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主沈谢/微夏乐]《日常》番外:你听我解释

啊哈哈这个是很久之前被我弃掉的沈谢番外,然而最近某个饥渴的小伙伴 @ice-cream 让我投喂她,于是就把这个重新捞了起来,也可以当做一个短篇看。

正文 【或点击文末标签“我和我家那口子的日常”】

夏乐番外


番外:你听我解释

 

阿阮的婚礼在一艘游轮上举行,乐无异狠狠鄙视了一下那位富二代新郎官,并表示要杜绝铺张浪费,决定一手操办婚礼现场的布置包括食材。

于是婚礼当天众人差点被用钻石和金箔点缀的鲜花与地毯闪瞎了眼,纷纷表示不懂土豪的世界。

沈夜刚去学校接完沈曦就收到沧溟的短信:“阿夜,抓紧时间过来,谢衣好像要进厨房帮忙,这里没人拉得住他。”

沈夜眼皮一跳,加大了油门全速前进。

沧溟早就等在码头,对停好车的沈夜说:“小曦交给我,你快去找谢衣吧!”

沈夜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他在哪?”

“应该还在厨房门口。”

“……”

果然,谢衣正站在厨房门口对前来阻止的闻人羽进行着“思想道德教育”。

“生命至为灿烂、至为珍贵,而又永不重来,我怎么会拿大家的性命来开玩笑?这道菜我练习了很多遍,连阿夜都尝过,绝对没问题,你们就让我进去吧!”

欲哭无泪的闻人羽刚在心底给沈夜补了根蜡烛,主角就过来了。

“谢衣,厨房留给徒孙异就行了,你别添乱,跟我到外面去。”

闻人羽连忙附和:“对对对,无异马上就回来了,谢老师您还是跟沈教授出去坐一下吧!”

“可是——”

“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谢衣有些不情不愿地被沈夜强行拉离了厨房重地,留下一脸钦佩的闻人羽,以及站在他们身后给这位救世主竖起了大拇指的沧溟。

“不知主人有何吩咐?”

沈夜对于一秒切换初七模式的谢衣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谢衣这回的语气中多了些赌气的成分。

“你上回炒的茶树菇……”

“嗯?”

“有进步。”为博蓝颜一笑,沈夜决定昧了自己的良心。

然而谢衣早已看穿一切,“是吗?我记得你吃完上了一个多小时的厕所。”

“我没事,症状轻微而已。”

“呵呵。”

坐在旁边的夏夷则听了两人的对话表示心理压力有点大,恰好这时乐无异风风火火地扛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回来,夏夷则连忙迎了过去帮忙,又是给他擦汗又是递饮料什么的一路护送进厨房。

呵,别人家的男友。

谢衣的眼神略带幽怨,沈夜默不作声地扭头轻按眉心。

反正都恨我。

 

随着婚礼进行曲徐徐响起,新郎新娘一同踏上了早已铺设好的红地毯。

乐无异在一旁伤感得跟嫁女儿似的,时不时拽住夏夷则的衣袖擦眼泪,作为伴娘的闻人羽看不下去,直接把一叠纸巾甩到他的脸上。

新郎新娘交换了戒指后深情一吻,礼成。

沈夜到处寻找沈曦,终于在一堆宾客之中找到了那个被团团围住的小小身影。

“小曦念几年级了啊?”

沈曦有些怯生生地回答:“六年级。”

“你家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呀?”

沈曦思索了一下,“唔……没有。”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

沈曦四处看了看,抬起手就要往谢衣所在的方向指。

“小曦,过来,哥哥带你去吃冰淇淋。”沈夜适时地出声并把她拉了出来。

几个不死心想要跟过去的女客人被其冷冰冰的视线给硬生生吓退,不过很快便找到了新的目标。

“谢老师今年多大了?”

“有女朋友吗?”

“……”

谢衣自始至终从容大度地微笑着,最后举起手亮出无名指上的戒指,“不好意思,已有家室。”

众人失望地散去。

沈夜递给妹妹满满的一杯冰淇淋,就听到谢衣走过来说:“我也要。”

“自己拿。”

谢衣干瞪他一眼,拿过一杯香槟喝了一大口,“阿夜,你好无情。”

沈夜把注意力从妹妹转移到他身上,“你今天喝了多少?”

“你放心,我没醉。”谢衣说完打了个酒嗝。

“我送你回去休息。”

“我不要。”他格开了他握过来的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把我正式介绍给你的父母?”

“谢衣,这事回家再说。”

谢衣轻轻哼了一声,“你总是这样,我就知道。”说完放下酒杯,径直走到船的另一头去了。

沈曦在一旁舔着冰淇淋,抬头望向满脸无奈的沈夜,“哥哥,你怎么又把谢衣哥哥给气跑了?”

沈夜这才惊觉不对劲,等他跑到船头,谢衣已经驶着一艘小快艇迅速脱离了他的视线。

 

“谢衣上一次失联是什么时候了?”船舱中,瞳坐在轮椅上问沈夜。

“三年前。”沈夜透过玻璃窗眺望着海面,眸光暗沉。

“哦,就那次离家出走。”

“……”

三年前,刚交往没多久的两人因三观问题一言不合吵了场架,就差把分手两字甩对方一脸的那种。谢衣隔天就收拾了东西离家出走,跟人间蒸发一样再也联系不上。

“放心,我已经让十二去找了,定位还需要点时间,等等吧!”瞳说完按下震个不停的手机,语气中多了几分冷漠,“什么事?”

“……”

“我很忙,限你五秒钟之内给我讲完。”

“……”

“这种事情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去解决。”

“……”

“不知道?那要不要我顺便找人把你们也解决掉?”

“……”

“哼,一群废物。”

十二敲门进来的时候,瞳刚好啪的一声把手机甩到了桌上。

“找到了。”十二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一副3D地图凭空展现在他们眼前。

那上面是一片看似一望无际的海域,十二往其中一座岛屿上轻轻一点,地图自动放大拉近,沈夜终于发现了那个缓慢移动的红点。

“咦?这不是我哥去年送我的小岛吗?”给他们送甜点进来的乐无异扫了一眼那3D地图,“说起来,师父之前还问我借了那岛上房子的钥匙呢!”

沈夜、瞳、十二:“………………”

 

岛上刚下完一场小雨,天气开始放晴,空气中飘散着泥土的芬芳。

然而谢衣此刻的心情却明朗不起来。

他郁郁寡欢地蹲下,开始挖蘑菇。

三年前,也是在一个阴雨天,他离开了他和沈夜的家,一个人爬上纪山。以前考察他跟沈夜去过一次,所以熟门熟路就摸了上去,可是等爬到山顶时却下起了暴雨,他被困在山上。

手机在山里接收不到任何信号,眼看天就要黑了,雨势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他有点饿,有点冷,还有点慌。他独自撑着伞靠在一颗大树下,迷迷糊糊地想,若是他就这样死掉了,那一定是沈夜的锅。

醒来的时候,谢衣已经坐在沈夜的越野车上。

他还没问沈夜是如何找到自己,对方先劈头盖脸地骂了过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下次做事情之前最好先带脑子想清楚,蠢死了!”

谢衣目瞪口呆,恍惚觉得好像不认识眼前的沈夜。因为之前即便吵得再厉害,沈夜也没有真正骂过他一句重话。

这个气急败坏在他面前第一次失态的阿夜,有点帅。

当然他没把内心的感受表现出来,尤其是在看到那人手臂和腿上都有被树枝刮伤的痕迹后,便不发一语地转过了头。

回到家之后,两人按照惯例在床上打了一架,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来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几炮。

思绪从三年前的回忆中抽回,谢衣愤愤拔了几个蘑菇,刚要起身,头上便笼罩了一片阴影,随之而来的还有引擎发出的巨大的轰隆声。

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在距离谢衣不远处的空地上,把他的风衣吹得猎猎作响。沈夜戴着个墨镜走出机舱,朝驾驶员十二比了个大拇指,十二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把飞机开走了。

这逼格有点高,谢衣有些无法直视。

然而这逼也没能装多久,沈夜刚摘下墨镜,天空就又下起了雨。

两人在雨中相对无言,谢衣默默撑开伞转身就跑。

沈夜追到那一幢充满了浓浓乐氏土豪风的别墅前,敲了敲门说:“谢衣,你听我解释。”

门另一边的人没有回应。

沈夜无奈之下只好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可是岛上没有网络信号。

“谢衣,这房子的wifi密码是多少?”

谢衣:“滚。”

沈夜调出了存在手机里的重点教育对象资料,试着输入乐无异的出生年月日,不对。然后翻查到夏夷则的资料,输入了他的生日,get!

他翻出某个聊天记录,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高,然后点开了一则语音留言。

“小夜啊,你上次说的那个……爸妈一起商量过了,不管你喜欢谁,我们都支持你。我和你爸长年在国外,这种事其实也见怪不怪。我俩决定找个时间回来看看你和小曦,还有那位谢衣先生,话说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啊先不要告诉他,我们时间还没定呢,免得他为了这事分心。”

谢衣分拣蘑菇的手一顿,一颗蘑菇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思想挣扎了大约五分钟,他打开门,没看见人。就在他一脚踏出门准备到外面查看时,却险些被坐在门口的人给绊倒。

“谢衣,你竟好意思让我在外面淋了这么久的雨。呵,你……很好。”沈夜站起来,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把他拖进了屋里。

“……阿夜,你听我解释。”

沈大大在生气,按照惯例后果很严重。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几乎都是形影不离,沈夜想着以后这样过日子也挺好的,当然要是谢衣能停止每天给他做炒蘑菇那就更好了。

谢衣说这蘑菇他检验过,没毒。

沈夜还没问他是怎么检验的,便开始了上吐下泻。

谢衣让乐无异开来了一艘游艇,到岛上接他们走。乐无异见到沈夜的时候,沈夜正蹲在马桶前吐。

“太师父,你你你……”乐无异大惊失色地指着他结结巴巴道,“你该不会是……怀了吧?!”接着把深不可测的目光投向了谢衣。

沈夜瞪他一眼,“你要么闭嘴,要么滚。”

乐无异只好去找一同前来的夏夷则勾肩搭背去了。

“你笑什么?”夏夷则不解地问他。

“没什么,我是不会告诉太师父那些蘑菇是我亲手种下的。”乐无异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好夷则,你要替我保守秘密。”

夏夷则:“……”

乐无异笑着抬起头遥望蓝天白云,看来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评论(9)
热度(25)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