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凛绪]亲爱的(三)

* 给毛毛的生贺,所以这章主要写【凛绪,有部分【泉真和一句话【北斗星

* 小时候情节全靠脑补胡乱捏造,人设和剧情属于日日日,我只负责OOC和瞎编

* 前篇【主北斗星】:(一) (二)


(三)

 

朔间凛月想在衣更真绪生日那天给恋人一个惊喜。

于是某天趁其来自己家里过夜,凛月从熟睡的真绪的衣服口袋里摸走Trickstar宿舍的钥匙,溜出去配了枚一模一样的,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钥匙放回去。

到了真绪生日那天,凛月通宵做完自认为注入了满满的爱的生日蛋糕,一大早就带着蛋糕潜入ts的公寓。之前借着作客的名义来“视察”过几次,十分清楚真绪房间在哪个位置的他熟门熟路地悄悄摸了进去。

“真~绪,该起床了~”床上的人被被子严严实实地盖过头顶,凛月连人带着被子抱了过去,“每次都是你喊我起床,这次轮到我了哦!是不是很意外,很开心,很——”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有变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游木真惊恐的惨叫声瞬间炸醒了一屋子的人,被吓到的还有游木真躲在被窝中正在通话的手机另一头的濑名泉。

“游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你别吓我!哥哥马上赶过来救你!”濑名泉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等他骑上摩托车连闯好几个交通灯在十五分钟后赶到并一脚踹开公寓的门冲进去,首先看到的是坐在餐桌旁给衣更真绪喂食蛋糕的朔间凛月。

“游君!我的游君呢!是不是被变态抓走了?!”

游木真咬着包子从厨房里慢悠悠地出来,“泉前辈你怎么来了?”

濑名泉一个箭步冲过去,抱着游木真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你没事吧?不是说有变态吗?我的游君可不能被变态玷污!”

“啊啊,不好意思,那只是误会!”衣更真绪在一旁解释,“我昨晚不小心在房间里打碎了杯子,对着那一地的碎玻璃有恐惧症,真主动过来帮我收拾,还怕我睡不着临时和我交换了房间,结果今天早上凛月偷偷摸摸地进来把真错认为是我了,所以……”

“什么?原来变态是你!”濑名泉给朔间凛月投去了凌厉的目光,“你对我的游君做了什么?”

“阿濑太大惊小怪了,今天可是我家真~绪的生日,不要破坏气氛好吗?”凛月把剩下的蛋糕往前推了推,笑眯眯地道,“要过来一起吃吗?还有很多哦!”

毕竟是熟知彼此的队友,很快便大致推断出前因后果的濑名泉看了看那坨外形一言难尽的蛋糕,并没有要坐下的打算,“我说睡间,你这样跟做贼有区别吗?”

“阿濑你好意思说我吗?”

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被踹坏了的门。

衣更真绪陷入苦恼之中,“真,你能修好吗?”

“啊?我只会修电子设备,不懂这个的啊!”

“完蛋了,北斗回来看到肯定又要念叨个没完没了。”

“对哦!冰鹰君不是拉了明星君出去跑步吗?赶紧给明星君的手机发邮件,让他拖住冰鹰君,在我们找人把门修好之前别回来!”

被光顾着讨论的两人冷落的朔间凛月和濑名泉互相对视一眼,一个拉长了声音叫着“真绪快来吃蛋糕”,一个扯过了游木真的衣领就往外走。

“走吧游君,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诶?可是我有包子……”

“一看就知道不好吃又没营养,扔掉扔掉!”

“……”

“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真~绪。”凛月把人捞到怀里,像猫一样在真绪的肩窝处蹭啊蹭。

“别蹭了好痒!”真绪微红着脸推开他,望向蛋糕上面那一堆红红的青绿的颜色,心底直发毛,“这到底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啊,你看,这是你的头发,这是你的眼睛,这是你的——”

“行了行了,你再说我就吃不下去了。”

“说起来,真绪平时很少会打碎东西,昨晚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呢?”凛月把目光紧锁在那一瞬显得有些紧张的脸上,“不说我就咬你哦!好久没吸血了呢!”

“喂,你来真的?”真绪挣扎着躲开那个在自己颈边又啃又咬的人,“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没什么。”

“什么噩梦?”

“呃,就是小时候那个……”

凛月停下动作,埋首在他的肩上,“小时候啊……”

 

小时候凛月对真绪的印象,仅限于那个喜欢踢足球又爱管闲事的小个子。

直到某天,凛月在家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看到那小小的身子正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几乎缩成一团,在他面前的是几个身材高大的中学生。

“啧,为什么说跪就跪啊?前几天跑出来救那小子的时候不是挺能装的吗?”

另一人讥笑道:“这几天那小子明明有看到你代替他被我们欺负,都吓得躲起来,看都没看你一眼呢!”

而那个小小的身影只是低着头屈膝跪在地上,声音也是低低的,“我已经听你们的话跪下了,钱也给你们了,可以走了吧?”

“切,真没意思。”

眼见这小不点无论怎么欺负都不反抗也不求饶,明明很害怕,却只是一声不吭地跪在地上,几个小混混很快就失去了兴趣,摸着手里的钱一哄而散,最后走的人还不太满足地往那瘦小的肩膀上踹了一脚。

等到人都走光,被踹得重心不稳跌坐到地上的小真绪才慢慢爬起来,拍拍粘在身上的灰尘和泥土,拉拉袖子和裤管挡住手脚上的几处擦伤。刚走出小巷的转角,才看见灯柱后面站着的朔间凛月。

太阳已经落下了,小凛月就着路灯的光,用一双血色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盯得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然后,拔腿就跑。

隔天放学,真绪没有在学校门口看到找自己麻烦的那几个中学生,只有准时准点堵他的凛月。

“哈啊~你好慢呀!我等得快要睡着了,你要负责背我回家哦,真~绪~”凛月打了个呵欠,第一次学着其他同学那样亲密地喊他的名字,还擅自加上了些许腻歪的语调,怎么听都像在撒娇。

尽管有些别扭,但又似乎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衣更真绪还是把这个奇怪的家伙一路背了回家。

从那以后,欺负他的人没再出现,取而代之的“麻烦”变成了朔间凛月,经年累月之后,“麻烦”又变成了习惯,甩不开,改不掉。

后来朔间零告诉他,那天凛月忽然跑来跟自家哥哥说自己被欺负了,于是朔间零就带着他去把那几个坏蛋狠狠教训了一顿。

 

就像小时候那样,朔间凛月从后面抱着衣更真绪,头枕着那熟悉无比的肩膀,呼吸均匀地洒落在对方颈旁,梦呓般喃喃道,“真~绪那个时候有没有后悔呢?”

“那个啊……”真绪微微苦笑,“就算再让我选一次,看到有同学被欺负我还是会上去的吧!毕竟他们也不敢真的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只要下跪就能解决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哼,我家真绪就是爱给自己惹麻烦,要是没我在的话早晚会被人欺负到坏掉。”凛月把手轻轻放上真绪的头,揉了揉那头早上起床太匆忙还未来得及别起来的刘海,“我啊,那天从真~绪身上看到了温暖的光芒,所以从以前到现在,还有未来,真~绪都必须由我来守护,让这份光芒只属于我,这是骑士的承诺。”

真绪侧过头,对上那双慵懒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睡着的眼眸,微笑道:“比起这个,我比较好奇当年你和朔间前辈到底是怎么摆平那几个中学生的啊?你们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凛月露出一个邪恶又神秘的笑容,凑近他的唇轻咬了一口,“因为是吸血鬼哦!”


评论
热度(41)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