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二)

二、绝无后悔

 

夏夷则赶到乐府,便听到下人们在讨论。

“少爷太可怜了啊!年纪轻轻的就……”

“唉,最可怜的还是老爷和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呐!”

“呸!少爷还没挂,只是昏迷不醒而已!你再乌鸦嘴,小心——诶?这位公子,您找哪位?”新来的婢女终于注意到了傻站在自家门前的夏夷则。

此人仪表堂堂,身上虽穿着看似普通不过的灰黑色兜帽长袍,观其面目却是一派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一瞧便知其非寻常家的百姓,而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威严与气度更是教人不敢直视。

婢女看得脸上一热低下了头,这小哥长得真俊啊!

“……公子?”见来人依旧呆呆的没有回应,她只好重新抬起头询问道。

“无异!”夏夷则从刚才接收到的信息中回过神来,心下大乱,手指迅速捏了个诀。

婢女只觉眼前一花,见对方脚下法阵忽现,顷刻之间便连人一同消失在眼前。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临时准备的客房里只有乐绍成一人,守在榻旁大半天的傅清姣刚被他劝去了休息。听见声响的他回过头,见着夏夷则后微微一愣,正要下拜行君臣之礼,夏夷则连忙搀起他的手。

“此时此地,在下的身份仅是太华山弟子夏夷则,伯父无需多礼。”

“陛——夏公子。”乐绍成仍是朝他恭敬地作了个揖。

夏夷则的视线越过他来到静躺在床中的人身上,“无异他……”

“大夫说,无异的头部在偃甲爆炸之时躲避及时,并没有受到太猛烈的冲击,只是不知为何至今仍不见清醒的迹象……”

夏夷则稍定心神,想到乐无异此前也曾于宫中研制偃甲而发生过各种小意外,此事极有可能跟他提到过的什么磁极装反、灵力失控有关。

与乐大偃师接触得多,夏夷则也对偃术这门看似高深的学问多少有了些许了解。

“伯父莫急,在下离宫前已吩咐御医赶过来看无异,相信片刻便能到府上。”

“微臣谢过陛下。”

“说了不必多礼。”夏夷则摆了摆手,“在下想到无异的房中看看,烦请伯父带路。”

乐绍成看他一眼,轻叹了口气,应声走在前头。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孩儿自知不孝,但今生今世唯独爱夷则一人,还望爹娘成全。”乐绍成还记得,那日千里迢迢从西域回来的儿子跪倒在他们两老跟前,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坚定。

一家人关起了房门,乐无异向爹娘简单诉说了自相识到一同游历,再到流月城事件之后分道扬镳,与夏夷则的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直到夏夷则后来亲赴西域寻他,两人才正式确定了彼此心意。

儿子离家数年,难得一家团聚,乐绍成本就狠不下心来责骂,加上妻子身怀六甲,不宜动气,只得硬着口气责了一句:“逆子!”

傅清姣本也不是固守传统的妇人,自然知晓丈夫的心思,虽也无法立时接受,也只能跟着叹息一声道:“找个时间请夏公子过来吃顿饭吧!”

乐无异喜出望外,第二天便欢天喜地地把夏夷则拉了过来。

乐绍成自是认得当今天子的容颜,当场脸色大变就要下跪,是夏夷则及时拦住了他。傅清姣虽觉有异,却也不便当面向丈夫细究,只当贵客好生款待了一番。

“好你个臭小子,什么太华山弟子,竟是刚登基的新帝,曾经的当朝三皇子!”一顿饭下来,心中百般纠结的乐绍成恨不得把乐无异的脑袋瞪出几个洞。

夏夷则离开乐府时,乐绍成亲自送他到大门口,并借故支开了乐无异。

“伯父。”正要开口,夏夷则却先他一步诚然道,“我对无异,乃是真心。”

那神情语气,竟像极了昨日跪在他面前的乐无异。

不远处的暗影里,傅清姣望着丈夫和那个身姿挺拔的男子,既无奈又释然地摇了摇头,对身旁的人道:“你这孩子,莫要后悔才好……”

“我对夷则,绝无后悔。”


评论
热度(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