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十)

前文:(一) (二) / (十八) (十九)


二十、潜伏

 

忘川到处都是一片死气沉沉的灰暗,依稀还能听见不远处河里怨魂的悲鸣。

乐无异有些坐不住,扭过头看后头的谢衣,见他往地上摊了一堆小小的树枝,正蹙眉盘算着什么,便凑过去看。

谢衣问他:“知道你们进忘川有多久了么?”

乐无异想了想道:“这里没有白天,进来后手机也失灵用不了,感觉好像呆了好几天,可是肚子也没有很饿的感觉……”

谢衣说:“我曾在蒿里掉进一处时空罅隙,在那里面过了好长一段时日,而听夷则所述,你们发生的那些事所经过的时间却并不长,所以我推测这里的每个地方都是一处罅隙,而且每一处和我们原本所在世界的时间都不一样。”

乐无异点点头,想到夏夷则还在用灵力维持着与他们所在世界相连的入口,如果按照他们在忘川耗费的几天时间,灵力说不定早就耗光了。

“你往西南方向走五百米,那里是其中一处游魂自外面进来的入口,去逮几个打听看看。”谢衣顿了顿,补充道,“多带些冥币,能收买就收买,尽量不要暴露身份。”

“没问题!”

乐无异说着就要去拉坐在一旁的夏夷则,谢衣又道:“你自己去。”

“啊?”

“夷则还有别的任务,你速去速回。”

“哦……”乐无异跟夏夷则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才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

夏夷则收回了目光,刚要站起来,肩头忽被一手牢牢按住,体内窜过了一股热流的同时感到胸口一滞,压抑多时的一口鲜血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

谢衣撤回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的体内为何会有附魂?”

夏夷则擦掉嘴角的血,慢慢站起来道:“我用它们镇压伤口。”

“你可知这么做会有何后果?”

“我知道,但求前辈不要告诉无异。”

“就算我不说,他早晚也会看出来。”

“没关系,只要能坚持到送他离开这里,出去之后,我会把附魂都放归忘川。”

谢衣抱起双臂斜睨着他,“你以己之血豢养着它们,早就把它们的胃口养刁了,一旦有漏网之鱼,难保不会在外面成为嗜血的厉魂,到时候……”

“若是我控制不住它们,到那时还请前辈把我……亲手了结掉。”

“……”谢衣静静看他半晌,手指暗自结了个印,一只冥蝶悄然自他的手心浮现。

忽而一阵诡异的冷风吹过,冥蝶霎时隐匿得了无痕迹。

谢衣神色一凛,“魔气?”

“什么?!”夏夷则反应过来,脸色剧变。

“往西南边去了,无异——”

谢衣还未说完,夏夷则早已不见了身影。

 

冥界本没有风与阳光,但每次有游魂经过身旁总会刮起阴风阵阵。乐无异裹紧了外套,掩盖住一身的血腥,尽管那些血都是从夏夷则那儿沾染的。

他还是很担心夏夷则的伤口,想着等下回去一定要问谢衣拿药,出去之后还要每天熬个汤什么的送去给他补补血。对了,还得向清和好好地赔礼道歉,毕竟把人家的徒弟拐跑还折腾成这样,估计是要领罪受罚的,就算被当场放狗咬死他也认了。

就在冷风再次无端刮起却看不到一个游魂的时候,乐无异才开始觉察到不对劲。他停下脚步,仔细观察了四周,发现仍是一片灰沉沉的景色,但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正在潜伏于暗处蠢蠢欲动。

又一股风自背后袭来,乐无异没有回头,抽出藏在口袋中的手,往身后掷出一枚袖箭,然后迅速趴下并往旁边滚了一圈,躲过那俯冲而来的攻击,等他仰卧在地,手上已然多出了一把弹弓。就着躺地的姿势,他拉动弓弦,对准了某一处地方猛地射击。

“呵呵呵呵呵,你比上辈子聪明,还会用破障术打破我制造的幻境。”

“你是……”乐无异眯了眯眼,捕捉到那个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躯,一瞬的震惊转为彻底的厌恶,自夏夷则记忆中寻到的那名字,相隔了一世,依旧是那样的咬牙切齿,“砺罂!”

“呵呵呵呵,这都过去几百年了,还能让我再找到你,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呀?”

乐无异重新站起,机关剑缓缓出鞘,嘴角抿起了一丝冷然的笑容,“是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呵呵,当年从清和那老妖怪手上好不容易逃脱,闭关养伤多年才得以恢复,我可是对你的魂魄念念不忘呢!”砺罂边说边游走在他身侧,“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味啊,呵呵呵——”

“如此现身正好,让我灭了你这魔物,给上一世的夷则报仇!”

灵光乍现,砺罂干哑的笑声被凌厉的剑气打断,紧随而至的金黄色剑光在它肩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有黑烟自砺罂的伤口处冒出。

 “你那老相好?”砺罂虽负伤,躲闪之间笑意却并未消停,“呵呵,能耐确实不小,天灵盖都被打碎了还坚持护着你的魂魄,只可惜,呵呵呵呵,他自己的还不够美味啊!”

“你闭嘴!”

“呵呵呵,原来他是你的弱点啊!”

剑招露出了破绽,乐无异立马就被疾风掀翻在地上,一只黑色的巨大手掌随即朝他狠狠地压过来。他按动剑柄上的机关,剑身瞬间变大了数倍。他吃力地举起手中重剑,堪堪挡住那一掌。

微偏过头,看到了远处那抹从瞬移阵中出现的身影,乐无异的眼中一亮。

“你既为魔物,为何能到这里来?”他故意问砺罂,试图分散其注意力,为自己争取时间。

“呵呵呵呵,区区冥界,岂能阻我?若非得见忘川之门开启,我也不会轻易寻到这里来,更不会碰见熟人。你说是不是呀,阿夜?”

乐无异讶然望向自前方暗处步出的沈夜,“你们……是一伙的?!”

沈夜只是漠然地盯着他,并不作答。

巨掌又落下了两寸,乐无异感到手上的力道在渐渐消失,仍忍不住冲沈夜嚷道:“你竟与魔物为伍,不止愧为一个捕魂师,你……你还愧对师父!”

沈夜的眸光在刹那间变得无比冰冷,掌中泛起暗灰色的光芒,往乐无异的方向投过去,却不知是不是失手打偏,一下子打到了乐无异跟那黑色手掌的中间,把砺罂给震飞到忘川河里去了。

乐无异也被那一掌的余波给弹到数米开外,额头磕在了岩石上,顿时鲜血直流,而这一幕刚好被赶到的夏夷则瞧见。

沈夜被随之而来的银白色剑光给逼退了好几步,视线紧锁在同一个方向随后赶来的另一人身上。

乐无异被夏夷则扶起,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立刻又挥剑冲向沈夜。沈夜身形一闪,乐无异一剑劈空,肩膀被其从后面毫无防备地拍了一掌,整个人往前方栽倒在地上,头晕脑胀的他没能马上爬起来,犹自皱眉愤愤不平地瞪着沈夜。

沈夜用余光冷冷地扫视他一眼,“哼,谢衣之徒,不过如此。”

夏夷则本要跑过去查看乐无异的伤势,在经过沈夜身边时听见这话,反手给他就是一掌。沈夜抬手还击,两掌对击之时有红光自两人的掌间闪现,沈夜眉心轻敛,“你的身上……”

一道身影倏然横插在两人之间,硬是把他们相互较劲的手掌分开,夏夷则和沈夜同时被灵力逼得倒退了两步。

“都给我住手!”


评论
热度(23)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