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十四)

这是最后一盆狗血,信我。


前文:(一) (二) /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两茫茫

 

“夷则,你……你被反噬了。”乐无异看着被光弹伤到的他,证实了心中的猜想。

他早就该看出来的,夏夷则的伤口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没事,只是没料到他会使用如此极端的方法。附魂嗜血,他每受一次伤,体内血腥气便会加重一次,直到附魂变得越发狂躁并脱离压制,还反过来控制了其主的身体。

“夷则,你快清醒一下!”

夏夷则提着剑步步进逼,乐无异举着枪跌跌撞撞地往后退,直到一个趔趄再度摔倒,紧接着身体便被使劲推倒在地上,手腕随即被用力捏住,他手上一痛,猎魂枪掉了。泛着银光的剑尖朝他径直插了过来,他紧闭上双眼。

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乐无异睁开眼,看到了插在身侧地面上的长剑。

夏夷则用血红色的双眸直直地盯着他瞧,忽然凑近他的脸庞,伸出舌头自上而下地舔去他脸上的血迹。

乐无异愣了半晌,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却被钳制得更紧。他被夏夷则死死地按压住,只能任由对方一路舔舐到脖子流连不去,下一刻脖颈处便传来了剧痛。

夏夷则狠狠咬住他的同时还不忘用舌头舔着自那伤口处沁出的鲜血,乐无异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情急之下抬起没受伤的一只脚,缠上了对方的腿并使出猛力一绊。

夏夷则被绊到了一旁,乐无异顺势翻了个身反压住他,一手抢先一步夺过那把插在地上的剑,一手从小包里抽出一根绳子。那绳子一触碰到夏夷则的身体便自动伸长,像蛇一样把人给牢牢缠住,让其无法动弹。

被捆住的夏夷则倒在地上边挣扎边对着乐无异怒目而视,表情阴冷而陌生,唇角淌下的一丝鲜红让他看起来更加的诡异。

“夷则……”乐无异跪倒在他身旁,第一次感到了束手无策之下的绝望,他俯身不顾一切地拥抱他,“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

被紧抱住的那一霎,夏夷则浑身一僵,眼中的血红有所退却。

“杀了……它们。”他的身体在发颤,拼命压抑着那些于体内疯狂窜动的嗜血之气,“我不想……伤害你。”

乐无异松开手,瞪大了眼睛看向他,“不行,这样你会——”

“快动手!杀了……”夏夷则还没说完又吐出了一口血。

“我不要!”

乐无异手中握着的银色光剑一下子脱了手,长剑腾空而起。夏夷则的眼中再度漫上血一般的红,被灵力操纵的剑尖直指向乐无异。

“无异,不杀掉它们,我也会遭反噬而死……”他抬起头,血红的双眸有着极力压制的隐忍,“在那之前,我……我不想再犯下跟前世一样的错误,你懂吗?”

“……”

 

乐无异捡起猎魂枪,用颤巍巍的手给枪膛换上了可使魂魄灰飞烟灭的光弹。他极少杀魂,谢衣教他最多的是各种捕魂术,以及净化和超度,仅有的少数几次都在谢衣无法及时赶到并且迫不得已之下才动的手。他甚至不敢告诉师父,那些魂魄痛苦无比的尖叫声曾经徘徊在他的梦里经久不散。

他知道,这一枪打下去,被附魂控制的夏夷则也会遭受与它们同样的痛苦。

“夷则,对不起。”

颤抖的枪口对准了夏夷则的心口,他闭上眼睛,在长剑朝他刺过来的同时扣动了扳机。

光弹被射击出去的后坐力使得他跌退了好几步,袭向他的长剑已掉到地上,剑身不再发出亮眼的银光,与普通的铁剑没什么两样。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那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前,迅速解开那根碍事的绳子,把人捞进了自己怀里。

夏夷则缓缓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眸,抬起手覆上那张被泪水滑过的脸。失去了附魂,他胸前的伤口又开始渗出血。

“夷则……你会没事的,我带你去师父那里,你挺着!”乐无异说着就要抱起他。

“无异。”

夏夷则握住了他的手,乐无异感到有一股热流源源不绝地涌进体内,然而对方的手心却是无比冰冷的。他立刻便意识到了他在干什么,想抽回手,却被更加用力地握着。

“维持忘川入口开启之法,已经通过灵力过渡到你身上。”夏夷则的脸因失血过多而苍白得几近透明,他把一枚泛着红光的小珠子交到乐无异手里,“这是附魂被灭后留下的魄心,用其攻击砺罂的心脏,可以杀死它。离开这里之后,将我带回太华,告诉师尊,是我能力不足,没法控制好附魂,与他人无关。”

“我不听!”乐无异胡乱地擦去脸上一塌糊涂的血和泪,“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当然会带你回太华,我们说好要一起活着出去的!”

“别哭,你忘了三生石上有我们的名字吗?我们还有下辈子,我……只是后悔这辈子没有早一点遇到你。”夏夷则想对他笑,可唇边不断溢出的鲜血使得他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力,“无异,我……”

“你别再说了,我们去找师父,他肯定有办法救你,走!”

乐无异咬着牙把他给搀起来,然而没走几步,夏夷则环在他肩上的手便渐渐垂了下去。他重新把他的手搭上自己肩膀,无视脚上的伤,吃力地背起他往来时的路走。

“夷则,你还醒着吧?”

“嗯。”

“你千万别睡着了,陪我说话。”

“好。”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对你特别有好感,也可能是前世注定吧!那些什么看脸通过的话,也不全是糊弄你的,反正那时候我一看你,就觉得你是可以陪我来的那个人。”

“嗯。”

“你还记得我跟你回太华那天吧?那天早上我第一个醒来,看了你的睡脸好久。”

“……是吗?”

“嗯,我还用手机偷偷拍了照片呢!你可不许打我啊!”

“难怪你那天早上盯着手机看得那么入神……”

“嘿嘿!对了夷则,出去之后我们好好放个假,一起去旅游吧!”

“好。”

“你想去哪儿?英国,法国,意大利还是新西兰?其实澳大利亚也不错……”

“都可以……”

“还是你想去近一点的韩国和日本,还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你喜欢就好……”

夏夷则的声音微弱得几不可闻,乐无异感觉到自己的背部已经湿透了,他不知道那是汗还是血。

“还有,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

“……”

“不过你不说我也知道。”

“……”

小腿上的痛也变得麻木,眼前的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他脑袋昏沉,步履不稳,仍努力地往上托了托那具慢慢滑落的渐趋冰冷的身体。

“夷则,我也爱你。”

前方有微光闪烁,乐无异辨出了那是谢衣的冥蝶。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身体像是被瞬间抽干所有力气,支撑不住地连同背上的人一起倒在地上。

在陷入昏迷之前,他紧紧拽住了来人的衣袖,喃喃重复着一句话:“快去救夷则……”


评论(4)
热度(1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