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二十八)

进入完结篇啦~

有少量【清&温】的场合。


前文:(一) (二) /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与子成说(上)

 

像是做了一场很长的梦。

夏夷则醒来的时候,入眼又是熟悉的天花板。他愣了好久才意识到这里是太华,他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

他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猛然坐起,扯动了胸前的伤口,惹来一阵剧痛。还好,这就证明那一切、还有那个人,都不是梦。

定了定神,他看向背对着他负手立于窗前的人,轻道了声:“师尊。”

清和闻言转身,走到床边看他,“你的伤还没好,醒了也得躺着。”

夏夷则依言躺下,问他:“谁……送我回来的?”

“还能有谁?”清和拉了张椅子坐下,冷冷淡淡地道。

“他——”

“被我赶走了。”

“师尊……”夏夷则观其脸色,呐呐地把一肚子疑问憋了回去。

“怎么?舍不得?”清和不悦地抱起双臂,“当初怎么不见你舍不得太华和为师,还偏要去把自己弄个半死不活?”

夏夷则挤出一个笑容,“弟子这不是活着回来了么?”

清和的脸色却显得更冷,“若不是我暗中给你施了固魂术,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师尊的恩情,弟子时刻铭记于心,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夏夷则抬头,眼前的脸与前世的重叠,不同的是,如今清和的头上已多出了几缕白发,而且好像比起他初到太华那时更明显。

清和丝毫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坦然道:“这些年修为损耗太多,太华灵气充沛,是个适合闭关调养的地方,这也是我从不离开太华的原因之一。若非如此,我又岂会让砺罂那种半调子的低等魔类苟活于世?”

“砺罂可已身死?”

“死了,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忘川中发生的一切,师尊想必都已知悉?”

“是啊,乐无异把全部都告诉我了。”

“……”听到那个名字,夏夷则静静地垂下眼眸,迟疑了片刻,终究没有开口。

“你都把半数的灵力修为给人家了,还怕他会出事?”清和用看穿一切的表情睨着他,“放心吧,他活得好好的,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伤好之后,你就到后山去闭关,潜心修炼到修为完全恢复,方可离开。”

“……是。”

清和站起来,离去之前又看他一眼,放了一件东西在床头,“这是你上辈子留下的,既然你都想起来了,那便物归原主吧!”

夏夷则拿起一看,竟是上一世乐无异送他的那只金麒麟,他一直贴身带着,到死去的前一刻才把它紧紧握在手里。

兜兜转转,本为一对的金麒麟穿越了生死与前世今生的距离,如今都奇迹般地回到了他们各自手中。

 

后山属于太华禁地之一,长期设有结界,一般闲杂人等不可贸然进入。

夏夷则闭关修炼至今已有三月,除了每天轮流给他送饭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还有清和不定时地来探望考查,他见得最多的就是清和身边那条大黄狗。

“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被清和那老不死的派来看管禁地,天天对着一堆破石头无聊死了,偏偏你这当徒弟的还一天到晚愁眉苦脸,晦气!”这天温留又趴在地上抱怨了。

夏夷则看了看它口中叼着的两块肉,早已见怪不怪,“温留前辈,你又跑去哪里偷吃了?”

温留专心致志地咬着肉,“你少管闲事,快些出关好让老子歇歇。”

“我的修为还未完全恢复,恐怕还得待在这里一段时间。”

“少废话,你根本静不下心来修炼。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出去找人就去啊!”

“可是师尊……”

“清和只说不让你离开后山,又没让你不能离开太华。”

“……”

温留吃完了肉,施施然地起身走出禁地,“老子出去透透气,大概要好半天才回来,你自己看着办!”

“前辈——”

温留一溜烟地跑到外面,忽而急急刹住了脚步,暗道自己这是倒了九辈子的霉。

清和一动不动地站在前方,微笑着看它,“说吧,乐无异到底给了你多少块肉?”

“老子愿意吃,你管不着!”温留理直气壮,“谁让你平时给我吃的几乎都是素?!老子很久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肉了!”

“很好,以后不仅没肉吃,连酒都不给你喝。”

“你这老不死的,别以为老子不敢咬你!”

把温留的咆哮抛在身后,清和走到禁地,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哼,他心中早有杂念,你关着他也没用。”温留跟在他后头道,“你的徒弟底子好,短短几个月修为已经恢复了七八成。我看你干脆把那姓乐的小子也收到门下算了,他天资聪颖,日后必成大器。”

“你要是知道他师父是谁,还敢让我收他为徒吗?”清和回过身,拂袖而去,“更何况,我肯收他也未必肯留。”

 

随着瞬移阵的光芒消失,夏夷则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安静而不起眼的街角。

为什么会来这里?一来他没有带任何通讯工具,二来他根本就不知道乐无异住在哪。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竟然少得可怜。

位于街角的这家咖啡馆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从服务员对乐无异的态度可以看出他是这儿的常客,尽管夏夷则知道他今天未必会在,但这也许是他唯一能够找到他的地方了。

推开咖啡馆的门,里面依然有着或结伴同行或独自坐在角落的年轻人,夏夷则一眼就扫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和初次相见时一样,他坐在同一个位置,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髦的穿着,头顶一缕不听话翘起的呆毛,混血儿似的浅色瞳孔和亮眼的外表,无论怎么看都跟捕魂师这种职业毫不搭边。

夏夷则压下内心的悸动,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乐无异这次还是被他吓了一跳,两人沉默对视好半晌,夏夷则才听到对方开口问道:“有事吗?”

这开场似曾相识,但又有哪里不对。

然而再度见面的欣喜盖过了不对劲,夏夷则还是喊了他一声:“无异。”

乐无异瞪大了双眼站起来,“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夏夷则有那么一瞬的晕眩,真的开始怀疑在忘川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但眼前这个人明明是真的,他的表情,他的声音,他的一举一动,对他来说明明是那么的熟悉。

“无异,你不记得我?”他不死心地问。

“我们认识?”乐无异眼中的疑惑更深,他茫然地眨了眨眼,凑近夏夷则,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瞧出些什么来。

夏夷则后退一步,他觉得他急需回到太华的后山去冷静一下。

当他踩着不太稳的步伐走出咖啡馆,后面突然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走那么快啊夷则!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他没好气地扭过头,却只看到紧贴在身后的那一簇呆毛,心中的气莫名消去了大半。

乐无异见他不说话,也觉得玩笑开大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地就要放开手,面前的人却一把抓过他的手,转过身来把他按进怀里。

千言万语在此时此刻化作了无声的相拥。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街角抱了不知有多久,乐无异首先抬起头道:“跟我来。”

他牵着他的手拐到咖啡馆后的一条小巷,那儿有一道窄窄的楼梯连接着咖啡馆二楼。

“这里是……”

“我家,”乐无异再度朝他眨眨眼,“这家咖啡馆是我开的。”末了又补充道,“算是其中一个副业。”

“……”

夏夷则服气地跟着他上楼,果然一走进屋里就被乱七八糟堆了一地的说不出名字的工具刺痛了眼睛。

乐无异一边腾出坐的位置一边碎碎念道:“谁让你这么久都不来找我,我才想到用这种恶作剧来报复你,这可不能完全怪我……”

“我闭关之前给过你电话,你手机一直打不通,我给你发了信息。”

“哦,那个时候我应该是被我哥‘绑’到马尔代夫去了。我没跟你说过吧,我有个哥哥,亲的,呃,这说来话长,总之呢我是被领养的,爸妈过世没多久我哥就找到了我,让我跟他回去认祖归宗,不过我那时决定了在师父身边学习当一个捕魂师就没理他,谁知道他在三个月前找上了门,我身上还有伤干不过他,于是就被‘绑架’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夏夷则略带紧张地打量他,“他没对你怎样吧?”

乐无异忍不住扑哧一笑,“他还能对我怎样呀?他对我可好了,就是脾气倔了点儿。”

夏夷则才知道他又在说笑,不禁扶额,已然不想说话。

“我回来看到了你的信息,知道你在闭关,可是你师尊严令禁止我再进入太华,我就只好小小地收买了一下温留前辈。”乐无异拉着他坐下,给他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眼底闪过狡黠的笑意,“所以说你今天能见到我,都是安排好的。”

“你太乱来了。”

“夷则,难道你不想见我吗?”乐无异对他的呵责不以为然,似笑非笑地对上他的眸。

“你知道的。”夏夷则抬手轻抚他的脸,“我答应过的事,你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意会到他指的是昏迷之前他对他说的那些话,乐无异的耳根一下子红了。

夏夷则也不再逗他,便问道:“在那之后,都发生了什么?谢前辈呢?”

笑意刹那间从乐无异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黯然神伤,“师父他……没有回来。”

 

评论(5)
热度(1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