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十二)

【前方有刀!】

慎入。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空余梦

 

谢衣使用冥蝶一送就把两人双双送到黄泉路的另一头,乐无异不甘地跪坐在地上,握拳狠狠敲打了一下地面。

夏夷则看着他,取出一面银符。

“如果你想回到刚才的地方,我可以用瞬移符……”

乐无异摆了摆手,“这儿离蒿里很远,瞬移会消耗很多灵力吧?”

“我没事。”

“我不要,你快收起来。”他在原地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我们就在这儿等师父出来。”

夏夷则看出他内心的不安,可还是收起了符,不动声色地坐到他身旁。

“夷则,你应该多少能看出沈夜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嗯。”

“镇守灵那时,他的目的肯定不只是替师父救我那么简单。他这个人深不可测,让师父和他单独在一起,我不放心。”

听到镇守灵几个字,夏夷则显得欲言又止,“镇守灵之事,我……”

乐无异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当时是为了救我才对它动了杀心,夷则,我不怪你。只是可惜来不及给它超度,就被沈夜打得灰飞烟灭。”

夏夷则沉吟了一下,“沈夜此人行事诡秘,而且心狠手辣,但是谢前辈却看似对他……”

“你也看出来我师父喜欢他?”

“嗯。”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啊!”乐无异把手撑在大腿上托起了下巴,“要是师父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真的很喜欢谢前辈。”夏夷则勾了勾嘴角,挤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苦笑。

“是啊!”乐无异看向他,微笑着补充道,“爸妈去世之后,师父是我唯一的家人。”

夏夷则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听乐无异接着说:“师父是爸妈的旧交,当年从一群厉魂手下救了我,可惜来晚一步,没能救出他们,为此他还自责了很久。”

“抱歉……”

“抱什么歉,都过去好多年了。”乐无异笑得云淡风轻,“我的身边如今有你,有师父,还有爸妈留给我的一大笔遗产,我觉得挺好的。”

“……”

夏夷则知道乐无异很有钱,先不论鲜少有人能开出那样的高价请一个捕魂师,单是从他携带的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就可以看出此人非富则贵,本以为他应该是个生活在幸福家庭的富二代,却不知那明亮纯粹的笑容背后竟有着这样的过去。

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轻轻放上乐无异的头,揉了揉他那柔软的深棕色头发。

乐无异微侧过头,刚好对上了他深邃漆黑的双眸,恍然觉得自己就要被吸进去一样,连忙别开眼,笨拙地换了另一个话题——

“那啥,你饿不饿?”

夏夷则摇摇头,“我还有你的饼干。”

“其实我不只会做饼干,还会做很多好吃的,你喜欢吃甜点吗?”

“嗯。”他低低地应了声,那轻若鸿毛的声音飘进乐无异的耳里却像是一朵炸开的烟花,“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乐无异有些慌乱地低着头,犹豫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如果你喜欢,出去以后我……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声音越说越低,夏夷则没有回应,乐无异暗骂自己的扭捏,转过头去准备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却见身旁的人已经合上双眼睡去了。

也是,从进入忘川到现在,夏夷则都没有一刻能够真正休息,一路上总是在尽心尽力地守护着他,还得用灵力维持忘川之门,没有晕倒已是奇迹。

乐无异把背包垫在他身后让他靠着,然后拿出小薄毯给他盖上。做完这一切,他又痴痴凝望着那一副沉静的睡颜发呆,直到一阵诡异的香气袭来,他才警觉地站起身,按住了腰间的猎魂枪。

 

“是你吗?”

“你……是谁?”乐无异怔在原地,这声音竟跟自己的一模一样。

“你终于来了。”

“你到底是谁?”他朝声音的来源处迈出了脚步。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无视脚底下穿行而过的蛇虫,他踏上了一座石桥。

“我在忘川蒿里等了你好久,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无视桥底下浑浊不堪的忘川水,他站在了一块头重脚轻的巨石前。

“我已经在三生石上刻下你的名字,这样我下辈子就可以循着同一个名字找到你了。”

“早登彼岸。”他喃喃念出巨石上那几个鲜红如血的字。

“我说过的,我会追你到下辈子。”

“……”他的手覆上那巨石,冰冷粗糙的石头上缓缓浮现出一个用古文雕刻的名字。

“然后……杀了你。”

“夏、夷、则。”那三个字发出幽幽的光,乐无异顿时瞪大了眼。

 

一幕幕画面如同精心剪辑过的电影片段在脑海中闪电般回放,跟那次入梦一样,似要把乐无异的脑袋给挤爆。等到所有画面归于平静,他看到了夏夷则,不,是上一世的夏夷则,而他,成为了上一世的乐无异。

原来他们也曾在古时候鲜衣怒马,结伴同游,忘情对弈。他们也曾年少痴狂,互表心迹,视对方为此生最珍视之人。

乐无异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相守下去,直到某天夏夷则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

“这江山早晚为我所有,跟我回去,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绝无吝啬。”

“你知道,我是不会答应的。”

其实彼此早已心知肚明,从他对他表明身份之后,便注定了他们的分道扬镳。

夏夷则选择回归庙堂,而乐无异却心系偃术救世之道,执意要去游历四方。一个是意欲争夺天下的君主,一个是心怀天下的偃师。最终,他们都成为了各自希望成为的人,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只是没想到他们有一天会以那样的方式终结一切。

那天西域的风沙特别大,乐无异看着夏夷则迎面走来,穿着他们初识之时的灰白布袍。可他知道,他的身后有千军万马在蓄势待发。

“跟我走,我不杀你。”

“我若是走了,我要保护的人就会死。”他回避他缱绻眷恋的目光,语气冷淡得有些刻意。

“你该知道,这是战争,是无可避免之事。”

“可他们也是黎民百姓,他们也有家人!”他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即便如此,你也该知道,你无力阻止。”夏夷则收敛了目光,“这场仗,非打不可,你以为你能救得了多少?”

“多说无益,拔剑吧!”

“我说过,我永远不会杀你。”

“反正我们也没少切磋过,老规矩,输了的人,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夏夷则迟疑了一下,慢慢抽出他那把久未出鞘的长剑,“你若输了,就跟我回去。”

“一言为定。”

然而还没过几招,乐无异便用力格开第三次从身侧偏过的剑光,气愤道:“你能不能认真点?!不要以为我还跟以前一样毫无长进打不过你!”

夏夷则轻声一笑,正要说话,突然神色微滞,以剑支地,手捂额头。

“你……你还好吧?”他收了剑就要向前查看,却被一股强劲的剑风挥退好几步。

“滚开!不许再靠近他!”

“夷则……”他惊疑不定地再度走向他,不自觉念出了那个许久不曾念过的名字,而那人只是定定地立在原地,那双原本如湖泊般幽深的眸此刻尽是杀意。

还未待他弄清楚眼前发生的突变,凌厉的剑光疾风似的划过,乐无异呼吸一窒,低头便瞧见了那把深深刺进胸膛的剑。

无情的剑刃冷冷地贯穿心脏,泛着银白色的光。

很疼。

倒下去的那一刻,他看到夏夷则仍未放下的捏着剑诀的手,看到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他很遥远,远到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看他一眼,远到他无法把那些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告诉他。

他想告诉他,只要他答应不再伤及无辜,他是愿意跟他走的。

他想告诉他,他对他的心意自始至终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

他想告诉他,他有多么渴望能回到他们相知相伴的那一段日子。

乐无异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夏夷则睡得并不熟,因此当他很快地醒过来并发现乐无异不在身旁后,立即便提剑寻了过去。

“无异?”

伫立于三生石前的乐无异闻声,猛地抬起头,原本清亮的眼眸骤然失去了所有光彩。

“杀了你……”

“无异,你怎么了?”夏夷则走上前,在距他只有两步之遥处停下。

“杀了你……”

下一刻,机关剑便抵上了夏夷则的喉咙。

乐无异颤抖着手握着剑,口中不断重复的只有那一句话:“我要,杀了你……”


评论(3)
热度(22)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