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十六)

踩着儿童脚踏车回来洒土了_(:зゝ∠)_

这一章比较粗长,有糖,有刀,还有……你们懂的。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长相忆


【发第一遍被和谐了,于是你们只能戳我】


乐无异精疲力竭地伏卧在榻上,任由夏夷则为他清理。以往他在经过一番翻云覆雨后都会很快睡着,可这次等到夏夷则在一旁躺下,却见他仍旧睁着一双亮如辰星的眼睛盯着自己瞧。

“怎么了?”

“看你。”乐无异说着,把一件小小的东西塞进了他手里。

夏夷则摊手一看,是一只做工极其精细的金麒麟。

“这是……”他努力从回忆中搜刮着这似曾相识的小物件,“海市那时的?”

乐无异点点头,同样摊开了自己的手,给他看另外一只,“就是在我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买的,这金麒麟有一对,老板说,这东西不仅能辟邪,还可以让有情人两心不渝。”

夏夷则不禁失笑,“看不出来你也相信这种东西。”

“我……我这是宁可信其有!”乐无异的耳根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看得夏夷则好想把它再舔一遍。

他把那只金麒麟珍而重之地握在手中,并拥紧了身侧之人,道:“此情不渝。”

即便他知道,他们早晚都要分道扬镳。

 

在他说出要回归朝堂后,乐无异的故作洒脱与刻意掩饰的落寞都被他一一收进了眼底。如果可以,夏夷则真想把他牢牢禁锢在身边,只希望两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他本想要追上那个越走越远的人,拉住他的手再说几句话,忽见对方身后闪过一团诡异的黑雾。

他立刻往那黑雾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魔气?”

“呵呵呵呵呵,你很聪明。”

夏夷则抽出长剑,剑身银光流转,直指那一团魔气,然而还未出招便被掀翻在地。魔气化作了黑爪夹带狂风朝他席卷而来,却在距他心脏半寸之处被一抹金光弹了出去。

“哼,你身上也有金麒麟?”那魔物发出不甘的声音。

“你是谁?为何接近无异?”

“呵呵呵,我是砺罂。”爪子又化为一团黑乎乎看不出轮廓的人形,围在他的身旁转动着,“你的灵魂里有着至高无上的贵气,只可惜杂念太多,比不上那小子的美味。”

银白色光箭自夏夷则手中之剑射出,瞬时把砺罂逼退到远处。

“你敢碰他试试?”

“呵呵,口气倒是不小,只是我今天没心情奉陪,待我想办法取到那小子的魂魄,再来找你好好玩耍,呵呵呵呵……”

夏夷则看着那团渐渐变淡到消失不见的魔气,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

 

自得悉砺罂的存在,夏夷则每个夜晚总要从暗中派去跟踪保护乐无异的下属口中确认其安全无恙方可入睡。

尽管知道乐无异一直贴身带着金麒麟,邪祟无法轻易靠近,他仍是放心不下。尽管在往后为数不多的会面中,两人皆是不欢而散,夏夷则仍是坚持要乐无异跟他回去,留在他的身边,好让他去保护着他不受砺罂觊觎,可总是来不及把后半句说出口,那人便直接丢给他一道头也不回离去的背影。

西域一战,许久未曾使剑的他脑袋没来由地昏沉,连握剑的手都不太使得上劲,挥剑的动作也带了些许生疏。

“无异,跟我回去。”

“我不要。”

“无异,让我保护你。”

“我要保护这里无辜的百姓。”

“无异……无异……”

“呵呵呵……美味……美味啊……”

“滚开!不许再靠近他!”

“有本事你来杀我啊!呵呵呵呵呵!”

“夷则?”

“无异,我不会让它伤害你。”

他把灵力注入剑中,凌厉的剑光犹如离弦之箭刺向那团犹在发出刺耳笑声的黑影。笑声戛然而止,换来的却是皮肉被深深刺穿的声音。

砺罂,以魂魄为食,尤其喜食灵气纯净、灵力充沛之魄,擅迷惑人心,扰乱人的心智。

乐无异倒下去的那一刻,夏夷则感到世间的一切在面前分崩离析。

他扑倒在那具渐趋冰冷的身体旁,眼睁睁看着那不断冒出鲜血的胸口慢慢变得干涸。他把脸贴在那失去温度的额头上,像以前那样倾尽全力拥住了他,可惜对方此时已无法再给他任何回应。

黑雾聚拢在二人头顶上方,化作了血盆大口,朝着乐无异张口就要噬咬,忽被骤然升起的银色光剑刺中喉咙,痛苦地嘶吼着退开。

夏夷则仰首,布满血丝的双眸中充斥着森然杀戮之气。

 

夕阳渐落,夜幕降临,大漠中冷风呼啸,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

“呵,无谓再做垂死挣扎,把那小子的魂魄给我,可放你一条生路。”砺罂游走在半空,俯视着那浑身浴血之人。

“滚。”夏夷则吐了一口血沫,以剑支地,死守在乐无异跟前,脚步未曾移动分毫。

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随即狠狠拍在了他头上。

伴随着头骨碎裂的声响,夏夷则一个踉跄,却仍死死支撑着身体不倒下。鲜血顺着头顶淌过他森冷的眉眼,染红了眼前荒凉的景色,唯独安静躺在他脚边的那个人,在他的眼里一如初见般鲜活。

他闭了闭眼,再度睁开时脚下法阵突现,耀目的银光刺得砺罂不得不往后退开。他缓缓蹲下,从乐无异身上摸出了那只小小的金麒麟。

金麒麟被贴身携带久了,似乎也沾染上了灵气,在夏夷则手里泛起微弱的金色光芒。他默念起以前从师门那里偷习到的禁术,把适才勉力封住的魂魄渡到了金麒麟内,在砺罂抢过来之前,将毕生灵力往里倾注。

他看着被金银两色光芒包围的金麒麟自手中升起,直至隐去了踪迹,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直直地倒下。

“呵呵呵呵呵,你能耐还不小,竟能当着我的面把他的魂魄送走,既然如此,你就来代替他好了!”

砺罂话音刚落,黑色的漩涡顷刻便把夏夷则密密围住,但此时的他已无力再去做什么。在被黑暗吞噬之前,他把手探入怀中,握住了属于自己的那只金麒麟,尽管它已失去灵力庇护,变得黯然无光。

“将来如果我们其中一人死了,就相约在忘川等,等到另一人的魂魄来相聚,再一起投胎转世。”

“无异,对不起,我可能要失约了……”

 

茫茫天地,竟不知身在何方。

待他于迷雾中清醒过来,看到的是自己最为敬重的师尊清和。

清和说,当年匆匆赶到并把砺罂重创,从它腹中取出了他的最后一缕残魂。

“若非你魂魄中残存的执念,加上贵为九五之尊,得先祖之灵及天地庇佑,为师才得以使用修魂之术把你的残魂带回来好生养着,不然依你这情况,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无异……无异还在等我。”

“你可知自你身死魂灭到魂魄重聚,此间已过了多少个百年?”

夏夷则一片茫然。

“你的残魂不可久存于人间,为师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清和挥了挥手,忘川之门于他们所在之地开启,夏夷则感觉到他的灵识开始被吸进去。

“师尊!”因没有实体,他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只能用意念与清和对话,“师尊之恩,弟子无以为报,来世若是可以,弟子愿再度拜入师门,为师尊之徒。”

清和淡然看向他,“你既知我非凡人,自不会在同一个地方久留,能不能再成师徒,还需看你我来世的缘分。”

“……”

“去吧,下一世,兴许还能与你想见之人再度相见。”

 

忘川使得魂灵有了实体,夏夷则离开蒿里,行走在黄泉路上。

他找不到乐无异,甚至连他一丁点的消息也没打听到。他站在忘川河畔,一只只沾满怨气的手臂自河面探出,气势汹汹地就要往他的腿抓。

“退下!”

鬼手霎时被他不怒自威的声音吓得缩回了浑浊的河水里,不敢造次。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爱站在这种地方,一不小心被拉下去,每次都要我这老太婆捞上来,一个个苦大仇深的给谁看呢?”孟婆拄着拐杖走上奈何桥,“每一个走过这里的人,大多都对前尘之事念念不忘,更有沉溺于生前的权势、欲望或身份中不愿转世之人,然而他们早晚还不是得在我面前喝下那一碗汤?可笑。”

他跟在那佝偻的身影后面道:“前世名利已随身死葬入黄土,并不值得留恋。如今我只念一人,生前有负于他,但愿他来到此处能安然转世,莫要再受半分折磨。”

孟婆幽幽看他一眼,“夏公子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早就投胎转世了。”

夏夷则猛然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我……”

孟婆用拐杖往他身后那三生石上轻轻一点,他扭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自小便从同门师兄师姐口中听过三生石的传说,他静静站在那块石头前良久,俯身捡起碎石,在“夏夷则”三个字旁无比认真地刻上了“乐无异”。

一笔一划,极尽深情。

前世今生,各不相忘。

既然上一世有负于你,那么这一世,我定当竭力护你周全。

夏夷则忍痛张开双眼,乐无异手中的机关剑已掉到了地上,两人额头相触,他感到体内有一股新的灵力在混乱地打着转,那是乐无异在用同样的方法窥探他的记忆。

像是自噩梦中惊醒般退后一步,乐无异把双手举到眼前,蓄满泪水的眸中尽是惶然与失措。

“不……我不知道……这不是我……我干了什么……”

手足无措间,忽觉唇上一热,乐无异失焦的眼眸转瞬之间恢复清明。

夏夷则稳稳握住了那双手,倾身往那颤抖的唇瓣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在乐无异伸过手搂住他时终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1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