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十六)

快要完结了,这章就是纯打boss骗个tag【x


前文:(一) (二) /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破空

 

“怎么还不醒过来?”乐无异握着那只冰冷的手自言自语道,他当然不指望救治中的沈夜会给出任何回答。

他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夏夷则毫无血色的脸,试图从那上面看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变化。

忽然感到夏夷则的手一个哆嗦,乐无异连忙凑近了那张脸,然而依旧只有一片死气沉沉的灰败。

沈夜撤开输送灵力的手,淡淡地道:“他没事了。”

“那他为何还不醒?”

“你可以试试被我打个半死不活然后立刻醒过来给我看看。”

乐无异气结地瞥他一眼,“别以为我现在打不过你,若不是看在师父的份上——”

说到这里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惊觉谢衣适才坐着的位置早已空无一人。

沈夜环视了周围一圈,二话不说就往砺罂所在的方向赶过去。乐无异正要尾随,回头看了看双目紧闭的夏夷则,俯身取过放置在他身旁的长剑,伸出两根手指慢慢抹过那剑身。

银光随着手指所抹之处骤然泛起,他按照记忆中夏夷则的动作,召唤出了四柄玄凝剑,把夏夷则的身体团团围住并形成一道光圈,随后收起剑,把它和自己的机关剑一同紧握在手中。

“夷则,等我。我一定会亲手杀了砺罂,为你报仇。”

 

乐无异赶到的时候,沈夜已经把猎魂枪指向了砺罂的心口,而砺罂正呵呵呵地直笑,“愚蠢的人类,你们真的以为单凭手上的几个玩具就能把我解决掉?呵呵呵呵之前都是在陪你们玩,现在我失去耐心了。”

说着突然变换形态,挣脱了捆魔绳的同时对沈夜张开血盆大口。乐无异冲了过去,两手各持一把剑交叉挡在砺罂面前,机关剑与银光剑相交,金银两种颜色的光芒大盛,稳稳抵住了砺罂的攻击。

“不用你救,滚一边去。”沈夜在他身后沉声道。

“你救了夷则一命,虽然有一半是师父的功劳,我帮你挡一下,两清!”乐无异不顾他的冷哼,视线投往另一个方向,那儿有一处黑洞,里面看似有着无数的小漩涡,他知道那是砺罂制造的幻境入口,刚才大致判断了一下周遭的打斗痕迹,便料到谢衣恐怕已掉进去,“师父身上带着彼岸花,呆在里面越久越危险,你去救他,这里交给我。”

“这我知道。”沈夜转身,又冷冷地看向他,“就凭你?”

乐无异勾了勾嘴角,重新把目光转向迎面而来的砺罂,眼眸清澈而坚定,“它今日必须死在我手里。”

沈夜瞥见他脚底金色与银色的法阵交织在一起,顿时了然,头也不回地纵身一跃,投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洞。

乐无异利用法阵把砺罂阻隔在外面,砺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攻不进去,终于自那两色阵中瞧出了端倪。

“呵呵,你身上竟有着两股灵力?”

“你都能修炼出人模狗样了,为了对付你,这不算什么。”

夏夷则伤重之时,除了把维持忘川入口之术悉数渡给了乐无异,还有他身上将近一半的灵力修为。乐无异立在阵中,动了动手指召唤出玄凝剑,四把光剑在空中飞舞,银色的剑光闪得人眼花缭乱,下一秒便朝着砺罂齐刷刷刺了过去。

砺罂一边闪避那几把乱剑,一边将浑浊的眼珠子一转,“呵呵呵,你那相好还没死掉?估计也剩下不到半条命了吧,让我去会一会他。”

“休想!”

乐无异想也不想地撤了光阵追过去,砺罂猛地回身使出一掌,把他给掀翻在地上。

“呵呵呵呵呵,好不容易让我找到你,他哪有你好吃?”砺罂盘旋在半空,随即化作黑黝黝的巨石,重重地往其身上砸。

乐无异翻身一滚迅速躲开,砺罂穷追不舍,所砸之处留下一个又一个坑。

在砺罂又一次落下时,一枚光弹准确无误地投掷到它身上,把它给炸出一个洞。碎石纷纷掉落,砺罂恢复了原形,捂住被炸伤的肩膀。乐无异吐出一口血沫,站起来挥剑再度斩了过去。

 

在乐无异不依不饶的纠缠下,砺罂逐渐感到了力不从心,尤其乐无异于两股灵力的护持中实力倍增,双方竟不相上下。又一阵金光挟着银芒袭来,砺罂一个失手被玄凝剑给封住。

“呵呵,没人可以杀掉我,你又何必浪费力气。”

“你确定?”

乐无异扬了扬手,魄心微弱的红光自他手中闪过,砺罂心中大惊,仍维持着干笑道:“你如果现在杀了我,沈夜和谢衣就永远被困在幻境里出不来了,呵呵呵呵。”

正准备把魄心换进枪膛的乐无异动作一顿,砺罂又道:“不如来谈个交易,你给我魄心,我把幻境撤掉,如何?”

“我凭什么相信你?”

“呵呵呵,你看,他们出来了。”

乐无异闻言回头,黑洞那边根本什么都没有,心知上当,急忙往旁一闪,脚上却被一股缭绕的黑气缠住。

砺罂自剑阵中脱身,冲上前来抢夺他手上的魄心。乐无异收紧拳头,把魄心死死地握在手心,黑气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他感到脖子被狠狠掐住,快要喘不过气。

“呵呵呵呵呵,玩够了,该结束了!”砺罂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一阵窒息加眩晕感涌上来,乐无异被迫扭过头,眼角余光扫过某个方向,唇边挤出了若有似无的笑意,“是啊……咳咳……该结束了!”

砺罂两眼一瞪,一道强光自黑洞中乍现,如同强行破开猛兽之喉的利刃,照亮了忘川暗黑如墨的夜空。

伴随着砺罂破碎的尖叫声,沈夜拽着谢衣缓缓步出。

乐无异把魄心按进枪膛,猎魂枪的枪口对准了瘫倒在地上的砺罂的心脏。

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4)
热度(2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