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十)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待回首

 

“沈夜。”离开彼岸花丛,四人继续上路,乐无异指了指依旧默默走在前头的人,低声对夏夷则道,“我师父的师父,以前。”

“那他不就是你的太师父?”

乐无异板起脸,“不是!我拜师时师父早已自立门户,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

尽管已然猜到了七八分,但在乐无异正式告知沈夜的身份之后,夏夷则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以为像谢衣如此强大的捕魂师,不是自学成才就是师从奇门,可沈夜这名字他是一点也没有听说过。

夏夷则想要进一步打听其名号及来自何处,但见乐无异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对他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之事,乐无异不说,他便不问。他如今唯一在意的,只有身边这一人而已。

小路两旁的彼岸花有一种夺人心魄的妖异美感,乐无异却恹恹的,看起来并无心情去欣赏。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

面对夏夷则充满关心的询问,乐无异强压下不适,看了看走在他们身前不远的沈夜,又看了看身后仍把关注点放在彼岸花上、明显不在状态的谢衣,停下脚步说:“不行,我还是要跟师父讲清楚,忘川之门还在靠你的灵力维持,我们应该尽快出去。”

“无妨,谢前辈有他自己的想法,你不是也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吗?那就去吧!”

掩藏的小心思被猝不及防地看穿,他略带羞愧地别过脸,“可是比起这个,我更担心夷则你啊!”

夏夷则表情微动,很快又挂起了淡淡的笑容,“谢谢你,无异。”

乐无异叹气道:“虽然我不喜欢你对我这么客气,不过这句谢谢我还是收下了。你要是觉得撑不住了,一定要跟我说,就算把他俩打晕我也要立刻带你们出去。”

此时走在前方的沈夜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回头看他们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呵,自不量力。”

乐无异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夏夷则不禁莞尔,想抬手摸摸那张气呼呼的脸,但又觉得此举不妥,便讪讪地把举起一半的手藏到背后。

乐无异毫无所觉地举步往前走,“夷则,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跟狐狸一样?”

“是吗?”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笑,有那么好笑吗?”

夏夷则想起刚随沈谢二人进魂之彼岸时,乐无异在谢衣面前对他的介绍:“夏夷则,我……刚认识的好朋友,来自太华,身手了得,人很好。”

而谢衣则是把他仔仔细细地瞧了个遍,似要往他的身上活活盯出一个洞,随后便把他看作自家人一样,夷则夷则地喊,师徒俩如出一辙的自来熟让他感到既无奈又好笑。

乐无异见他不说话,也不再追问,只是一路上仍时不时留意着他的脸色,生怕他一个不慎就会灵力耗尽而累倒。

 

不知道走了多久,沈夜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谢衣,把他的疲惫尽收眼底,于是就地找了块大石头挨着坐下,闭目休息。

“前方就是蒿里。”谢衣向前走了几步,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绿地。

乐无异驻足望去,隐约可见那条于夜空中缓缓流动的由无数魂魄组成的“河”,脑中挥之不去的不适感似乎比之前更为强烈。

“……我来过这个地方。”

他的声音很低,若不是离他最近的夏夷则,恐怕并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失常。

“无异?”夏夷则看向身旁之人,只见那双原本清亮的眼眸忽明忽暗,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几分,忙抓住了他的手。

“我没事……”乐无异回握他的手,极力稳住身体,“稍微歇歇就好,不要告诉师父。”

夏夷则只好搀着他在石头的另一边坐下。

两人相互倚着坐了一会儿,乐无异的精神果然好了不少,抬眼见谢衣就坐在对面,怔怔盯着自己这边。严格来说,是盯着石头另一边的沈夜。

他扭头看向身后那个只露出一片黑色衣角的人,有些无语,敢情自家师父还会透视眼不成?

“师父,喝牛奶吧!”乐无异给谢衣递上一盒牛奶,成功引开了他的注意力,“你最喜欢的。”

谢衣接过牛奶,“刚好有点饿了,你应该还带了吃的吧?”

乐无异把背包里的干粮一股脑倒了出来。

谢衣翻了翻,漫不经心地问:“你的饼干呢?”

“吃……吃光了。”

坐在旁边的夏夷则感觉到乐无异暗暗用手肘蹭了他几下,心领神会地按住口袋,把快要掉出来的一袋饼干往里面塞了塞。

然而这点小动作并没能逃过谢衣的眼睛。

“唉,吾徒叛逆,伤透我的心。”

“……”

“……”

乐无异把带来的牛奶全推到他面前,讨好地笑,却听到石头后面传来一声轻哼,“你自己不是还有饼干吗?”

“你怎么知道?”乐无异瞪着眼,自然是问插话过来的沈夜,“你吃过?!”

“问你师父。”沈夜简单回答完毕便不再出声,只是那语气明显含着一丝得意。

乐无异瞪向谢衣,见他已经把全部牛奶都收了起来,拿过其中一盒插吸管喝着,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别来烦我”的模样,还故意侧过身子避开他的视线,看得乐无异没好气,干脆两眼一闭睡觉去。

夏夷则侧头看着轻靠自己肩膀熟睡过去的人,目光专注,还带了几分少见的温柔。待他重新抬起头,却见谢衣正对着手上的一只金色蝴蝶发呆。

那蝴蝶与冥蝶外形相似,也同样散发着白色光芒,但其体积比冥蝶要小,而且通体金色,十分好看。

他微微一愣,以前曾听清和提及,金色冥蝶一般用作药引,至于是什么药视其主而定。

谢衣像是察觉到夏夷则的注视,连忙藏起冥蝶,若无其事地继续喝奶。

心思各异的两人均没有说话,更无人发现睡梦中的乐无异此刻眉心正紧紧纠结在一起,脸色发白……

 

“将来如果我们其中一人死了,就相约在忘川等,等到另一人的魂魄来相聚,再一起投胎转世。”

“如果有人失约了呢?”

“那就追他到下辈子。”

“然后呢?”

“杀了他。”

“……”

“嘿嘿,我开玩笑的。”

…………

“你可知这么做只会造成更多的生灵涂炭?我不能让你执迷不悟地错下去。”

“若朕……我执意如此呢?”

“那就先杀了我,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我不会杀你,永远不会。”

…………

“大哥哥,你为什么在这里呀?”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亲手杀了我的人。”

“你是要找他报仇吗?”

“……我不知道。”

“那他长什么样子?”

“我忘了……我等了他好久好久,快想不起来了,可他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知道我一定会把他给认出来。”

…………

乐无异从昏睡中醒过来,看到谢衣在伸手探他的额头,让他忆起了小时候母亲守在生病的他床边那般殷殷关切的模样。

他挪动一下身体,找了个更舒适的位置靠着,又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偏过头才发现自己正半躺在夏夷则的怀里,刚要一个打滚坐起来,就听谢衣道:“夷则,你先带无异离开这里。”

“谢前辈?”

“为什么?!”乐无异坐直了身子,拉住谢衣的衣袖,“我要跟你一起走!”

“你们先走,我随后跟上。”谢衣没有多作解释,挥了挥手,召唤出两只冥蝶。

“师父!”

冥蝶翩然降落在夏夷则与乐无异两人头上,两道身影随即被白光包围,下一秒便消失不见。

沈夜站一旁冷眼看着谢衣神色恍惚立在原地,一声不吭地转身迈开了脚步。

 

评论(8)
热度(2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