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乐无异,喵了个咪(六)(完结)

六、伴君左右

 

夏夷则站在侠义榜前,望着那个总是高高占据榜首的名字,想起那阵快意江湖的日子,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江山代有才人出,曾经那个“风流侠少逸尘子”早已跌出了侠义榜排名,如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代偃师乐无异”。

他一手握紧手中长剑,另一手熟练地竖起两根手指捏了个诀。

乐无异虽已习惯一觉醒来看不到夏夷则,可是这次好像有些不寻常,天子再忙也不曾整整一天不见人,直到在御书房中找到了来自太华山诀微长老清和的信笺——

“弟子逸尘如晤:汝之留书为师已阅,魂魄还原之法需备齐火魂与冰魄各十,并施以灵力合成还魂引方可施展。待一切准备妥当,为师当可助汝一臂之力。”

“火魂和冰魄?莫非夷则……”乐无异心下暗叫不妙,闻人羽临时接到百草谷的任务已启程离开长安,自己此时又是这副模样,夏夷则只能孤身前去打妖怪。

“喵了个咪,夷则那体质最容易引怪拉仇恨,每次战斗都弄得一身的伤,他一个人怎么打得过?!”乐无异坐在馋鸡幻化而成的鲲鹏背上,在那几处最有可能取得火魂与冰魄的地方寻找着那道孤军奋战的身影。

“道之所御,凶妄尽伏!”

在星罗岩,乐无异终于从那蓝色的法阵中看到了那个正在发号口令施展技能的人。

随着最后一只怪物在一声惨叫后倒下,夏夷则以剑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冰魄,恍惚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夷则,夷则,夷则!”

那熟悉的声音和语调,夏夷则不用回头就知道来者何人。

“乐兄为何会来此地?”

“还不是来找你!”乐无异眼看他一副快要倒下的模样,此刻竟无比痛恨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就连想要扶他一把也无能为力,“你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药带在身上?”

夏夷则摸了摸它的头,“没事,易骨之痛都曾尝过,区区皮肉伤能奈我何?”

“你别再说话了,快到馋鸡背上来,回去找人给你疗伤!”乐无异看着他血色全无的脸,料到他肯定受了内伤。

夏夷则微笑道:“看到乐兄这般为在下忧心,此番受伤值得。”

“……傻夷则。”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乐无异作为人重新醒过来之时,肉包正蜷成了一团在他床尾睡得安稳,爹娘满脸喜色地对站在一旁的清和道谢,唯独没有看到夏夷则。乐绍成告诉他,夏夷则内伤未愈,加上施行还魂之术伤及元气,已被先行送至客房休息。

“我要去看他。”乐无异急忙想下床,却感到脚下无力,连站都站不稳。

“乐公子的身体多日未曾活动,自当慢慢调整适应,眼下还不可随意走动,还望先好生休养几日。”清和一身仙风道骨,面容沉静地立在床前对他说道。

“不行,夷则现在不知道怎样,我一刻也等不了,客房走几步就到了,道长请放心!”乐无异说着便要强行站起,乐绍成和傅清姣只得手忙脚乱地唤来下人搀扶他走出房外。

清和目送那在众人簇拥下颤巍巍远去的背影,无奈摇头道:“当真痴儿。”

乐无异刚到客房门口就找了个借口支走爹娘和下人。

“夷则!夷则!”

还未走到床榻前他便脚下一软,夏夷则在听到脚步声时就已起来,及时抱住了他。

“数日未见,乐兄不必行如此大礼。”

乐无异瞪他一眼,旋即在他身上乱摸一通,“让我看看你的伤,还有没有哪里痛?”

“看到乐兄安然无恙,在下的伤便已痊愈大半。”夏夷则抱着他不愿放开,他埋首在他的肩上,嗅着那身上散发的淡淡的药香味低喃,“好久没有这样抱你了,无异。”

“夷则,我快要透不过气了……”

夏夷则不顾他的抗议,双手紧紧地搂着他。

乐无异停止了挣扎,乖乖呆着一动不动,他听见夏夷则在他耳边说道:“无异,跟我回宫,不要走了。”

“可是我——”

夏夷则没有给他机会说出接下来的话。

被吻得头晕目眩的乐无异腿再度一软放弃了抵抗,其实他想说的是,他早就已经离不开他了。

 

——我是真·傻白甜的分割线——

 

“夷则,你知不知道我为何要做这么一个偃甲?”乐无异举着那块夏夷则之前随身携带的凝音石,浅褐色的瞳孔在夕阳的映照下愈发显得闪闪发亮,“我是希望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能够第一时间看到你,知晓你在做什么,还有……可以随时随地听到你的声音。虽然这次失败了,但总有一天我会像师父一样,做出世上最厉害的偃甲给你看。”

“好。”夏夷则把他的手牢牢握着,仿若那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终有一日,我会亲自陪你踏遍五湖四海,伴你看尽河山万里。到了那时候,再也没有皇帝李焱,有的只是夏夷则。”

夕阳沉沉落下,映出了窗前相偎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肉包懒懒地打个呵欠,继续窝回软榻做它的美梦去了。

 

(完)


(作者的话:写这故事完全是一时抽风开的脑洞,然后我承认结尾收得比较匆忙,写完已经不晓得自己想表达神马=。=无论如何,明志以外的同人第一次就献给了古剑二这对好基友西皮,感觉自己还是比较适合撸现代文吧。尽管也知道这么渣的文没几个人看,还是简单补充一下,窗外那条尾巴是乐乐无疑,黄桑的心底话他都听到了,加之后来夷则为了他去刷怪受伤,小天使怎么可能不被打动呢?他是心甘情愿为了黄桑画地为牢。至于后位悬空,那当然是黄桑私心留给乐乐的,在黄桑心里乐乐是他唯一的皇后=w=关于后宫,黄桑只是说不喜欢被逼着去多纳妃子,并不代表没有,所以不必担心子嗣和皇位继承的问题,黄桑早就定好了后路才会对乐乐作出陪他游历的承诺。这里的夏乐都是可以为对方放弃掉本来拥有的一些东西,而陪伴在彼此身边的人……啰嗦完,就这样,感谢观看XD)


评论(2)
热度(10)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