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

和小伙伴 @ice-cream 共同开的脑洞,这里是夏乐线~

谈恋爱顺便捉捉鬼,怎么随便怎么来~

以及,第一次撸这种题材,真心不擅长写打怪,不要计较细节orz


前文:(一)


二、试探

 

无边无际的大漠中,被风沙掩盖的身影有些模糊,夏夷则只能勉强看清对方身上的蓝白色长袍、散落至肩头的深棕色长发,以及身后那一抹即将落下的残阳。

他向前走了一步,那身影就在他面前直直地倒下,他才看见对方的胸前插着一柄剑,银白色剑身闪过冰冷的光,溢出的鲜血似艳丽的红莲自胸口绽放。

夏夷则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因为他想起,那把剑是他亲手插进去的。

他用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人的脸,然而下一秒只看到熟悉的天花板。抬手摸了把脸,居然全是泪。

夏夷则起床洗漱完,打开手机一看,清和在QQ上给他发了份离线文档。

“招聘信息?”

“是的,临时助手,你的条件也符合,可以去试试,顺道吸取多一点经验,对将来也有帮助。”

夏夷则扫了一眼薪水,吓得差点连手机都握不稳。

揉了揉眼睛,强迫冷静十秒钟,他继续往QQ敲字:“师尊,您确定这不是骗子?”

“所以才让你去看看,为师已经帮你约了雇主下午见面。我对你的身手有信心,对方不可能把你怎么样,见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

没等他把省略号打完,清和已经把一个地址和联系方式发了过来。

“夷则,太华基地第五期扩建工程能否顺利开展,就靠你了。”

 

夏夷则认命地来到约定的咖啡馆。

其实在他八岁那年被亲妈送到太华见清和,他就隐隐有一种感觉。尽管作为清和最得意的关门弟子、太华基地最优秀的新生代捕魂师,他依然觉得,他是被卖了。

咖啡馆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和情侣,夏夷则找了个位置坐着,便开始按照清和留下的联系方式给雇主打电话。

隔壁桌传来清脆的手机铃声,一个跟夏夷则年纪差不多的男生,正闭眼戴着个耳机摇头晃脑听得甚是投入,微卷的深棕色短发上一根呆毛随着节奏轻轻摆动,一旁响个不停的手机被彻底无视。

夏夷则按下挂断,对方的手机也停止了响动。他走过去,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对方似乎被吓了一跳,抬起头,夏夷则与他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有什么画面在脑海中电光火石般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捕捉便听到了对方的询问。

“有事吗?”

夏夷则稍稍把目光从那双看起来比其他人颜色浅淡的眸中移开,清了清嗓子道:“你好,请问是……肉包先生吗?”

“啊,你就是那个约我面试的!”对方恍然大悟,连忙摘下耳机,笑得眉眼弯弯,“不愧是太华出来的,真好看。”

“……”夏夷则无语地在他对面坐下。

“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那个无异。肉包是我代号,你懂的。”

“夏夷则,代号逸尘。”

做他们这一行,一般都会在工作中使用代号。虽然乐无异这代号有点不那么入流,不过看着那张略带肉感的明晃晃的笑脸,夏夷则并没有感到多少违和。

“好的夷则,你通过了,明天正式开始工作。”

“等等,我可以问这次工作具体是要做什么吗?”夏夷则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还有,请叫我夏先生。”

“那多见外,你也可以叫我无异啊!”乐无异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一张地图,“明天,我们要去这个地方。”

夏夷则看了一眼图中那个小圈,是城郊西边的一处地方,“捕魂?”

乐无异收起了笑容,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找人。”

 

隔天,夏夷则跟着乐无异来到郊外以西的一条小河边,河的上游连着一道小瀑布。

“我的师父前几天出任务时失踪了,我循着线索找到了这里。”

乐无异说完放下肩上的大背包,从里面翻出了一把弹弓。弹弓上没有弹珠,他眯起一只眼,举起弹弓对准瀑布,拉动了上面的橡皮筋,“破!”

蓝光随着破空之声转瞬即逝,瀑布后面的几块岩石凭空消失,通往未知时空的神秘之门仿佛在他们面前悄然开启。

乐无异又从腰间的小挂包里掏出几根绳子和几副扣子,三两下在身上组装好,正要往夏夷则身上弄,后者却退后一步说“不必”。

“好吧!”他收起东西,重新背上背包,按动手上的机关,绳子咻的一下伸进瀑布后面的通道里,牢牢卡在了某个地方,“夷则,我先进去,你跟在我后面打下手就可以啦!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夏夷则望着眼前全副武装的人,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懒得再纠结他对自己的称呼。

乐无异凭借绳子之力使劲一跃到对面的岩壁上,几个起落之间便冲进了瀑布后面。他刚拍掉发梢上的水珠,就见地上闪出一道柔和的光圈,夏夷则的身影随即出现在光圈里面。

收起手上的瞬移符,夏夷则抬眼便瞧见乐无异直勾勾的崇拜眼神。

“真厉害啊夷则,太华果然名不虚传。”

夏夷则顿时被他充满真情实感的夸赞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咳,走吧!”

 

瀑布后面是一条甬道,乐无异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狭长的空间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外面哗哗的水声,还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甬道并不长,两人很快就走到了尽头,是条被岩石和杂草封死的路。

既是死路,哪来的风?

夏夷则刚想出声提醒,就见乐无异朝他的方向扑了过来,猝不及防地把他压在岩壁上,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贴着。

乐无异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对不起,我好像看到个东西……”

夏夷则见乐无异正伸手往自己肩后的杂草丛里翻着什么,微侧过脸,避开那一头不安分蹭来蹭去的松松软软的头发。

半晌,乐无异放开夏夷则,手上多了一只散发着莹莹白光的蝴蝶。

“怎么了?”

“是师父的……”乐无异凝望着蝴蝶出神。

“你师父到底是谁?”

“谢衣。”

“什么?”

“我的师父,叫谢衣。”

“谢衣……你师父是初七?”谢衣这名字在夏夷则印象中只有偶尔从清和的口中提及,一时想不起来也无可厚非,但只要一说起他的代号,那在行内可是如雷贯耳,真不是一般的有名。

乐无异却对夏夷则的话恍若未闻,他轻抚着手上的冥蝶,惴惴不安地一边来回走动一边碎碎念:“师父是我见过最棒的捕魂师,一定会没事的……”

夏夷则站在原地静静地看他,忽而察觉到一丝细微的异动。

“乐无异!”他的话音刚落,就见乐无异身后的岩壁中探出了一只惨白的手。

 

乐无异闻言一愣,鬼使神差般退后了一步,正中那只鬼手的下怀,下一秒就被紧紧掐住了脖子,冥蝶颤动着翅膀飞离他的手。

夏夷则拔出猎魂枪,对着那手就是一枪。那手伴随着一声悲鸣放开乐无异缩了回去,夏夷则举枪朝石壁自左往右射击过去,一连数发银白色光弹,尖叫不断。

乐无异闪身退到一旁,好整以暇地靠在壁上围观。

一道半透明的身影自石壁中飞掠而出,刮起了阴风阵阵。那身影直直地扑向夏夷则,却在距离仅有半米之遥时刹住并急拐了个方向,逃命似的往洞口飞驰。

夏夷则紧追而去,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银白色光剑,一剑甩出,霜雪般的剑光把那厉魂团团围住。

“封!”

厉魂霎时被那耀眼的光芒笼罩,再也无法往前一步。忽然之间,它转过了身,正对着夏夷则屈膝跪下,那没有五官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微躬的腰杆与微抖的身躯却生生透出一股畏惧臣服之感。

夏夷则面无表情地举起猎魂枪扣动扳机,强大的气流卷起了瀑布中的水花,厉魂的身影很快便与水花一道消散。

他收起了武器转身,乐无异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似乎在等着他先开口。

“你在试探我?”

“没错。”乐无异走到他的身旁,笑眯眯地道,“恭喜夷则,你及格了。”

 

“乐无异,我们要去哪里?”

“跟你说过多少遍,叫我无异,无异!”乐无异回头看他一眼,加快了脚步,“我们得抓紧时间,天马上就要黑了。”

“……你对每个试探的人都是这么自来熟吗?”

“当然不是,之前那几人连面试都过不了,你是第一个到这儿来的。”

“面试通过的标准是?”

“说了是面试,肯定得看脸啊!”

“……”夏夷则决定保持沉默。

他们一路往郊外走,直到眼前出现了一辆吉普车。

“到了。”乐无异拍了拍空无一人的车子,“这是师父的车。”

乐无异又领着他在附近转了一圈,让他看地上的几个结界网。

“需要用到结界网的地方,必是十分凶险之地。”夏夷则环顾四周,“这里不安全。”

“若是安全,我又何须找人来帮忙?连师父都搞不定的地方,我如何敢贸然闯进去?更何况,我连怎么进去都不知道。”乐无异笑了笑,“夷则现在走还来得及,酬金我会付你一半。”

夏夷则摇摇头,问他:“你知道谢前辈去了哪里?”

“只是推测,并不确定。”乐无异从挂包里掏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口中念念有词,盒子渐渐从里到外透出了红光,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尤其诡秘。

他托起那盒子往正前方一探,他们的脚底下便出现一个巨型漩涡,转瞬之间又消失不见。

“这是……”

“忘川,传说中的鬼门关。”

“呜呜呜……”令人心惊胆战的悲鸣与凄吼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黑压压的云层自两人的头顶缓缓聚拢……


评论(10)
热度(30)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