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古剑二][沈谢/夏乐]忘川(番外:死生不离)(下)

夏乐线番外到这里全部完结了,以后我就继续做一条只会刷屏的咸鱼啦~

里面有打(he)脸(xie)部分请自行点开外链,感谢喜欢。

夏夷则和乐无异还能再爱五百年!


正文:(一) (二) / (二十九) (三十)

番外:死生不离(上)


番外:死生不离(下)


回到休息的别院,一踏进房间,乐无异就被夏夷则按在墙上亲吻。好不容易系好的衣带被拉扯开,松松垮垮的衣衫开始滑落,微凉的手掌熟练地游走在身上,被其触碰过的地方都能轻而易举地带起一片炙热。

乐无异忽然想起这本该是属于上一世的他的身体,尽管这具身体于他而言相当陌生,可在夏夷则的碰触之下依旧显得异常敏感。

他倏然睁大了眼睛推开身上的人。

“不,这样不行!我不能红杏出墙!”他的身体现在忠于眼前的夏夷则,但他的灵魂还是忠于来世那个夏夷则的!

夏夷则被他突如其来地一把推开,愣了愣,在听到他的话后,眼中腾起的火焰霎时熄灭并降至冰点,“红杏出墙?谁的红杏?谁的墙?”

“……”乐无异百口莫辩,不知该作何解释,只得讨好地抱住了他,“没有红杏,没有墙,我是你一个人的!夷则,今晚我们就只是睡觉好不好?”

“不好。”

乐无异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竟被打横抱了起来摔在榻上。

“夷则!”他暗自心惊,看来夏夷则是真的怒了,并没有被他几句话给忽悠过去。

他在内心万分痛苦地天人交战:这下要完蛋了,穿越到过去还连“清白”都保不住了么?不过怎么说他俩都算是同一个人,或许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这要让他回去以后怎么面对他的那个夷则?不行不行!

夏夷则见他满脸纠结地出神,心中怒火更盛,三两下扒掉了他余下的衣服和亵裤,压在他身上。

“无异,无异!”

乐无异刚开始挣扎,耳旁便响起了模糊的声音,那声音分明属于夏夷则,却像是自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紧接着一道白光闪过,他闭起了眼睛。

夏夷则注意到异样,仅存的理智让他止住动作,肩膀随即便被猛拍了一掌。那一掌力道不轻,他本能地滚到床榻另一边。

“陛下,请自重!”发带在刚才的挣扎中松开,再度睁开双眼的乐无异披散着发,狠瞪着他。

“你恢复记忆了。”听到他对他的称谓,夏夷则眸光一黯。

“你在说什么?”乐无异坐起来,抓起衣服迅速穿好,起身就要离开。

“无异,别走。”夏夷则从后面抱住了他,“你说过的,你会一直在我身边,不管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死生不离。”

“我什么时候——”

夏夷则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他强硬地扳过他的脸,以吻封住了他的唇,肆意入侵到他唇舌之间。

【打脸.jpg】


不知道放纵了多久,释放过后的两人都大汗淋漓地长出一口气。乐无异浑身酸痛无力,难得顺从地背对着夏夷则靠在他怀里,身上遍布着他给他留下的粉色印记。

“无异,对不起。”夏夷则给他的双手松绑,轻抚过他手腕上的勒痕,“对不起……”

“别再说了。”

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乐无异若有心要抵抗,任谁也奈何不了他。

他闭上双眼,语气平静无波,“今日之事,我会当作不曾发生过。下次见面,说不定就是在西域的战场上了。”

夏夷则目光微沉,“你还没有放弃?”

乐无异一字一句地回道:“不可能,除非我死了。”

“朕不会让你死的。”

“……”

背紧贴着他的胸膛,似还能感受到那一下又一下沉稳的心跳,曾经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情景,这一刻的怀抱明明如此真切,可他和他终究是回不去了。乐无异不再接话,靠着身后的人沉沉入睡。

夏夷则忘了自己何时睡着,醒来时身旁早已空无一人,空落落的怀抱,冷冰冰的被褥,连丁点的温度都不曾留下。要不是肩上还留有那人的牙印,他还真的会以为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仅仅是一场春梦。

天还未亮,他披衣而起,走到桌案前,那上面有他守在生病昏迷的乐无异床前闲来无事时描了个开头的一幅水墨画卷。

他执起笔墨,借着烛光轻描淡写地在上面一一勾勒。池鱼,亭台,石椅上相互依偎的模糊身影。

画卷的末端,他挥笔用力地写下了四个字。

苍劲浑厚的笔迹,掩盖不住的一腔深情。

 

乐无异在谢衣的屋里清醒过来,身旁是一脸担忧的夏夷则。

“你怎么来了?”

夏夷则见他神色如常地坐起,松了口气,“打电话联系不上你,我记得你说过今天会到谢前辈家里打扫便找了过来,一进门就见你晕在地板上。”

乐无异刚要回答,余光扫到那份卷轴的封咒已经被破除,此时正露出了一部分摊开在桌上,连忙起身走过去看。

那是一幅发黄的画卷,上面用水墨描绘了一座锦鲤池上的亭台,亭台中坐着紧靠在一起的两个人。尽管两人都没有描绘出容貌,但乐无异一眼就认出来了。

夏夷则看到那幅画也是一怔,“这是……”

“你记得?”

“上一世的记忆里有。”他把画轴拉开到最后,轻轻触过那四个字。

“那你知不知道是我?”乐无异转过头看他,眸中闪过明亮的光。

“现在不就知道了?”夏夷则笑着捏捏那张脸,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过来,“红杏出墙?嗯?”

乐无异拨开他的手,“你要是再晚一点把我叫醒,我就真的要‘红杏出墙’了。”

夏夷则把他圈在怀中,也不嫌刚搞完卫生的他身上有多脏,“你是朕的爱妃,朕乃一国之君,谁敢抢朕的人?”

“呵呵,那是谁那时还在吃自己的醋啊?”

“反正我吃不吃醋,你也早已没有清白可言。”

“说什么呢?我的灵魂可是纯洁的,不信你来尝尝。”乐无异没羞没臊地说着,还凑过去亲他的唇。

两人浑然忘我地亲了好一会儿,后来还是乐无异在紧要关头按住那双不安分的手说“回家再做”,才制止了对方进一步的动作。

可夏夷则却没有放开手,反而收紧了怀抱,像前世那样埋首在他的肩膀,道:“无异,上一世的我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许多事物在你看来或许只是寻常,至于我却是永难企及。那时候我便想,若有来世,但愿我能如你一般,做自己想做之事,说不定还能与你再次相遇。”

乐无异侧过脸,蹭了蹭他的头,轻声道:“夷则,幸好我们还有一辈子。”

“无异可要信守承诺。”夏夷则抬头轻咬他的唇瓣,视线再次投向画卷上的字——

死生不离。


评论(4)
热度(21)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