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三十)(夏乐线完结)

正文到这里正式完结啦!对于番外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欢迎给我们留言,夏乐和沈谢都可以,没有就算了(……)不过夏乐这边不开车我不会开车!想上车的请跟紧沈谢那边,谢谢_(:зゝ∠)_

刚刚发的被和谐了,重新发一次,不是很懂LOF。


前文:(一) (二) /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与子成说(下)

 

忘川之外,一轮皓月高挂于夜空中,月华流照,原本盘旋在附近的厉魂随着忘川之门的关闭瞬息之间消散得一干二净,周遭恢复了郊区独有的宁静,还能隐约听见树上的蝉鸣。

被谢衣一掌推出来的乐无异跌坐在地上,似乎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还回响着谢衣临别前的话,他一个激灵站了起身,拔出自己的剑狠狠地劈向地面。剑锋与地面相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忘川入口处的灵力流动,此时连一丝都感应不到。

大概……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我不要这样!为什么不开……你倒是给我开啊!求你,开啊!师父——”

乐无异不死心地一连劈了几下,须臾之后才停下动作,以剑支撑住疲惫的身体,盯着脚下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地面大喊:“师父!我一定会想办法再来,你等我!”

说罢,他收了剑,把背包挂到身前,小心翼翼地搀扶起依旧不省人事的夏夷则,背着他一步一拐走向来时的路上。

谢衣的吉普车还孤零零地停靠在那儿。

把夏夷则带到车上安置好,乐无异坐进了驾驶座,把头深埋臂弯之中,伏在方向盘上无声地流泪。

 

从怅然的回忆中抽身,乐无异深吸了口气,稳定稍微起伏的情绪,“后来我又去了那里好几次,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那个入口都没有再出现,那些厉魂也全部消失了,什么异象都探查不出来。忘川之门,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被完全封死了。”

“谢前辈有他的想法和坚持,他既选择了这条路,想必是经过了一番考量,并非一时冲动。”夏夷则握了握他的手,安慰道。

“我知道,师父一旦决定了的事,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他说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也明白,悲欢离合其实都是人生常态,许多时候,就算倾尽全力,就算付出一切,结果也未必尽如人意。我只是不甘心,我还没报够他这些年来的知遇之恩,他就这么一走了之,实在是……”他哽咽了一下,侧过头,轻靠在夏夷则的肩上,“他,也是我的家人啊!”

夏夷则搂过他的肩膀,让他放心依靠着,没有说话。乐无异安静了一会儿,心情渐缓,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就要扒他的衣服。

“你……”

“别动,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夏夷则无奈地由着他扯开领口查看,轻声说:“我没事,早就好了。”

乐无异轻抚过那本该结实平滑的胸膛上突兀的一道伤疤,虽然早就愈合结痂,可他瞧着还是感到一阵心疼,尤其这疤痕还是他给他留下的。

“你看,真的好了,一点也不——”

“疼”在嘴边被生硬地打断,夏夷则看着他在他面前俯下头,亲吻他的伤口,动作虔诚而又无比轻柔,如同柔软的羽毛扫过心间,所到之处引起一片酥麻的颤栗。

“无异……”夏夷则稍微向后仰,想要拉开一点距离,角落中突然冷不防飞出一团橙黄色的不明物体,径直朝他俩冲过来,他下意识地搂住乐无异迅速翻了个身。

两人本就席地而坐,此刻变成了乐无异被压在夏夷则身下。

而那团“不明物体”已停下,似乎对维持着这种姿势的两人视若无睹,懒洋洋地瘫倒在他们前面的矮桌上,还眯起眼睛打了个呵欠。

“它是肉包,之前跟你讲过的,我家的猫。”乐无异笑着抱了抱夏夷则,“别紧张。”

“……”

见他一动不动,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乐无异有些慌张地推了推身上的人,“夷则?怎么了?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落到唇上的绵密的吻。

交缠在一起的气息渐渐变得急促而灼热,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加深了这个吻,等两人都依依不舍又气喘吁吁地分开时,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身体某个地方硬了。

“……夷则,你还记得怎么做吗?”

“……不要说得好像我们做过一样。”

“我说的是前世,你懂的。”

“……”夏夷则当然懂,那些记忆里他看得一清二楚,乐无异肯定也全部看到了。

“先说好,我要在上面。”

“愿赌服输。”

“你要跟我切磋吗?”

“这不公平,我的灵力还没恢复。”夏夷则意味深长地看向他,“再说,你上一世从来就没赢过我。”

“夷则,你就让我一次嘛!”乐无异在说出“让”字时,手上已悄然释出灵力,朝夏夷则放了个禁咒。

【这样也能被和谐,服气】

而一旁熟睡的肉包,在主人的惨叫声中仅动了动毛茸茸的耳朵,连姿势都不曾换过。

由于乐无异嫌地面硌得疼,两人又转移到床上干了一场。事后,夏夷则抱着昏昏欲睡的他,把那枚金麒麟递到他眼前。

乐无异听他诉说了缘由,拿过他的金麒麟,把它和自己的放到床头凑成一对,握过身侧之人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一年后,捕魂界里早已再无“初七”之名,曾经有人说他死了,但很快就又有人出来说他只是暂时隐退,还会回来的。

长期于榜单中名列前茅的二人分别叫“逸尘”和“肉包”,据说这两个人经常一同行动,尽管都是出师没多久的新手,可不管多麻烦多危险的任务都能完成得干净利落,表现十分出色,被誉为捕魂师中两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捕魂界的希望。还据说,他们总是结伴游历于各地,孜孜不倦地寻找着能够有效开启忘川之门的方法。

然而传说终究只是传说,毕竟捕魂师这种神秘的职业,真正了解的人并没有多少,知道那两位真实身份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僻静的街角处,冥蝶翩然飞过,围着那张俊逸的脸庞绕了好几圈,往他唇边淘气地一点,而后停在了前方的另一人手中。

“有消息了吗?”

“听说在南海的尽头,有可通往冥界之地的密道。”乐无异收起冥蝶,回头朝身后之人微微一笑,“夷则,走吧!”

“嗯。”夏夷则上前几步,自然而然地牵过他的手,与他并肩而立。

不多久,两人的身影便随着银白色的法阵齐齐消失在街角,再无影踪。


评论(5)
热度(24)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