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十二)

前文:(一) (二) /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梦魇

 

方才受了沈夜一剑,夏夷则体内附魂似感应到了血腥气的加重,愈发不安分起来。他运气调整内息,强行压下胸腔内的那股阴戾之气,不再理会气氛古怪的沈谢二人,独自起身去寻找乐无异。

然而他找遍了忘川河附近,也没见着那个身影。

按捺住内心的焦虑,他取出一面银符。银符在灵力催动之下发出幽暗的银光,照亮了地面上的打斗痕迹,还有那枚被遗落的袖箭。

袖箭上的斑斑血迹让他的瞳孔骤然紧缩。

夏夷则收拳握紧了那枚袖箭,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其主人的余温。他霍然站起,召唤出玄凝剑,往河道中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孤魂身上放。

正在河中游走的孤魂被倏忽而至的光剑围住无法动弹,正要发飙,在看到撤去隐身符的夏夷则后,慌忙垂下了头。

“我问你,可曾见过一魔物于此地流连?”

孤魂点了点头。

“可曾见它与谁人在打斗?”

孤魂再次点头。

“他们往哪里去了?”

孤魂往某个方向一指,夏夷则撤了剑就要动身追去,又听那孤魂断断续续地说道:“魔物负伤,跑不远,以魄心攻其心脏要害,可毁之。”

“你为何……”

“你要救之人,上一世于我,有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他适才靠近,血腥气甚重,不经意泄了气息,我便知是他。”

夏夷则领会地朝他颔首,“即便拼了性命,我也会竭尽全力护他周全,你且放心。”

孤魂得到了承诺,淡然转身离去。

夏夷则望了一眼沈夜和谢衣所在的位置,用剑气在地上画了个箭头,随后使出瞬移符,往孤魂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乐无异睁开眼,触目所及一片黑暗。

他还记得在忘川河附近再次遇上砺罂并与之缠斗,因之前又跟沈夜打了一场,体力有所不济的他被砺罂捞了个空档,抢过他掉落的暗器反击。

尽管闪避及时没有伤及要害,但他的小腿还是被袖箭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跌倒的同时一阵黑雾笼罩而来,而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他尝试着伸出手,摸到一块类似于木板的东西。他又摸索了一会儿,突然触电般地收回手,不可抑止地浑身发抖。

某些被尘封的久远回忆袭上脑海……

“无异,快去衣柜里面藏好!”

“妈妈?”

“快!听话!”

“爸爸呢?”

“……无异,你要好好的,记住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最棒的孩子。”

他还记得母亲临别前给他的拥抱,记得她身上微凉的体温。然后他就被推进衣柜藏了起来,抬起头,还能看见柜门上贴满了符咒。

后来,就是一片看不见光的漆黑。

漆黑之中,只有禁符发出惨白色的光,而他的耳中只听得到屋外厉魂的嚎叫,还有钻进鼻端的血腥味道。

那是宛如梦魇般的恐怖与绝望。

乐无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去的。

恍惚回到了那一天,他的脚下是粘稠的鲜血,是至亲之人死不瞑目的双眸,接着,谢衣出现了。是他把他从血泊之中拉了出来,陪伴年少的他度过最悲痛难熬的时光。

可是,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谢衣。

“师父……师父你在哪里?!”他站在原地呐喊,眼前腾起了迷雾,周遭影影绰绰,什么也看不清楚。

“无异!”

熟悉的声音使他赫然回过头,迷雾中闯进一个身影,带着唯一的光源向他跑来,打破了重重阴霾。

“夷则?”

“无异,别害怕,这是砺罂制造的幻境,保持心智坚定,跟我走。”夏夷则一把拉过他的手,才发现手中之人的温度比想象中还要冷。

“夷则……”乐无异不甚确定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

“我在。”夏夷则握紧了他的手,“没事了。”

 

乐无异在夏夷则的怀中清醒过来,而砺罂正被玄凝剑牢牢钉在了不远处的岩石上。小腿上的疼痛一下子变得清晰,使得他倒吸了口气。

夏夷则按住他道:“刚才走得匆忙,伤药没带在身上,谢前辈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你先别乱动。”

乐无异依言放松了身体靠着他,“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进了那种幻境?”

“我身上带着师尊赠我的两仪清心符。”夏夷则低头轻吻他的额角,“而且,上一世我因受到砺罂的蛊惑而失去了你,这一世我不会再让自己重蹈覆辙,自然也不会让你受同样的痛苦。”

乐无异把头往他的肩窝蹭了蹭,“夷则,谢谢你,我最喜欢你了。”

夏夷则略不自在地别过头,一眼扫过去却发现本该被定住的砺罂竟不见了踪影。

还未待他弄清是怎么回事,暗涌便突袭而至。他反应极快地抱住乐无异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挡住了排山倒海般的攻击。

乐无异的视线被夏夷则的身影悉数挡住,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耳边狂风凶猛的呼啸。他紧紧抓住了身上人的背,却感觉手中又湿又黏。

他意识到不妙,从夏夷则的怀里挣脱出来,手掌抬起,满是触目惊心的血。而夏夷则正紧闭着双眼,表情痛苦。

“夷则!”

乐无异正要扶起他,可在刚触碰到他的手时就被一股蛮横的力道弹开,重重摔倒在地上。

夏夷则的眼睛重新张开,眸中泛起了血一样的红光。他支着剑慢慢站起来,全然不像身受重伤。

他挥剑斩向潜藏在暗处的砺罂,招招透着狠厉,周身散发出掩盖不住的戾气。砺罂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乐无异爬起来,一撅一拐地跟在夏夷则身后,为免被剑气所伤,不得不与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砺罂探出一掌击了过去,夏夷则侧身躲开。乐无异清楚看见了他胸前伤口的位置闪着诡异的红光,心中顿时冒出一个骇然的猜想。

砺罂半路收回掌,逮住了机会抽身闪退,并化作一股黑烟往四处窜逃。夏夷则双目发红,迈开脚步欲往其中一个方向追去,忽觉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痛。

他回头,看见乐无异正手握猎魂枪直指着他。


评论
热度(12)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