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四)

51节来洒土!祝我儿砸节日快乐,虽然我让你受伤了(。)


前文:(一) (二) (三)

 

四、血契

 

阴云之中,几片若隐若现的鬼影蠢蠢欲动,夏夷则刚要拔出猎魂枪,就被乐无异伸手按住。

“夷则,那些厉魂看起来好像都有点怕你?”

“从小便是如此,师尊只道我体质与常人不同,具体原因不肯细说。”

“那太不巧了。”乐无异笑着退开了几步,“我应该还没有告诉你吧?我可是个容易招魂的体质。”

阴云开始往乐无异的方向聚集。

“你要干什么?”

“引魂!”他边后退边朝夏夷则喊道,“它们一定知道师父到底是如何失踪的,夷则你在后面听我指示,记住要活捉!”

“你……”夏夷则看着他在一堆鬼影里面左闪右躲,提剑的手心不禁冒出了汗。

乐无异手持一柄组装过的机关剑,堪堪格挡住朝自己俯冲过来的厉魂,“不许过来!没我的指示,先不要动手!”

就在他这短暂分神的空隙,一片鬼影如疾风般掠到了他身后。

“无异,小心!”

乐无异还没看清后面的影子,整个人就被一股强风扯到了半空。

“夷则,就这个,动手!”

他说着掏出猎魂枪,朝地上嘭嘭嘭连发了几枚光弹,强大的气流驱走了那股似要把人撕裂的阴风,同时也缓住了他坠落的身体。

然而气流在距离地面几尺之处就消散殆尽,乐无异在被重重摔下来的同时感到肩膀后面一阵刺痛,抬起头,只见夏夷则已经把那厉魂封在了剑光之中。他忍痛站起,与其凌厉的目光相接,有些慌乱地按住早已被鲜血染红一片的肩膀。

血腥之气顷刻间吸引了更多厉魂的注意,尖厉的呜咽声四起,重重乌云再度把二人包围。

夏夷则举剑划破掌心,往那剑光中一挥,掌中之血与光圈融为一体,被封住的厉魂随即化为一缕血红色的光点,缓缓飞降到他的手心,随即消失不见。

乐无异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先离开这里!”夏夷则走过去就要拉他,却被他赌气般侧身避开。

“开我师父的车。”他抛出一枚车钥匙,淡淡地说,“之前搜查时捡到的。”

夏夷则二话不说地接过钥匙,掩护着他走向那一辆吉普车,一路上打飞了几只不死心冲过来的厉魂。

 

回市区的路上,乐无异给自己简单包扎了伤口,而后闭上眼睛,难得地不发一语。

“我送你去医院?”夏夷则开着车,忍不住出声问他。

“被石头磕到而已,这点皮外伤不用麻烦。”乐无异睁眼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语气依然淡淡的,“你刚才用的可是血契收魂?”

“是。”

“你以前经常这样?”

“不,仅用过几次。”夏夷则缓了缓,又道,“谢前辈不是也有……”

“那不一样,我师父的附魂都是主动追随的,而且一直都把它们好好地养在小瓶子里面,极少召唤。”乐无异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知道这并不是受伤的缘故。

他想起了谢衣口中经常提到的那个人,还有谢衣后来与那人的决裂。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也会与夏夷则走上同样的道路,心情就很不爽。

“师父说过,作为捕魂师,强行把魂魄占为己用这种事情有违天道,是会遭报应的。”

“……”

半晌没有听到夏夷则接话,乐无异扭头,看见了他微微上扬的嘴角。

“你笑什么?”

“乐兄可是在担心我?”

“我才没有,你少自作多情了!”

夏夷则看了看他气呼呼的侧脸,“你怎么知道我收的魂不是自愿?我与它们订立血契,乃是它们主动立誓追随,并无任何胁迫之意。至于现在这个,是谁说要活捉回来的?我为了乐兄违背天道,乐兄可要负责?”

“你……”乐无异瞪他一眼,心中的郁结顿时烟消云散,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你刚刚可不是那样叫我的。”

“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你喊我无异。”

“……那又如何?”

“那,夷则我们现在要去哪?”

夏夷则暗自在心中感叹了一下身边这人心情转变得比刚才的密云还快,然后答道:“太华。”

 

一般来说,除非到了冥界,否则魂魄与人类是无法直接进行交流的,唯一的方法是入梦。但它主动托梦是一回事,让它进入梦中与自己交流又是另外一回事,更何况还是一只厉魂,所以夏夷则决定找上师父清和帮忙。

“这时间师尊已经睡下了,我们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去找他。”

他没有说出另外一个理由。

乐无异肩上的伤不算轻,尽管经过包扎已止住了血,但夏夷则还是从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看出他需要好好休息。

当夏夷则从衣柜里翻出一整套全新的衣物时,乐无异已经把他的单人间从里到外参观了一遍,看到其递过来的衣服,也没有怎么客气就收下,进了浴室。

直到浴室的门关上,乐无异才敢舒一口气,拍了拍因紧张而微微发烫的脸庞。

虽然他并不清楚到底在紧张什么。

而外头的夏夷则在给清和QQ留了言,又把房间认认真真打扫了一遍,再给自己的床换上干净的枕头、被套和床单之后,乐无异终于从浴室里面探出头。

“那个,夷则你能不能……帮我上药?”他说完背过身,指了指肩后裸露的伤口。

夏夷则不自在地把视线从那赤裸的背部移开,望着那颗毛毛躁躁的后脑勺,有些心不在焉地边给他上药边说道:“不介意的话,今晚可以睡我的床。”

“那你呢?”

“打地铺。”

“那不好吧,其实我不介意一……”乐无异话到嘴边打了个转,“睡地上。”

“不行,你有伤在身。”

“真的没关系……”

“就这么说定了。”夏夷则摆出不容置疑的语气,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啊啊啊知道了!你轻点,轻点!想要谋杀雇主谋财害命吗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

“……”

 

隔天一早,夏夷则睁开眼,下意识地望向床上,不见乐无异的身影。他爬起来,看到了桌上的两碗鸡蛋面,还有坐在桌旁那个盯着手机发呆的人。

“夷则早安。”乐无异察觉到他的靠近,收起了手机,对着他微笑,“刚想去叫你起床呢!”

夏夷则有那么一瞬的晃神。

第一次有这样一个人,穿着本来属于他的运动服,坐在原本只有他一个人坐的位置,做了他老是做不好的早餐,笑着对他说早安。

很久以后,他依旧会把这一幕当做珍藏在心底的宝藏,时不时地拿出来回味一番。

“你这除了鸡蛋和面条什么都没有,只好将就着做这个了,一会儿出去再请你吃好吃的。”乐无异自然猜不透夏夷则内心的暗潮,两人昨天在外面折腾了一整天,只在路上吃过一点干粮,晚上回来均已疲惫不堪,一沾上枕头就直接睡过去了,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吃饭,以及其他事情。

这边肚子空空的两人吃完了早餐,那边清和就给夏夷则回了消息。

夏夷则领着乐无异来到太华的后山,看到清和正在溜他那条心爱的大黄狗。

“前辈好。”乐无异恭恭敬敬地颔首打招呼。

“夷则都跟我说了,进来吧!”清和只轻轻扫了他一眼,转身便走进屋里。

乐无异跟在夏夷则后面进去,经过那条大黄狗旁边时不由得好奇地多瞧了几眼,那狗也围着他转了一圈,还在他的脚边嗅了几下。

“待会等夷则召唤出厉魂,我会助你进入他的梦里。切记按照我所说的方法,不可做多余之事,不可久留。”清和在地上设了个法阵,对乐无异说道。

夏夷则坐在法阵中央,解开缠在手掌的绷带,露出昨晚划破的伤口。

“前辈,这对夷则来说会有危险吗?”

“放心吧!”夏夷则朝他安抚地一笑,“师尊不会让我们有事的。”

“为师当然不会失手,只是……”清和垂下眼看他,轻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给你接下这份工作。”

“师尊?”

“罢了,开始吧!”

剑锋再度划破掌心,血滴沿着夏夷则的手掌滑落到阵中,红色光点随血光升起,倏地飞进他眉心。

夏夷则垂头闭上了眼睛。

清和朝乐无异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挨着夏夷则于阵中坐下,握住了其犹在渗血的手。

掌心相触的那一瞬间,乐无异的意识似被一股力道包围并拉扯着,不一会便被卷入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重新睁开眼之际,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荒漠……

评论(3)
热度(29)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