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亲爱的(一)

* 题目没想好随便取的,依然是无脑渣小短篇,也可能发展成日常秀恩爱,反正是个坑

* CP主【北斗星】,其次【凛绪】【泉真】,全部已交往,毕业后出道设定,没玩日服只看过一点剧透,双亲有私设

* 日常表白我团-3-情人节快乐


(一)

 

明星昴流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电吉他。

Trickstar正式签约出道之后,事务所给他们四人安排了宿舍,一套公寓,里面刚好四个卧室,距离事务所很近。衣更真绪和游木真各自都有恋人,因此情人节的晚上能够安安分分呆在宿舍里的人基本只有冰鹰北斗和明星昴流。

昴流把耳朵贴到墙壁上,似乎这么做可以探听到隔壁房间哪怕一丁点的动静,然而什么都没有。

他干脆跑到隔壁敲门,“小北小北,你睡醒了没?陪陪我嘛!”

门隔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一条缝,冰鹰北斗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略显惨白,头发不见丝毫凌乱。

昴流趁机挤了进去,带着他的电吉他。北斗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收拾得一丝不苟,他一屁股在床边坐下,“刚想出了一段曲子,我弹给你听吧!”

还没等对方回应,他便开始自顾自地弹起了吉他。

北斗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着,深不见底的眸中看不出情绪。

一曲完毕,昴流抬起头,用一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盯着他,“怎么样怎么样?好听吗?”

那模样活像一只求夸赞求摸头的小狗。

而北斗也确实这么做了。

“嗯,很好听。”他抬起一只手摸了摸那头有些乱糟糟的发,唇边总算挤出了一抹笑容。

昴流心满意足地把吉他扔到一旁,顺势扑了过去,“那么,来做吧?”

北斗愣了愣,望着半挂在自己身上没羞没臊的人,“不要闹。”

“可是小北,今天是情人节!是情人节啊!”他不依不饶地把唇凑了过去,对方却别开了头。

“抱歉,我没有心情,你知道的……”

北斗的奶奶昨天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在国外赶通告的冰鹰家的父母正千里迢迢地赶回来,此刻估计还在飞机上。北斗在医院不吃不睡地陪奶奶一整天,小杏和Trickstar其他三人几乎是生拉硬拽地好不容易才把他给劝了回来休息。

“小北,”昴流一脸认真地说,“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或者随便做点什么都好,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不会介意的。”

北斗无奈地看他,“我为什么要打你啊?你是受虐狂吗?”

“那是因为……你现在都变得不像我认识的小北了呀!”他恹恹地坐到一旁,“我可能理解不了你的感受,也不知道可以为你做些什么,我只是想让你不那么难过,可是又怕你会讨厌我,像以前那些人一样远离我……”

“笨蛋,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呢?”

昴流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便被带进了一个结实的拥抱,脖子处似有温热的液体滑过,他听到了恋人低低的颤抖的声音——

“谢谢你,明星。”

 

衣更真绪回来的时候顺路在楼下买了早饭,他知道冰鹰北斗肯定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更不用指望明星昴流会做饭。

“北斗这样下去迟早要坏掉。”于是他趁着朔间凛月还没睡醒就赶了回来。

“真~绪你要为了别的男人抛弃我吗?”

“说好的照顾我一辈子呢?”

“我知道你就是嫌我麻烦,你果然要甩掉我了吧!”

看着那接连不断发到手机上的邮件,真绪无力地叹气,只能一会儿再去好好哄他一下了。

“北斗,我进去了哦!”在敲门等了很久也不见回应之后,他有些担心地直接打开了北斗房间的门。

床上那个睡得死死的只露出了一颗脑袋的人却是明星昴流。

“喂喂,你怎么睡在这?北斗呢?”

被人一把掀开被子的昴流不满地揉揉眼睛,“小北的爸爸妈妈今天一早就回来了,他跟他们去医院看奶奶了……好冷呀阿绪!”

冰鹰北斗昨晚抱着他没多久就睡着了,他就索性也睡在这里,而且两个人抱着一起睡也更暖和,谁知道清晨一通电话打过来,北斗跟他交代了声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真绪把被子还给他,“北斗昨天晚上有吃过东西吗?”

昴流迷迷糊糊地说:“他一直都呆在房间里,应该没吃过吧……”

“那样可不行啊!昴流你快起来,给他送早饭去。”

“诶,为什么是我?你去不行吗?”

“我还有事,更何况比起我他更想看到你去吧!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他死掉吗?”

“……阿绪烦死了。”

 

明星昴流带着衣更真绪打包好的早饭走到公寓楼下,刚好遇到从一辆酷炫的银色跑车上下来的游木真。

“哟,阿木你回来啦~”

游木真朝他招了招手,“明星君这是要去哪里?”

于是昴流在游木真面前把衣更真绪如何惨无人道地一大早把他拎出被窝充当外卖员的行径控诉了一番,游木真点头表示理解。

“哦哦,要不让泉前辈送你去医院吧?反正他顺路。”

“哈?”跑车司机探出头,一副墨镜挡住了半张那价值一个亿的脸,“开什么玩笑?我没空。”

“你不是要去那边工作刚好经过吗?这边不好打车,明星君就拜托你啦!”游木真不由分说地把昴流塞进了濑名泉的后座。

“超~烦人的!”濑名泉不耐烦地摘下墨镜,朝站在车外的游木真勾勾手指。

游木真俯身问他:“怎么了?”

“游君改天要好、好、地、报、答、我、哦!”濑名泉在他的耳边吹气,精致的脸上堆起了笑容,“五次。”

“……”

“裙带菜……濑名前辈刚才跟阿木说什么悄悄话呢?阿木整张脸都红了。”车子疾驰在马路上,明星昴流打着呵欠问道。

“跟你没关系。”濑名泉已经重新戴上了墨镜,恢复了一贯的高贵冷艳。

“说起来前辈你平时不是骑摩托车的么?今天怎么这么高调?”

“游君说坐摩托车太容易被认出来了,让记者拍到会很不好。”

“哦……那个,你能不能稍微开慢点?我……我有点想吐。”

“你这猴子能不能闭嘴!吵死了!”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明星昴流打开车门,感觉到阳光有些扎眼,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一下。他从早上醒来就开始觉得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提不起劲,才想起自己昨天和北斗一样都没怎么吃过东西。

他以前从来没有如此在乎过任何人的感受,更不曾把一个人挂在心上挂到忘记吃饭。

“喂,你还好吧?脸色看起来很差呢!”车上的濑名泉皱起眉头看他。

摆摆手,他笑着道了谢走进医院。

电梯很快停在了北斗奶奶所在病房的楼层,他从打包的食物里摸出一块面包边啃着边走出电梯,却在刚转过拐角时瞥见了冰鹰北斗的身影,站在他对面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有气质的中年男人。

昴流认出了那张经常能在电视和娱乐杂志上看到的脸,那是北斗的爸爸。对方似乎在和北斗谈话,那神情十分严肃认真,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凝重,昴流只好退回到拐角处暂时把自己隐藏起来。

说话声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

“……你要做好准备。”

“父亲,可是我……”

“以前你还有奶奶在,现在……我和你妈妈已经和美国那边的公司签了合约,以后应该会长期留在那边发展,我们都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

“……”

“你可以先完成目前手头上的工作,我会跟你的事务所谈,把一切都安排好。再说美国那边一定会有更适合你的工作,你要是感兴趣的话,百老汇的戏剧团我也可以给你介绍,你只要跟着我们到那边去就好了。”

明星昴流停止了动作,剩下的半块面包叼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胃部一阵阵的痉挛,使得他不得不蹲下身子。

耳边嗡嗡地响,冰鹰北斗和他爸爸后面说了什么他也听不清楚。

好像过了好久,又好像没过多久,他感到有人在摇他的肩膀,还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好难受呀,小北……”抛下这句话,他便两眼一黑,直接瘫倒在来人的怀里。


评论(7)
热度(66)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