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三)

三、喵了个咪

 

乐绍成刚把夏夷则带到乐无异的房间,便有下人前来通报御医来了。

“请恕老夫先失陪,陛——夏公子请自便,有事吩咐下人即可。”

“好。”

独自站在那个满目狼藉的房间,夏夷则捡起那堆焦炭似的零件看了许久,还没待他瞧出个所以然来,便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碰自己的脚,低头一瞧,竟是乐无异养的那只大黄猫。

他还记得乐无异带他来府里时曾经抱着那只猫得意地作介绍:“这是我的猫,叫肉包,很可爱吧!”

其实夏夷则想对乐无异说,你比它可爱多了。

“喵呜!”

夏夷则再度垂首,见肉包正努力拨弄地上的某个偃甲零件到他脚边。他疑惑着蹲下身捡起了那零件,仔细一看竟是一块造型别致的小石头。

“凝音石?”夏夷则在乐无异那见过几次这种石头,正是藏在偃甲鸟腹中用作传音的零件,但仔细看手中的这块石头却又跟一般的凝音石有些区别。

“夷则夷则!”

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夏夷则吓得差点握不住手里的石头,“无异?!”

“太好了,你果然能听见!”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

“你先冷静点听我说,这是我最近新研制的一种偃甲,和偃甲鸟差不多,利用凝音石来传音,不同的是它可以用某种动物作为媒介,让自己能亲眼看见身边的人和事物,但是我做到最后都没有成功,总是弄不懂差了些啥,直到爆炸那一刻我看到这偃甲在发光,匆忙中便抱住了肉包和它,于是我终于明白,原来它缺的是一魂一魄!”

“慢着,你的意思是……”夏夷则单手抚额,努力消化着他的话,“你在发生意外之时被它吸去了魂魄?”

“没错,这大概也是我昏迷不醒的原因。”

“可有解救之法?”

“这……我会努力想出办法。在这期间,夷则你要一直把这石头和肉包带着,这样我才能看到你,跟你说话。”

“肉包?”

“对啊!这石头的主要作用是贮存灵力和传音,肉包是寄存我魂魄的媒介。”

夏夷则抱起了肉包,望着那圆溜溜的浅褐色猫眼,仿佛看到了那双总是带着笑意看他的明亮眼眸,还真是跟主人十分相像。

夏夷则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不许笑!”肉包在他手里发出不满的呜咽,旁人看来只是在喵喵叫,只有夏夷则能自凝音石里听见它说的话,“喵了个咪,本偃师就是不小心让魂魄附在了一只猫身上,有啥好笑的!”

“在下只是觉得,乐兄这回总算能够乖乖呆在家里,不必四处乱跑了。”

肉包毫不留情地啃住了他的手。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你说今天出现在咱府上的那位公子是什么来头?我看老爷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样子。”难得闲着无事,乐府里的下人们聚在一起嗑瓜子。

“你是新来的肯定不知道,那位夏公子可是少爷的至交好友,几个月前还跟少爷来过府中吃饭呢!”资深家丁吉祥淡定地开口道,“依我所见,夏公子定是朝廷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们看他前脚刚到,御医后脚便来为少爷看诊,那可是皇帝老子才有的待遇。”

“可是……我瞅着那位公子怪怪的,刚才我路过少爷的房间,看到他抱着少爷的猫在自言自语,那表情还跟对着个心上人儿似的!”

“不是吧?!唉,可惜生了张这么好的脸……”

“别乱说话,小心人家往圣上那告咱一状,到时候不止我们吃不了兜着走,连老爷也要遭殃!”吉祥及时打住了这个话题,却不知当事人早已把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藏在他们身后拐角处的夏夷则转过身去,对怀里的猫笑道:“乐兄,你府上的下人们似乎对在下颇有误解,这可如何是好?”

“随他们去呗!难不成你要砍掉他们的头?”

“在下可不想成为昭明剑下的亡魂。”虽然如今那神剑的主人正变成了一只猫窝在我怀里……夏夷则把后面那句话咽了回去。

“哼哼,你知道就好!”乐无异在他怀中眯了眯眼,“夷则夷则,我想吃鱼~”

夏夷则脸色微变,“乐兄换个菜可好?”

“不行,我现在是猫,猫当然要吃鱼。”

“……乐兄,你是在故意气在下么?”

乐无异仰起脸,浅褐色的眸中泛着欲求不满的水光,“我、要、吃、鱼!”

夏夷则再一次抬手抚额,“别用这张脸卖萌,回头我让御厨给你做便是。”


评论
热度(5)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