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一)

旧文,首发JJ专栏,给空置已久的LOFTER除除草=w=顺便熟悉一下这块神奇的地方。

===========================================

一、这是意外

 

那日,天子刚下早朝便直奔寝殿。

屏退了众人,他往龙床边一坐,望着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头上一小撮呆毛的那团“东西”,淡笑着道:“还不起床?”

“……”床上那团没反应。

“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了。”

“……”床上那团把自己捂得更紧,还是没有回应。

天子连人带被子一整团抱住,慵懒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无奈,“无异……”

他轻唤着他的名字,却只换来对方不情不愿的哼哼。

“那么,今天我们都别起来了。”他说完把手伸进那被子里。

轻拢慢捻抹复挑。

“唔……”被子里的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不满的呻吟,“夷则,别闹!”

夏夷则听了轻轻一笑,不但没有住手,更变本加厉地往对方腰部以下游走。

簌簌的轻微声响忽而自窗外传来,那是夏夷则无比熟悉的偃甲鸟翅膀抖动的声音,他眉头一皱,停下了动作。

果不其然,龙床上那团以极快的速度一坐而起,探出半个光溜溜的身体,那偃甲鸟随即翩然停在了他的手上。

乐无异驾轻就熟地触动机关,安尼瓦尔的声音便从中传了出来,跟往常一般,大致说了下西域那边的情况,末了安尼瓦尔说道,大多数城镇的水利偃甲均已修建妥当,剩余小部分因建造过程中出了问题而搁置,需要乐无异亲自前来处理。

“男儿志在四方,我狼王的弟弟,怎可被一个白脸小子给困住?!我狼王安尼瓦尔,在西域等你!”

而此刻,狼王口中的“白脸小子”正把一件外衣披到了乐无异身上,“你还没告诉你那位哥哥我的真实身份?”

乐无异转过头朝他讨好般地笑笑,“我这不是怕他一怒之下提着刀闯进宫里来抢人么?”

“那……不知乐兄接下来作何打算?”

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一丝不爽,乐无异收起了笑容,“夷则,我……”

夏夷则心知他已作出决定,眼看着相聚才不过短短数月便又要暂时分离,不禁怄气道:“看来在乐兄的心目中,在下仍是比不过相认不多久的兄长,罢了,你去吧!”

“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明明知道,老哥那边需要我。”

“朕更需要你。”夏夷则从后面环住他,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温热的气息引得乐无异的颈侧一阵瘙痒,“若是朕命令你,必须留下来呢?”

即便知道乐无异不吃这一套,他依旧循循善诱:“西域那边,我可以给狼王加派人手,你作好修理方案和图谱,我差人快马加鞭送过去,如此可好?”

“不好。”怀中人露出意料之中的倔强表情,“不亲自过去一趟我不放心,待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我立刻赶回来。你忘了我有馋鸡吗?”

“乐无异,你敢抗旨?”他故意板起脸。

“恕难从命。”乐无异一字一句,固执而肯定地答道。

“无异……”天子放软了语气,带着点点哀求。

“夷则,你别这样。”乐无异安慰似的拍拍他环住自己的手,“知道吗?你有时抱得太紧,我会难受。”

“……”

天子放开了他,拂袖而去。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喵了个咪!自从当了皇帝,夷则动不动就爱发脾气……”乐无异回到家中,一边收拾行李和偃甲一边自顾自地抱怨着。

“喵呜~”肉包在一旁撒娇似的蹭蹭他的脚。

乐无异抱起爱猫,给它顺了顺毛,“肉包啊肉包,伴君如伴虎,本偃师的命好苦啊!”

“喵呜!”本该眯眼享受主人爱抚的肉包此时忽然瞪大了圆圆的双眼,嗖的一下跳到乐无异放床上的那堆偃甲玩意儿中,自个儿耍得不亦乐乎。

瞬间遭到冷落的大偃师终于受不住接连的打击,扑倒在床上叫苦不迭:“连肉包也不理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想起自己曾半开玩笑地对夏夷则说要一起离家出走,只是如今夷则不在身旁,无人与他“共襄盛举”。

夏夷则一定不知道,若他那时没有一口拒绝,哪怕是天涯海角,乐无异也愿随他同去。

深深地叹一口气,乐无异重新坐了起来,伤春悲秋并不适合他,还是早日到西域办完正事要紧,回来拉下面子去天子面前认个错,再想想说些什么好话把这位别扭的皇帝陛下哄一下。

正想着,“哒哒哒”的声音突兀地自一旁传来,等乐无异反应过来时,白烟已从那一堆偃甲之中滚滚冒出……

那一天,整个乐府的人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乐大少爷的偃甲爆破意外所支配的恐怖。


评论(5)
热度(20)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