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树洞】来自梦之咲偶像科学生的吐槽

※ 儿婿北斗生日快乐

※ 因为树洞是匿名所以人名都打了码不过应该很容易看出来,解码在文的最后

※ 主北斗星,微量泉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x)

※ Trickstar有那么好

 

大家好,我是梦之咲偶像科的一名普通学员,名字就不说了,比起跟我同一个学校的那些闪闪发光的偶像我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辈而已,称呼的话可以叫我M君,但是为了区分跟我同组合的另一位M君我还是叫Y君吧。

那个,我今天主要是想要谈一谈我的两位同班好友之间奇怪又错综复杂的关系。

我想应该不少人知道我们学校所培养的偶像全部都是男生,因此我那两位好友性别都是男,暂且叫他们S君和H君吧。

我和S君还有H君除了是同班同学还是同一个组合的成员,所以经常走在一起聊天打闹什么的。可最近我开始觉得H君看S君的眼神有点奇怪,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目光一旦胶在那个人身上就很难移开的感觉,就算是我跟H君说话,他分给我的视线都不及他看S君的百分之三十。

我可不是吃醋,要是H君用那种眼神盯着我,我想我会受不了,毕竟那样可怕的视线在身后有一道就已经足够了。

咳,好像有点离题了。

其实比起H君,我跟S君的感情更好也更聊得来,也时不时被H君吐槽我们是呆瓜二人组。好吧,我承认我是比较笨,可S君明明是天才啊!别看他平时总是一副没心没肺没头没脑的样子,一旦站在了舞台上,他就是我们组合中最闪亮的一等星。

不过不知道为何H君对S君要求特别严苛,两个人也时常因为观念不合而吵架。然而不管怎么吵,S君很快又会对H君笑嘻嘻地抱过去,所以我也看得出来他俩的感情实际上很要好。但是我从没把他们往那种超出友情的关系上想过,从、来、没、有。

直到那天,我因为参加社团活动被同社团的某位前辈堵住折腾到很晚,书包还留在教室里没带走。我走到教室门口,门刚好漏了一条缝,我一眼就瞥到了里面坐着的两个人。

那时候天色比较暗周围看不太清楚,但我认得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我看到了趴在桌上似乎在熟睡的S君,还有隔着一张桌子坐在他前面正面对着他的H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没有直接拉开门走进去,只见H君又在用那种黏黏糊糊的眼神盯着睡着了的S君,然后,慢慢地低下头靠近S君的脸,他们两个人的头重叠在了一起……

我%#¥*&@¥%……

那是接吻吧!

是接吻吧!!

接吻吧!!!

于是,我到底要不要告诉S君这件事呢?但这样对H君是不是不太好?

虽然我觉得,S君应该也是喜欢H君的……吧。

 

======== 后续树洞分割线 ========

 

看了一下大家的留言,似乎很多人都觉得当做没看见顺其自然地让他俩发展下去会比较好,还有人十分好奇我和某位前辈的关系……那个拜托就不要问了好吗,我是不会说的,哼哼。

说起来,从那之后S君和H君还是跟以前那样吵架顶嘴抱来抱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昨天团队训练,M君在H君短暂走开时提到他之前翻看学生会的资料,发现H君的生日快到了,我们几个要不要给他庆祝一下什么的,S君第一个响应并且想出了许多不切实际的建议,最后都被我们一一否决。

M君说要不我们一起给他做个蛋糕吧?他有个幼驯染兼同班好友应该可以教我们。

我说M君那位幼驯染做的蛋糕除了M君根本没几个人敢吃吧,这不太好。

他说他的幼驯染做的蛋糕只是卖相奇特了一点,吃下去完全没有问题。

S君说好啊好啊那我们给H做一个闪亮亮的金平糖蛋糕吧!

闪亮亮的金平糖蛋糕……那是什么鬼?

我还没来得及吐槽,H君已经回来了,于是讨论被迫中止。

后来在休息时间,我又听到S君靠在H君身边问他:“H你有没有什么很喜欢的东西啊?除了你家奶奶和金平糖。”

正在喝水的H君似乎被呛了一下,给S君投去一个欲言又止又复杂的眼神,淡淡地回答:“没有。”

S君还在追问,两个人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

我差一点就想告诉S君,你把你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他就行了,可惜我并不能说出来,憋得好痛苦啊!

 

======== 后续树洞分割线 ========

 

后来我们还是一起出去买了蛋糕,然后约了H君在他家里庆祝生日。

让我意外的是S君居然不是第一次去H君的家,看着他熟门熟路地领着我和M君走进H君的家门跟进自己家里似的。

我问S君是不是来过很多次,他说H君的父母经常由于工作的关系不在家,房子看起来空荡荡的,所以他就想H君会不会很寂寞,有时候带着狗出来散步会顺便过来找他玩。

我心想,你俩的家离得又不怎么近,这路顺得有些夸张吧?

不过看到H君站在门口迎接我们时那一脸局促又期待的表情,我就把话吞了下去,提议说要不我们今晚就在这留宿好了。S君随即附和,M君表示只要不会麻烦到H君就没有异议,于是我们无视H君老妈子似的碎碎念开始闹了起来。

S君趁着H君许愿的时候还把蛋糕上的奶油抹到H君的脸上,又把手指上残留的奶油舔掉,直说甜甜的真好吃。

H君听了说,是吗,我也要尝一口。

接着我看到S君想也不想地用他刚舔完的手指挖了一坨奶油直接塞到H君的嘴里……

我已经不知道该吐槽这种吃法不卫生还是……你们这是在间接接吻吧你们考虑过我和M君的感受吗!

然而M君已经在一旁默默把没被挖的那边蛋糕切开还不忘递给我一块然后自顾自吃了起来,并摆出一副他什么都没看到的模样。

我能怎么办?我也只能埋头吃自己那份蛋糕了呀!

扶了扶滑下鼻梁的眼镜,我用眼角余光扫到H君貌似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你们开心就好。

 

======== 后续树洞分割线 ========

 

有人问我们今天晚上是不是四个人一起睡,并不是哦,H君给我们安排了房间休息,房子大就是好。

只是我大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S君从H君的房间里面出来,顿时吓得尿意全无。

S君说他只是跟我一样上厕所然后没睡醒导致走错房间,也懒得走来走去就直接睡在H君那里了。

“H身上好暖好舒服呢!你要不要一起来?”

“不用了……”我怕我会被作为队长的H君开除团籍。

“那个,S君你对H君是怎么看的呢?”我忍不住问出了心底的问题。

“诶?当然是很重要的伙伴啊!”

“跟我和M君一样吗?”

他忽然十分认真地思考起来,“唔……好像一样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

S君掏出一枚一毛钱硬币,“就拿硬币来说吧!我喜欢它们亮闪闪的样子,每一枚都喜欢,但我拿的这个是H送给我的,不管价值如何,它对我而言跟其他硬币的意义不一样,我必须格外的珍惜它。”

我没有再问下去,我觉得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

我看见S君身后H君房间的门在慢慢地合上,相信那扇门后面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吧。

好困啊啊啊手机又在震个不停,那个烦人的前辈。

那么就到这里吧,我先接个电话,大家晚安啦!

 

(H=北斗,S=昴流,M=真绪,Y=真)


评论(5)
热度(95)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