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夏乐]陌上花开

是乐论坛的活动文,嗯~短篇,OOC,一发完结。

==============================================


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那个无异。

走在我旁边的这个挂着一张冷峻脸的人叫夏夷则,不过我知道他很快就要用回他原来的那个姓名——李焱。

“乐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余下的路恕在下不相送了,你我就在此别过如何?”

“哦,好吧!”想起以后也许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再听见这道沉稳又好听的声音,我竟有些伤感,“夷则,宫中人心难测,自己多加保重。”

“在下明白,乐兄也是,西域路途遥远,沿途多有风险,务必万事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两个大男人,别在这扭扭捏捏的,你快回去吧!”我故作洒脱地朝他挥了挥手,转身走出城门。

送我到这里的人,终归只剩下了他。

“乐兄!”

“说了多少次,叫我无异——”

我闻声止步,回头对上他的目光,那里面一闪而逝的波动仿若是我的错觉,让我不禁语塞。

他微侧过脸,“若累了,大可随时回来,我……我想定国公及其夫人定然会十分挂念乐兄。”

“哈!你放心,我会定期给爹娘传信的,你忘了我有偃甲鸟吗?我也会给你传的。”

“说的也是,只是宫中耳目众多,偃甲鸟传信或许多有不便,在下恐怕……”

“要不这样,我做一个只有夷则你能启动的偃甲鸟吧?”

“好。”

他微微笑着,嘴角的弧度永远都那么好看,竟使得我有些心神不宁。

脸在发烫,我抬手擦了擦汗。

是天气太热了吧?嗯,一定是。

蝉鸣阵阵,热浪滚滚,这该死的夏天。

我情不自禁地抱了他一下。

我会回来看你的,夷则。

 

我是夏夷则,夏天的夏……算了,我如今的名字是李焱。

算算时间,无异离开已整整一年。这一年里面,别说鸟,我连一根毛都没收到。

有好几次从定国公那里旁敲侧击,说是无异每个月都会给家里传信。

连闻人也说她有不定时收到他的偃甲鸟。

很好,就我没有。乐无异,你简直无情无义始乱终弃。

外头的鸟叫声和蝉鸣声吵得人心烦气躁,我挥退随伺在旁的宫人,啪的一声用力关上寝殿的门。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抬头往上瞧,一只折了一边翅膀的木头小鸟正卡在门顶上摇摇欲坠。我用剑把鸟给捅了下来,从它身上积的灰尘厚度来看,这家伙卡在这里已有一段时日。

我端着鸟细细地看,忽然想起无异并没有告诉我启动机关的方法。我尝试了好几种法子,它仍似一具僵直的尸体动也不动。

“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我无奈地对着偃甲鸟叹气,“无异……”

接着我听到咔擦一声,它从我的手掌中蹦了起来,由于一只翅膀已经“受伤”,它跳起来一跛一跛的,甚是有趣。

“夷则夷则,这只偃甲鸟只能分辨你的声音,其他人都不行。怎么样?我这机关够意思吧!要是你打开了它,就说明你终于知道喊我名字,嘿嘿!想我了吧?我跟你说……”

那笨蛋跟我说了好多好多话,包括去了哪些地方,做了哪些偃甲,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个都没记住,除了最后一句——

“夷则,我也想你了。”

我心情甚好地打开了窗,那点鸟叫蝉鸣此刻竟变得十分美妙动听。夏天,真是个不错的季节。

偃甲鸟从手中飞离,带着我唯一的一句话。

我看着它摇摇晃晃地穿过斑驳的阳光,越过茂密的树梢,扑向高高的宫墙,慢慢地,降落到坐在墙头的那个人肩上。

他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西域特有的小马褂,露出比以往黝黑了不少也结实了不少的小腹,得意洋洋地望着我。

我感到有些口干舌燥。

“等了好久也等不到你的回信,我就回来看看。”他从墙头一跃而下,启动了手中的鸟,“先听听你跟我说了什么……”

然后,我好整以暇地看到红晕从他的脸庞一路蔓延到耳根。

“无异,”我翻过窗台,缓步走到他身旁,把那句话原原本本地重复了一遍,“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喵了个咪,你……你靠这么近想干啥?”

“抱你。”

欢迎回来,无异。

 

【注】以下来自度娘(~ ̄▽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出自钱武肃王给他夫人的一封信,意境优美,寓意美好。

 


评论
热度(10)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