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五)

五、昏君何妨

 

“乐兄在做什么?”

“看师父留下来的图谱,找找有没有能让我变回去的方法。”

“可有收获?”

“暂时还没有。”

“这些你以前已经看了不下百遍,若真有办法,也不至于会变成如今的模样,还是随在下静候师尊的消息为好。”夏夷则说完便面无表情地命人进来收掉那些杂乱铺在地上的偃甲图谱,随后坐在桌案旁看起了奏章。

“夷则你又别扭了。”乐无异轻瞥了他一眼,跳上桌案与他平视,“身为一个偃师,肯定可以凭一己之力变回来,你可别小瞧我。”

“是,在下相信乐兄一定能够变回来,毕竟……”夏夷则伸出手顺着它的头往后摸,用只有双方才听得见的声音呢喃道,“在下也不愿每天抱着一只猫入睡,还是抱人比较舒服。”

“你……你这个昏君!淫贼!逸尘子!”肉肉的掌心打在那张笑意不改的脸上,乐无异没敢伸出利爪,那力度就跟搔痒一样。

刚抵达殿内的闻人羽正好撞见这么一副情景,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闻人来了!”乐无异第一个发现正要退到门口的她,随即欢脱而友好地扑了过去。

“啊啊啊——别过来!快走开,走开啊!”向来对毛茸茸的小动物避之唯恐不及的闻人羽边尖叫着边往后倒,“哐当”一声不小心弄破了一个古董花瓶,“呀!夷则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没钱赔你,我给你做牛做马好不好?”

夏夷则抚额,“算了,无异,你先从闻人头上下来。”

“无异?”闻人羽拨了拨被弄乱的刘海,“你说,这只猫也叫无异?!”

“不,它就是无异。”

闻人羽这才看清了那只用淡褐色眼眸盯着自己的大黄猫,顿觉得它眼熟,“不对,它不就是无异家里养的那只叫……叫肉包的猫吗?”

“虽然这有些难以解释,但它的确是无异。”夏夷则耐心地把事情的缘由给闻人羽讲述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跟夏夷则一样早就见识过乐无异偃甲“威力”的闻人羽很快也冷静了下来,“我听说无异受伤,还从百草谷带了一些草药赶过来,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乐无异又不死心地蹭到闻人羽的脚边喵喵叫,“好闻人,我要抱抱!”

闻人羽还是不太习惯地后退一步,“它……它在说什么?”

夏夷则咳了一声,“它在向你撒娇,你……可以抱一抱他。”

“不要!”斩钉截铁的回答。

乐无异不得已使出了“必杀技”——躺在地上打滚。

“它在干什么?”

“……卖萌。”

“……”最终,百草谷星海部天罡闻人羽宣告投降。

“好重!你都喂它吃了些什么?”

“鱼肉。”夏夷则按捺着内心的痛苦道出事实。

闻人羽十分理解地看他一眼,“辛苦你了。”

夏夷则不语地望着那只埋首在闻人羽胸前眯起了眼的猫,脸色渐渐变得不大好看,心下暗暗决定把今天的晚饭改为吃素。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闻人羽走进御书房的时候,夏夷则刚把手上的最后一份奏折批阅完毕。

“无异呢?”

“睡着了。”

“你是不是有话要说?”见她有些忐忑地立在一旁,夏夷则搁下了毛笔问道。

“这几天在宫里,我听到了一些流言。”闻人羽坦言,“无异如今这个模样,说实话,你有何打算?”

夏夷则一笑,并未直面回答,“闻人,你我虽相识多年,但相比之下,无异与你认识相处的时间更长,你又可知他会怎么想?”

“的确,他在西域那几年经常用偃甲鸟与我传信,我能感觉到,那些日子的他是随性而且快乐的,可是……自与你一起后,他有很多事都没再跟我说。”

夏夷则漫不经心地抚过桌上的偃甲鸟,“你是不是也怪我把他困在了这座深宫里面?”

闻人羽垂下眼眸叹息道:“他若是想逃,谁也无法困得住他。”

“你说得对,他若想逃,没人能够拦住,即便身为天子,我也奈何不了他。”夏夷则苦笑着触摸偃甲鸟的翅膀,“他是自由的,他属于外面那广阔的天地,我只是怕一旦放他离去,他就不会再回到这牢笼中来。我坐拥着这万里江山,却唯独害怕留不住一人,说来岂不可笑?”

“夷则……”

夏夷则摆摆手,示意她看向堆放在旁的奏折,“你可知这里有将近一半的奏章,都是在对皇后之位悬空已久的非议?那些老臣何尝不是每日用尽各种理由来逼朕选秀,充盈后宫?外头的那些流言,朕知道,无异肯定也知道,只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

夏夷则摇了摇头,“我终此一生,独心系一人。任旁人如何品头论足,只要我还坐在这龙椅上一日,便定会为他遮风挡雨。”

闻人羽怔忡了片刻,终无奈笑道:“无异在西域时曾经跟我说过,夷则你要是当了皇帝,定然会是个明君,如今看来……”

天子悠然轻笑,风从开启的窗外灌进来,拂过他浓墨般的长发。

“为他,当一个昏君又有何妨?”

一根毛茸茸的黄尾巴悄无声息地自窗外一扫而过。


评论
热度(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