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十四)

同志们,不发刀后面哪来的糖!所以这章继续刀(。

配合BGM食用更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莫相忘

 

“我要,杀了你。”那双失去焦距的眼眸此刻正紧紧盯着夏夷则。

“你是谁?从他的身体里出去!”夏夷则站在原地未动,手中已暗自运气。

“你明明……刚刚就在叫我的名字……”乐无异的脸闪过一抹阴郁,“你果然已经忘了我。”

金色的剑光以极快的速度紧随而至,乐无异往剑上注入了灵力,每一招都带着杀气。夏夷则没有还击,怕一旦出手会伤了乐无异,只好一味地闪躲并以剑格挡,等到手中剑诀成型,趁其一剑劈空脚步不稳,使出了玄凝剑。

乐无异顿时被封在剑光之中,身体动弹不得,眼睛却依旧死死地盯着他。

夏夷则举起猎魂枪对准了他,“无异,抱歉,忍一忍。”

银白色光弹直冲乐无异而去,激起一阵巨大的烟雾。猎魂枪只能猎杀或净化魂魄,对人体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乐无异仍被强大的气流推倒在地上,由于身体被封在光圈之中,无法躲避,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咽。

“……夷则,我疼……”

夏夷则心中不忍,连忙撤掉禁咒,扶起乐无异就要查看他的伤,忽见对方手中寒光乍现,他敏捷地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举起双手握住乐无异朝他压过来的手,那手指之间正捏着一枚袖箭。

“无异……”夏夷则在与他较劲的同时对上那双依然失焦的眼,明白他并非被魂灵附身,“无异,快醒醒!”

“不,我不……”乐无异的眼睛眨了几下,面露挣扎压抑之色。

夏夷则感到手上的力道一松,袖箭向另一旁飞了出去。

乐无异抱住了头,“我不要……不要伤害夷则……”

“……”夏夷则收拢了双臂,紧搂住伏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人。

然而下一瞬间,乐无异身体一僵,复又抬起头,对着夏夷则的脖子就是一咬。夏夷则吃痛地推开他站起身,金色剑光便再度挟着剑气劈了过来。

乐无异的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夏夷则抹了一把脖子,看到手上同样的血。刚才那一下着实是用了十足十的狠劲,简直要咬断他的脖子似的,到底是有多大仇?

他望了望身后的三生石,乐无异出现异状似乎就是在那里开始的。

持剑格挡住迎面而来的一击,夏夷则借剑气之力迅速退到那石头之前。

于是,他看到了那个泛着光的名字。

他的名字。

夏夷则在下一道剑光袭来之前再度使出玄凝剑往脚底一划,乐无异举着剑一脚踏进了禁咒圈,剑尖在距离夏夷则心口半寸之处堪堪停下。

“无异,我要进入你的记忆。”夏夷则握住那持剑直指自己的手,处于混沌状态的乐无异感到了一股炙热的灵力在体内流动,“可能会有点疼,没事的。”

夏夷则朝他靠了过去,并与他额头相抵。

乐无异毫无生气的双瞳猛烈地一缩,脑部如刚接触到三生石那时一样抽搐起来,却不知夏夷则也在承受着同样的剧痛。

无数鲜活的画面在脑海中翻滚沸腾了一遍,他看见了那一世的夏夷则与乐无异,看见了这一世与乐无异相遇之前常常梦到的那片荒漠,看见了曾经真真切切发生在那里的一切,还看见了乐无异于忘川漫长等待中的过去……

 

乐无异仰头望着空中那一道极光一样的“河”。自有意识以来,他就在这茫茫的蒿草丛中徘徊,无穷无尽的永夜里,陪伴他的除了周遭那些因各种执念而不愿投胎转世的魂灵,便是无边的惘然与孤寂。直到某天在两个魂灵的交谈中听到“前朝皇帝李焱”这几个字,他才惊觉时光的流逝。

“请问,你们刚才说……”他走到那两个魂灵面前,不确定地问,“李焱是何时去世的?”

“你不知道?看你衣着应该也是当朝的人吧!都好几百年啦!”

“可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记得史书中曾记载,西域一战,与敌同尽,浴血身死。可惜啊,他那时还年纪轻轻的,若不是武将军带兵及时赶到,那一战必败无疑。”

另一魂灵道:“也因如此,才让那武家人后来不仅趁机居功还把持了朝政……”

乐无异恍恍惚惚地移动脚步,后面的话再也没了心思听下去。

他离开蒿里,穿过魂之彼岸,踏上黄泉路,两旁的彼岸花红得刺痛了他的眼。他忽然很想哭,可他知道魂灵是不会有眼泪的。

他走了好久,走到了奈何桥边,站在忘川河畔眺望对岸。尽管身体本就没有一丝温度,可他仍觉得浑身如坠冰窖。

受尽折磨的亡魂在河水中发出痛苦不堪的鸣泣,那是对生前作恶多端而又对尘世念念不忘不愿转世的魂灵的惩罚。而乐无异只是静静站在散发着浓重阴气的河岸边,对那些凄鸣置若罔闻。

“小伙子,别靠太近,小心被他们拉下去了!”

乐无异岿然不动,站在对岸的孟婆许是见多了这样的孤魂,摇摇头没再理他。

他在想,夏夷则大概是真的把他们的约定遗忘了。也或许,他从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被扯到河里时他甚至忘了挣扎,只因作为魂灵的他没有呼吸,并不会因溺水而感到窒息。浑浊的河水中充斥着浓烈的怨气,使得他的种种负面情绪不断放大。

他的憾恨,他的不甘,他的绝望,一点一点地在脑内发酵与扩散……

再度睁开眼睛时,他已经被孟婆捞上了岸。

孟婆告诉他,只要在三生石上刻下此生所念之人的姓名,下辈子那人就会沿袭这名字,来生若有缘分,两人定能再次相遇。等到离世后再走过奈何桥,触碰那三生石,上面就会出现前世所刻之人的名字,从而忆起那一世与对方的点点滴滴。

乐无异一声不响地随孟婆走过那座横跨于忘川河上的桥,在经过三生石前停了脚步。他用尖锐的石子把那个名字一笔一划地刻了上去,深深地,狠狠地,如同他的执念。

即便前尘过往尽数遗忘,下一世,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然后,亲手杀了你。

 

夏夷则挪开相抵的额头,看见乐无异那黯淡无光的眼中泛起了水光。

他伸出手,紧紧抱住了眼前的人,仿佛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似的。接着微一抬手,解开了两人脚下的禁咒。

恢复动作的乐无异旋即抬起一掌拍向他。

夏夷则的背重重撞上了身后的三生石,这一次,他没有再躲闪与抵抗。

“如果这是你所希望……”他深深望向他木然的双眸,“那么前世欠下的债,我来偿。只愿你了了你的执念,能不再纠缠于此生,做回原来的乐无异,平安喜乐地过完这辈子。”

“……住口!”乐无异难受地皱起眉头,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剑。

“无异,不管上一世如何,这一世你说过的话,我都不会忘记。”夏夷则没有理会那把直直捅向他的剑,继续说,“我还想今生今世,和你永远在一起……”

乐无异陡然瞪大了眼,握剑的手一颤一收,剑尖偏离夏夷则的心脏,却还是没入了他的胸口,几滴温热的鲜血溅落到脸庞,模糊而怔忡的视线从那被迅速染红的白衬衣移到了对方背后的三生石上,眼泪在一瞬间掉了下来。

在泛着幽光的“夏夷则”三个字旁,缓缓浮现出另一个名字:乐无异。

 

评论
热度(1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