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八)

终于进副本会师啦~打怪写得心好累=。=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黄泉彼岸

 

乐无异倚着一块岩石闭目歇息,夏夷则远远眺望,只见他被一大片血红色的花海包围,那画面宁静而诡秘。

听到脚步声,乐无异张开眼睛,问走到自己身旁坐下的夏夷则:“怎样?”

“黄泉路。”

夏夷则在附近走了一圈,确定他们掉进来的这个地方,刚好就是黄泉。

在推算出鬼界入口的具体位置后,为了在短时间内收集足够多的厉魂,乐无异再度以自身为引,强行把大量怨气渡到自己身上,破开鬼界之门。

夏夷则心惊胆战地看着那些厉魂好几次差点把乐无异给活生生撕裂,好不容易等到鬼界之门开启,便立即冲上前去抱住其将近虚脱的身体,顺道在两人一同掉下去之时充当了肉垫。

身边不断有游魂经过,尽管知道那些游魂一般情况下看不见他们,但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乐无异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夏夷则朝他坐近了一点,以防有嗜血的孤魂接近。

乐无异见他几乎是贴着自己坐着,便索性靠在他身上,把自身的重量都交给了他。

“夷则,我饿了。”乐无异指向一旁的背包,“我想吃饼干。”

夏夷则打开背包,翻出了几袋造型奇特的饼干。

“好看吗?这是我自己做的。”乐无异得意地掏出几块给他看,“这是金刚力士,我亲自研制的一个秘密武器!这是肉包,哦,肉包不只是我的代号,还是我家猫的名字!”

“……”

乐无异把其中一块递给他,“你要不要也试试?如果不想吃饼干,我还带了其他零食,还有一些牛奶,我师父可喜欢了!”

夏夷则刚要接过,乐无异却直接把饼干塞进了他的嘴里。

“好吃吗?”

“嗯,甜而不腻。”

得到了期望中的夸奖,乐无异满意地把剩下的饼干全给了夏夷则,连同为谢衣准备的那一份。

两人又休息了片刻,便一同出发去探路。

几道孤魂从他们身边快速穿过,刮起一股阴风,也带起了几片彼岸花花瓣。乐无异见它们轻轻打着转落到了夏夷则的肩上,有些恍惚地伸出手指捻起一片,浅褐色的眼眸忽然变得黯淡无光。

“无异?无异!”

“……啊?怎么了?”乐无异的眼神在一瞬间恢复了清明。

“你才是,刚刚怎么了?”

乐无异摇了摇头,半真半假地笑道:“只是觉得这花跟你好生相配,摘一朵送你可好?”

“不要胡闹。”夏夷则脸上微热,颇不自在地转身走在前头,“快走吧!”

乐无异微笑着俯身摘下脚边的一株彼岸花,随手塞进小包里,几步追了上去与他并肩而行。艳丽的红色花海在他们的身后此起彼伏,如火似血。

 

黄泉路很长,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夏夷则担心乐无异的身体,尽量放慢了脚步。

“你觉得谢前辈会去哪里?”

“一直下去就是冥界,师父一定不会按照寻常路走,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别的路或者分支到达其他地方。”乐无异把一个看似放大镜的镜片挂在脸上东张西望,据说用它可以看到肉眼不容易发现的东西。

夏夷则对他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已见怪不怪,便随他引路,并充当贴身保镖。

“找到了!”乐无异小跑到一块形状怪异的岩石前,指着其上头,“那是师父的冥蝶!”

夏夷则仔细盯着他所指的那个地方盯了好久,才发现那只停留在岩石上被隐去了周身光芒的蝴蝶。

“这石头有点古怪……”

乐无异伸手就要摸上那块石头,却被一把拉开。

“退后!”

夏夷则刚把他拉到身后,那石头就动了起来。

两人几乎同时拔出了猎魂枪,然而那石头只是左右转了几个方向,就又原地不动,继续扮演着一块普通的大石头。

“咦?它似乎跟其他孤魂一样,看不见我们。”乐无异收起枪,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是他第一次用来探测忘川入口的那个木制小盒。

“果然有路!”他把还在发着红光的小盒翻转,按下上面的一个开关,一个半人高的机器人变戏法似的弹了出来。

“……金刚力士?”

“没错。”乐无异边回答着夏夷则边利用盒子操纵金刚力士,“这石头大概就是这分支的镇守灵,我先用金刚力士引开它,我们再看准时机进去。”

“为何不直接给它一枪?”

“镇守灵不是厉魂,并不作恶,没必要徒增杀孽。”

“……”夏夷则深深看他一眼,收起了猎魂枪。

“它开始动了!”

果然,那镇守灵感应到金刚力士的接近,正慢慢转动着方向。就在它小心翼翼地朝金刚力士移动过去时,夏夷则与乐无异也在亦步亦趋地向它身后那条小路靠近。

眼看着就要顺利瞒天过海,镇守灵却突然发出耀眼的白光,眨眼间幻化成又高又壮的人形石,抡着把大斧转向了他们。

“跑!”夏夷则推了一把乐无异,把他推进那条蜿蜒的小径中,持剑挡在镇守灵面前。

大斧与长剑相击磨擦出一小簇火花,夏夷则一下子被那力道震退了好几步以致重心不稳倒地,还没等他缓过气,大斧再度朝他挥了过来。

“砰”的一声巨响,一枚闪光弹落到那石人脚下,炸出一堆碎石和泥土,也使得它转换了攻击的方向。

乐无异从另一边拉起夏夷则一起冲进小径,“要跑一起跑!”

 

二人一路往小径深处跑,镇守灵紧追不舍的脚步踩得震天响。

乐无异喘着粗气,“你说我们会不会直接交代在这里?”

“别胡说。”

“真对不起啊夷则,早知道就说什么都不让你跟来了。”

“能和你死在一起也不错。”

乐无异侧首,见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着说:“我怎么会让你白白陪我送死?别忘了,我乐无异可是最厉害的捕魂师——谢衣之徒!”

他说着举起手中的机关剑,朝后面一连发射了几枚瘴云箭,正中石人的膝盖,然而也只是使得它的动作减慢下来,镇守灵并没有停止对他们的攻击。

“夷则,你的玄凝剑能封住它多久?”

“它跟厉魂不一样,也许只能勉强封住五到十秒。”

“好,那就开始吧!”

夏夷则没有多问,随即使出玄凝剑,把镇守灵封在光圈之中。乐无异立刻往地上丢出几个桐木,拉起夏夷则继续跑。

“那是什么?”

“地雷!”乐无异话音刚落,身后便响起了爆炸声,“威力不大,至少可以为我们逃跑争取一些时间!”

夏夷则忍不住往后看,只见一阵朦胧的白雾,竟连石人的一丁点身影都没看到,心下奇怪之余,忽闻破空之声随风而至,脸色微变,即刻捏了个剑诀。悬浮在他身侧的玄凝剑瞬间一分为四,四把一模一样的光剑把两人团团围住,挡住从背面而来的攻击。

“它居然还会变小?!”乐无异回过身,只看清了一团白光冲向自己,恰好被玄凝剑所制造的光圈阻挡,发出刺耳的声音。

化作一团碎石块的镇守灵被银白色的剑光反弹出几米远,不依不饶地又要飞过来。镇守灵可以随意切换形态,此时竟化为了锥形,直冲向乐无异。

夏夷则神色一凛,变换了手势,四把玄凝剑分化为八枚冰箭,迎面刺向那石头。这一招若无法击溃它,乐无异必死无疑。而若成功迎击,那便是这镇守灵灰飞烟灭之时。

乐无异不愿徒增杀孽,而他不愿看着乐无异死。因而这种事,也只能由他去完成了。

可让夏夷则没想到的是,冰箭落空了,有人比他早了一步。

镇守灵被从两人身后直面而来的暗黑色光弹击了个粉碎,夏夷则回头,来人一身黑衣,手举猎魂枪,站在一块高石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眼神清冷,面目倨傲。

乐无异早已在第一时间匆匆跑了过去,仅在经过黑衣人身边时瞪了一眼对方,便径直奔到他身后那个面容俊美却苍白的人面前。

“师父!”

评论(15)
热度(2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