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四)

四、我喜欢你

 

就这样,肉包被当今圣上以“代为照顾好友爱宠”的理由领回了宫中抚养,一同被带走的还有乐无异的另外一只宠物馋鸡,而昏迷不醒的乐无异本人则继续留在定国公府中,每日指派御医前去看护。

天子虽然仅吩咐好生调养着乐公子的身体,并未要求把他给治好,但御医们仍旧不敢怠慢,毕竟天子身边的人谁不明白陛下与乐大公子的关系,只是人人都识相地绝口不提烂在心底,所以御医们均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那位躺在床上的大少爷,哪怕是用尽宫里最最上等的药材和补品,生怕哪天乐无异稍有差池,他们也会因此一命呜呼。

却不知,此时真正的乐大少爷正在天子的殿里津津有味地啃着一尾鱼。

“夷则,别忘了叫御厨给馋鸡弄两条猪腿,它应该也饿了。”

“唧!唧唧唧!”馋鸡在一旁愉悦地附和。

夏夷则懒得跟他多说,馋鸡两个时辰之前才吃了整整一只烤鹅,那还是朕的午饭呢!

望着盘子里的鱼渐渐被啃得只剩下了鱼骨,夏夷则突然觉得心很累。他走到殿外,抬首望向那再熟悉不过的金黄色檐瓦。

记得那日也是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正值先帝病危,他回归朝中投身皇位角逐,在那些个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的日子里,曾经与伙伴们月下畅饮、并肩作战的点点滴滴似乎已离他远去。

“一段时日不见,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冷了点。”乐无异坐在房檐,手搁在曲起的一只膝盖上,另外一只脚则垂在檐下晃晃悠悠,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阳光洒在他那根根分明的深棕色睫毛上,仿佛给那张含笑的脸庞赋予了不一样的光彩,深深印进天子的眼里。

夏夷则眨了眨快要被闪瞎的双眼,“乐兄倒是一点也没变。”

乐无异一跃而下,在他跟前稳住身形,拍拍他的肩膀,“我从西域回来看望爹娘,碰巧听说你也回了长安,就顺道过来找你叙叙旧。”

“既然如此,我们来手谈一局如何?”

“来就来,谁怕谁啊!”

结果那天他与他从日落西山对弈到月上梢头,等到自棋局中走出来才发现两人都不曾用膳,乐无异干脆拉着他溜出宫外,到酒楼吃了几个小菜,喝了几坛烧酒,方才尽兴而归。

乐无异醉得厉害,夏夷则把连路都走不稳的他一直送到了乐府门口,正要告辞,忽觉后背一热。

“乐兄?”夏夷则僵直了身,侧首看向那个把头埋在自己背上的人。

“夷则……嗝,我明天就启程回西域,今日一别……嗝,不知何时才会再相见……”乐无异打着酒嗝,在他背后闷声道。

“一定还会再见,我等你……不,无异,你要等我。”

“……”身后早已没有了声音,只有轻微的鼾声传来。

夏夷则慢慢转过身去,把早已熟睡的人揽入怀里,小心翼翼地收紧了双臂。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评论
热度(3)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