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六)

本章结尾有微温清。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孽缘

 

乐无异觉得身处的这个地方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却又想不起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他四处张望,在不远处的一个小沙丘上发现了夏夷则,还有那道厉魂的身影。

那厉魂在梦中恢复了死去之前的外貌和形态,看穿着竟像是个浴血沙场的士兵,从五官看来还算年轻,但表情依旧充满了戾气。

看到乐无异走来,他红着眼又要扑过去,夏夷则横剑挡在他身前,冷然道:“跪下。”

厉魂扑通一下跪倒,垂首恭顺的模样与刚才判若两人。

“戾气这么重,生前肯定杀过不少人。”乐无异走到夏夷则身旁,抱臂站定。

厉魂抬起头,恶狠狠地刮了他一眼。

“还会瞪人呢!”乐无异泰然自若地蹲下看他,“你们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

“夷则,他不理我。”

夏夷则:“说。”

“……忘川。”厉魂木然答道,声音嘶哑得不堪入耳。

“那地方真的是忘川入口?”

“是。”

乐无异迫不及待地问:“那你在那里是否见过一个身材挺拔、风度翩翩、气质出众的男人?”

夏夷则:“……”

“两个。”

“什么?”

“两个男人。”厉魂补充道。

乐无异皱眉想了想,又问:“其中一个,是不是有着两道分叉眉、顶着一张全世界都欠了他钱似的欠揍脸?”

“是。”

乐无异忽然一下子站起来,“喵了个咪的,快告诉我怎么进忘川!”

“天时,地利。”

夏夷则追问:“什么意思?”

“厉魂为引,四方归位,怨气作祟,鬼门自开。”

夏夷则一知半解地看向乐无异,见他正低着头,认真地在思考着什么,便不再出声打扰。

“夷则,借剑一用。”

从夏夷则手上拿过剑,乐无异往沙地上划了个直角,还有几个圈。

“我懂了!夷则,我们马上——”乐无异正要把剑还给夏夷则,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剑锋,被划破了一道小口。

殷红血珠自指尖渗出的同时,无数画面排山倒海如疾电般往乐无异的脑海里面挤。漫天风沙,血色残阳,刀光剑影,零碎而混乱,逼得他用双手抱住仿佛要被挤爆的头。

“无异!”夏夷则刚朝他伸出手,就听到头顶传来清和念咒文的声音,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夏夷则睁眼就去看身边的乐无异,只见他仍紧紧闭着眼睛,与自己相握的手掌一片冰凉。

“他没事,稍缓片刻自会苏醒。”清和站在一旁对他道,“先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重新包扎好手心的伤口,又看了看犹在沉睡的乐无异,夏夷则随清和出了门。

“为师问你,如今可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清和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弟子清楚。”

“那你又知不知道,此一去,有多大几率可以回来?”

“无论能否回来,总要一试。”

“如果我要你立刻辞去这工作呢?”

“师尊!”

清和抬起一掌,严肃道:“此乃命令,容不得你拒绝。钱我可以不要,徒弟的命不可以就这样丢掉。”

“可是无异他……”

“你与他才认识多久?你对他的了解有多少?他要去送命,与你又有何关系?!”

夏夷则无言以对。

“你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清和见他不说话,便放轻了语气,“至于里面那位小友,为师自会保他安然无恙地进入忘川,日后若是有缘,你们还会再相见。”

“师尊,请恕弟子任性这一回。”夏夷则淡淡开口,“弟子实在无法做到放任无异独自前往而不顾。”

“你——”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夏夷则回过头,见乐无异正弯腰去捡一个小瓶。两人视线相对,乐无异率先别开了眼。

“那个,我不是有意偷听的。”乐无异直起身,抓了抓头发,“其实夷则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请人来只是帮忙捉魂,后面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你确实不必陪着我去冒险。我收拾一下就走,钱会尽快打给你,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后会有——”

“不必多说,我跟你走。”夏夷则走近他。

乐无异抬起头,看到了他眼中坚定不移的光芒。而那光芒之中,倒映着一个不知所措的自己。

“夷则!”清和的语气中隐隐含了几分愠恼。

“师尊,待弟子归来,必定第一时间登门请罪。”夏夷则朝他深深一拜,如他刚入门时那般满怀尊崇。

清和一甩手进了屋里,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乐无异有些尴尬地把手中瓶子递给了夏夷则,“呃……对了,这是给你手的伤药,独门秘方,保证伤口马上就好,连疤痕都看不到。”

夏夷则微笑着接过,“谢谢。”

“那个,夷则你真的不必跟我去,清和前辈说得没错,你……”

“你身上还有伤,别多话。”

“……”

乐无异对于这平白把别人徒弟“拐”走之事深感愧疚,同时却又带着一丝明知不该有的窃喜。出于私心,他是打心底希望夏夷则能一同去忘川,但出于道义,他不能让他为了自己而身陷险境。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进去跟清和好好谈谈,或是直接敲晕夏夷则送到其面前,然后一走了之独自去救谢衣之时,清和又从屋里面走了出来。

“带着这个符,可隐去你们的气息,到了鬼界,需事事低调谨慎。进去之前,记得在入口处设一个结界,令入口保持开启状态,进去以后牢记你们的位置,如有意外,立即撤离。”清和各给两人一道铁符,又对夏夷则道,“稍后我会教你设结界的方法,但此法极耗灵力,因此不可在里面逗留太久,做完该做之事尽快出来。”

“是。”夏夷则再次朝他俯身一拜,“谢谢师尊。”

乐无异也随他拜了拜,“谢谢前辈,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日后若太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无异一定义不容辞。”

清和静静看了他俩一会,说:“太华近期有个扩建计划,不知乐小友……”

夏夷则扶额,“师尊!”

“……”

 

清和目送着两人结伴离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既然放心不下,何不跟着去?”声音带着点粗犷,竟是出自伏在他脚边的那条大黄狗。

“上辈子种下的因果,需由他们亲自解决,旁人不好插手,何况我目前还不能离开太华。”

“哼,老子最讨厌你们这种满口道理的捕魂师!”

清和却毫不在意地笑笑,然后正色道:“温留,你刚可是确认过了?那乐无异……”

“确定无疑,那气味跟那时一模一样。”

清和点了点头,“想不到你也活了这么多年呢!”

“呵呵,老子可是上古神兽,若不是要报你的救命之恩,你以为老子会甘心屈尊给你当一条看门狗?”

“果真是孽缘啊!”清和再度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在叹自己与温留,还是那早已消失在视野中的两道身影。


评论(6)
热度(2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