧脸,低头认真记笔记的专注模样,配合着恰到好处打在其身上的明黄色太阳光线,像极了从少女漫画中出来的王子型头号男主角,让人不喜欢都难,更别说站在舞台上散发着偶像光芒的那个骑士濑名泉了。

游木真觉得,即便自己不是女生,也能大概理解她们喜欢这个人的心情。

那天晚上衣更真绪告诉他,告白信已经送到了濑名泉手上,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拆开来看,也没有随手扔掉,一脸淡定地把信收起来就走了。

游木真瞬间明白,濑名泉肯定不会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表白,也许确实是他太大惊小怪了点,同为偶像,这种事本就该理所当然地无视或拒绝。

悬在心上的那颗石子总算能够安安稳稳地落下了。

可还没等他弄清楚到底哪来的石子,隔天的放学路上他又看到了那个拜托他送信的女生,还有站在她面前的濑名泉。

由于距离问题他听不见他俩的对话,也看不太清两人的表情,只见濑名泉把一个大大的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了女生,对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而那女生则在原地站了片刻才慢慢地往另一边走。

刚落下的石子再一次沉甸甸地压在他心上。

他又抬起头,堪堪对上了濑名泉从三楼投来的视线。

濑名泉朝他招了招手,刚展开的笑容却在下一秒凝固在脸上。

“阿木,别傻站着,快躲开!”

回过头的他只来得及看见一坨不明物体迎面而来,失去意识的一瞬,周围响起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老师,游木同学被沙包砸晕了!”

“快送去保健室!”

“谁力气大的,过来帮一下忙啊!”

“老师,三楼那里有人好像要跳下来了!”

“不,他跟隔壁班的同学借了热气球,所以为什么会有热气球?”

“……”

 

游木真梦见自己掉进了海里,本就沉甸甸的胸腔被源源不断灌入的海水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浮沉之间,耳边依稀还能听见濑名泉的絮絮叨叨:“游君怎么还没醒?要不要直接送去医院?你们这群碍事的人都给我走开,我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游木真立马就醒过来了。

濑名泉那张号称价值一亿的脸几乎占满了他的视线,也让他明白那份压得胸口喘不过气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泉前辈,请不要趴在我身上。”

“我在检查游君脸上的伤,要是毁容了怎么办?游君还有哪里疼吗?哥哥给你揉……”

明星昴流从后面迅速冒出并拉开了濑名泉往游木真身上摸的手,“阿木是被沙包砸到了头,又没有砸到脸,该检查的是他的脑袋吧!可怜的阿木,本来智商就不高,这么个砸法会不会直接变智障啊?”

游木真:“……”

“喂,区区橘子头,不要随便诅咒我的游君好吗?超烦人!”濑名泉再度推开碍事的人挤到他面前,“放心吧游君,不管你是不是智障,哥哥我都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游木真捂住了脸,无力地说:“你别再说了,我头疼。”

“哪里疼?让我看看……”

他一把拨开了他的手,“不要,你别碰我。”

空气中掠过了尴尬的安静,只有明星昴流不解的声音。

“阿木怎么生气了啊?”

游木真干脆翻过身,不去看离他最近的那张写满了讶异和不安的脸。

最后还是姗姗来迟不明就里的佐贺美老师把围在保健室里面面相觑的一众学生都打发走,游木真才松一口气。

佐贺美阵告诉他头没事,也不会变智障,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可以自行离开。

游木真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再睁眼已过了放学时间。他从床上爬起来,才看到保健室的角落里还坐着个人。

濑名泉大概是趁着佐贺美老师不在再度摸了进来,又怕吵醒床上的人,就把椅子搬到了与床有一定距离的角落里静静地守着,结果连自己也坐着睡着了。

游木真走到那个抱着双臂闭目沉睡的人跟前,犹豫着要不要出声唤醒他,那颗银灰色的脑袋忽然毫无自觉地垂向了另一侧,眼看就要连带着身子从椅子上栽下去,游木真连忙伸手接住那往一边倾的身子。

濑名泉在那双手碰上自己肩膀的一霎就醒了,他继续装模作样地闭着眼睛,不动声色地赖在那个温暖而不知所措的怀抱里。

游木真身上有着他熟悉又眷念的味道,就像小时候,游木真偶尔会在模特工作后累得靠着他打瞌睡,那犹如天使般可爱的睡颜,让他有好几次都忍不住低头往那白嫩嫩的小脸上亲一口。

就在他沉溺在怀抱和过去里差点就要再度睡去时,他听到了保健室门口处传来佐贺美阵的声音:“游木同学还没走吗?濑名同学也在啊?是睡着了吗?我帮你把他抱到床上好了,你快回去吧!”

“好、好的,那麻烦老师了。”

“等等!我要跟游君一起走!”

“…………”

“泉前辈你是在装睡吗?”

“……”

 

“游君,等等我啊!你到底怎么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我的气但也别不理我啊!我送你回家吧!”濑名泉一路追着游木真来到早已空无一人的2A教室,好不容易逮到了人,便死死地拉住不放手。

“请不要这样拉着我,泉前辈都有女朋友了,以后就别再对我做奇怪的事情了吧!”

“哈?什么女朋友?”濑名泉停下了动作,“你今天果然很奇怪呢,游君。”

“奇怪的人是你吧?那封告白信你不是都收下了吗?你们还见面了吧?”在忍不住把压在心底的石子取出来摊开在彼此面前那一刻,游木真就开始后悔了,他挣脱了他的手,背起书包就走,“算了,反正也跟我没关系,希望泉前辈以后别再——”

教室门砰的一声在他面前重重合上,身后一片阴影压了过来,把他困在门和一堵名为濑名泉的人墙之间。

“哥哥我啊,最近被一个狂热粉丝盯上了,可因为是粉丝又是在同一个学校,刚开始被不断送信送礼物和跟踪的时候并没有十分干脆地拒绝和赶人,只能尽量绕路避开。这种感受你懂的吧?游君。”

“你是说……”

“嗯,就是那个女生。我没想到她会找上你,本来以为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其实游君也可以直接拒绝的吧,或者来跟我商量一下也行啊!”

“我、我不知道她是那种粉丝啊……”

濑名泉叹了口气,拍拍他的头,“游君真是单纯呢。”

“那你和她见面是?”

“我把她之前给我的信和礼物都退还给她了。抱歉啊游君,这次是我处理得不好。我都跟她说清楚了,希望她能继续以正常粉丝的身份支持我,那些东西我以后都不会再收了,也请她不要再来找你,如果她还是要做那种事情的话我就只有把这一切报告给老师了。”

“哇……突然觉得泉前辈好帅呢。”

“游君你是夸我了吗?是夸我了吧!再夸一次啊游君!我要录下来!”

“不要。”

“那游君现在还生气吗?”

“不了。”

“那哥哥可以抱抱你吗?”

“不可以。”

“欸……”

“不过真没想到泉前辈也有被粉丝骚扰的一天呢。”

“哈?你那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超烦人的。而且再怎么说我对你做的事情跟那些粉丝又不一样。”

“是不太一样,你比他们更可怕哦!”游木真从撑在自己两侧的双臂中钻了出来,打开门走出教室。

“别太得寸进尺地吐槽我了,游君。”濑名泉自顾自地紧跟在他身后,“除了我谁都不可以用那种方式接近你,不管是粉丝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不能抢走我的游君。以后哥哥每天都亲自接你上学和放学,就这么说定了。”

“别擅自做决定好吗?我拒绝!”

“为什么啊游君?你看睡间和他家那位幼驯染,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呢!”

隔壁教室趴桌上睡觉的朔间凛月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不行就是不行。”

夕阳透过窗暖暖地洒在经过走廊的人身上,游木真止住了脚步,心中那颗压得他老不舒服的石子咚地投入了深不见底的海里,泛起的涟漪瞬间就被一波接一波的白色浪花所吞没。

濑名泉失神地望着那张跟年少时几乎没两样的侧脸,与此同时,一个五官扁平脑袋圆圆的布娃娃有些迟疑地轻贴住他的脸,如同小时候他对他的亲吻,小心翼翼地,生怕惊醒睡梦中的人。

“但是这样可以。”游木真把那个他并不想承认是照着他外貌做的丑娃轻轻按在濑名泉的脸上,“亲”了一口。

“游君你,哪儿找来的丑娃?”

“从你衣服口袋里掉出来的,居然还随身带着这个,太恶心了吧泉前辈。”


评论(4)
热度(39)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