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番外:死生不离)(上)

夏乐线番外,暂定就一篇,不过太长了所以分为两部分。虽然说了不开车但我好像打了自己的脸,嗯当然上篇还是很纯洁的。


正文:(一) (二) / (二十九) (三十)

番外:死生不离(下)


番外:死生不离(上)

 

乐无异发现自己穿越了。

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到谢衣空置已久的房子去打扫。

谢衣家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比乐无异的还要多,每次清洁整理都要花很长的一段时间,更免不了一番触景伤情。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无意中在一处抽屉的暗格里发现了一份卷轴。

他知道谢衣偏爱收集各种各样的奇特道具和物品,也见怪不怪。

只见那卷轴表面积了不少灰尘,看似年代非常久远,而且上面似乎被什么密咒给封印住了,一般人根本没法打开。

可乐无异不是一般人。

出于好奇,他召出谢衣留给他的冥蝶,心中默念了几段谢衣曾经教给他的口诀。

冥蝶抖动着翅膀停在卷轴上,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同时自卷轴中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牵引力,拉扯着他往前扑了过去……

于是等到他重新适应光线睁开眼睛之时,便看见了头顶上古色古香的重重帷幔,身下是一床由金色丝线绣成的被褥,还有守在床边一身古代宫廷侍女装扮的丫鬟,确切地说,是宫女。

“公子,您醒来了,可有不适?”

乐无异还没有从这突发的剧变中反应过来,只呆呆地躺在床上干瞪着她。

“姐姐,看样子他还没好呢!该不是傻了吧?要不要再找御医过来给他看看?”

被唤作姐姐的稍年长的宫女瞥了身边人一眼,“找什么御医?陛下不是吩咐过,有什么情况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么?还不快去?”

“是。”小宫女踩着小碎步离去了。

乐无异闭上眼,强迫自己深呼吸。虽说身为一个捕魂师,什么诡异惊险的情况都遇到过,但这穿越时空还是第一次,一时之间脑袋空空六神无主也是在所难免。

刚才听那位宫女说到“陛下”,乐无异又睁开了眼,问一直随侍在床边的她:“那个……请问当今圣上是谁?”

宫女脸色微变,还是耐着性子压低声音告诉他:“当今圣上,名叫李焱。”

乐无异皱了皱眉,“李焱”这名字似曾相识?突然灵光一闪,那不就是夏夷则上一世当皇帝时用的名字吗?!

“喵了个咪,我居然穿越到前世了?”他有些不敢相信,抬起手捂住额头,摸到了一头与自己原来发色一样的长发。

他立刻坐起来问:“这位……姐姐,你们有镜子吗?麻烦给我一个。”

尽管对于他这自言自语又一惊一乍的行为感到不解,宫女还是尽职尽责地给了他一面铜镜。

乐无异对着铜镜一照,果然从里面看到了前世的那个自己。

这下可以确定,他不仅穿越,还穿到了上一世的乐无异身上。

就在这时,精美的雕花木门被推开,乐无异扭头看过去,正好与被一堆宫人簇拥着走进来的人投向他的那一道灼热视线撞了个正着。

即便改变了造型与装束,他的夷则依然那么的出众好看。乐无异暗暗在心里想着,夏夷则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你……怎么样了?”

啊,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

“夷则,我——”

“你……”夏夷则的眼中满是震惊与不可置信。

“大胆!你竟然——”

夏夷则抬手止住了身后小太监的斥责,他看向乐无异,眸底多了几分氤氲,“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叫我那个名字了……”

乐无异有些好笑地问:“那我在这之前都叫你什么?”

“……你这是记忆有损?”

“算是吧!我一觉醒来,好像很多事情都忘了呢!”他笑着敷衍道。

“那……你还记得什么?”

“我记得我叫乐无异,你是夏夷则,我很喜欢你。”

夏夷则本来如霜雪般冷然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涌上了血色,似惊又似喜。他朝乐无异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碰,刚要放下,却被对方一把握住。

“夷则,我饿了。”

夏夷则往身后横刮一眼,几个呆若木鸡的太监宫女立马会意去准备膳食,退出去的同时还识相地带上了门。

 

乐无异坐在床边窸窸窣窣地把那一身累赘的衣服研究了好久,愣是没搞清楚要怎么把它们妥帖地穿到身上,忍不住出声唤道:“夷则,这个要怎么穿呀?”

背对着他伫立在窗前的夏夷则闻言转身望向眼前衣衫不整的人,无言了片刻,见他笨拙得连腰带都系反时,终还是摇了摇头,走过去替他把衣服给整好。

在给他系上衣带并束好之后,乐无异朝他嘿嘿一笑,道:“谢谢夷则,你真好。”

夏夷则怔忡了一下,把一根细长的淡黄色发带递给他。

“这又是干嘛的?”乐无异接过后疑惑地问。

“……你一向用它来束发。”

“哦。”他又把它塞回到他的手中,“我不会弄,你再帮帮我呗!”

“……”

乐无异坐在铜镜前,看着夏夷则温柔无比地撩过他披散的长发,用木梳细心地梳理好,再用发带把它们束成了马尾绑在他的脑后。此刻的他看起来总算与记忆中前世的那个俊逸明朗的乐无异并无二致了。

“陛下,御膳已经准备好了。”小太监在门外恭敬地道。

乐无异收起了自恋,看着太监和宫女们在夏夷则的应允下推门而入,把一碟又一碟精美的小菜送了进来。他毫不客气地在桌旁坐下,咽了咽口水。

夏夷则坐到他旁边,把一碗清粥捧到他的面前,“你刚病好,先吃点清淡的。”

乐无异略带嫌弃地看一眼那碗粥,如实道:“我不想吃这个。”

“听话。”夏夷则又把碗递过去一点,乐无异觉得他就差直接捏住他的鼻子给他灌进嘴里去了。

“那好吧!你喂我我就吃。”

最后一个放下膳食正要退出去的小太监听到这话脚下一歪,可他连一刻都不敢多留,急急忙忙地关上门溜之大吉。

 

一口接一口地享受完夏夷则给他的喂食,乐无异提出要去外面逛逛。

毕竟这可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进皇宫,不抓紧机会参观一下怎么可以?

“哇,夷则你住的地方真大真漂亮!”乐无异兴奋地走在前头,看得目不暇接。再想想来世的夏夷则住在太华的那个寒碜的宿舍,免不了在心底感叹一番同人不同命。

夏夷则跟在他身后三步之遥,每到一处皆有守门或路过的宫人给他行宫礼。众人都惊疑不定地打量着那个大摇大摆走在圣上前面的人,却见他们的圣上看起来不仅毫无怒气,嘴角反而罕见地噙着淡淡的笑意,便继续低垂着头视若无睹地由他去了。

乐无异后来在园子里逛累了,便找了一处亭台坐下。

他坐在石椅上,反身靠着椅背,下巴枕着搁椅背上的双臂,盯着脚下游来游去的一池锦鲤发呆。

刚一路上他渐渐回想起一点醒来之前的事情,三生石前看到的回忆过于零碎,之后与夏夷则之间又发生了太多意外,以至于他还没有时间去把前世的那些记忆碎片好好地拼凑起来。

如今细想,才明白他们俩现下的关系应当是水火不容的。

早已跟夏夷则分道扬镳并划清界限的乐无异听说当今圣上正计划着对西域出兵,不得不赶回长安,悄悄潜入宫中与其面谈,请求他撤兵。结果可想而知,两人均坚持着各自的原则互不相让,一言不合更大打出手,而乐无异因长途跋涉感染了风寒最终体力不支晕倒,夏夷则便把他安置在宫中的一处别院,并请来御医为其治疗。

他抬眼睨向那个仍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距离立于身侧之人,对上那道正痴痴凝望着他的视线,后者率先移开目光,轻咳了声道:“天色不早,此处风大,乐兄若是累了,便回去休息吧!”

“什么乐兄?你以前不是喊我无异的吗?如今你是铁了心要与我保持生分,还是真的看我不顺眼了?”

夏夷则脸色微滞,“我并非……”

“算了算了,随便你怎么叫,我不管了。”乐无异说着便佯装不满地扭过头去。

“无异……”夏夷则慢慢地把手放在他肩上,“对不起。”

“嗯,我原谅你。”乐无异的唇边漾起了笑,握紧那只放在肩上的手,顺势拉着他坐在自己身旁。

“我以为,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夏夷则情不自禁地拥住他,埋首在他的肩膀,呐呐重复着他的名字,“无异,无异……”

“我在。”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搂着他,“夷则,我一直都在。不管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死生不离。”

夏夷则轻阖双眸,声音微颤,语气却是无比郑重,“好,死生不离。”

晚风拂过,吹皱了一池春水,吹不散两道紧密相偎的身影。


评论(5)
热度(21)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