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北斗星]樱花终将盛开

* 儿子生日快乐!是杏爷视角的北斗星~时间真快,又一年了,我还没脱坑,我爱我CP!

* 之前有两位太太点文都说想看公开关系,写得比较仓促还很狗血希望太太们不要嫌弃 @Aki.砂.糖.税  @萤火菌 

* 最近三次元比较忙产出可能会变少但还是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能跟大家一起嗑CP真是太好啦~


赶到医院的时候适逢深夜,我加快了脚步奔跑在空无一人的长廊,尽管那惨白惨白的墙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弄得我浑身不舒服,尽管被经过的护士出声警告,我还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奔跑。

紧张,害怕,六神无主,在我看到瘫坐在走廊尽头的人后这些情绪开始自慌乱的心头蜂拥而至并交织到一起,活生生堵在我的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满身血污的人抬起头看向呆立的我,那双本该盛满光芒的眼眸早已变得黯淡,似乎永远也找不着焦点。

“小杏……”他喃喃唤出我的名字,“是我错了吗?”

我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妄图和以前一样给他无声的力量,可他却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把刀子,有这么长……”他有些语无伦次,又手足无措地跟我比划着,“那粉丝是冲着我来的,是小北……是他不顾一切地挡在我面前……我身上这些血,都是小北的……”

我捂住了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难过的哽咽。

“小杏,如果小北不在了,我该怎么办呀?”

我忍不住抱住了浑身颤抖的他,听着怀里的人像一只惨遭伤害后又被狠心丢弃的小狗一样,发出绝望又无助的呜咽,但是很快,他推开了我站起来。

我仰起头,有那么一瞬间,他变得不再是我认识了七年的明星昴流,他变高了,也变得成熟了,我说不上来这种改变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只知道,有那么一些东西,正随着此刻躺在手术室中生死未卜的那个人,一点一点慢慢地从他身上流走。

我握紧了手想要抓住什么,又听到他用平静的声音说:“阿木和阿绪都在外面替我应对着一切,本来承担这一切的人应该是我,我不能让我的同伴再受到任何伤害。”

“你要干什么?”一丝不安爬上心头,我连忙叫住就要转身而去的他。

“我会如那些人所愿,退出Trickstar,我会正式宣布,从今天开始不再是偶像,会从公众面前消失,从此不再踏上舞台——”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于突如其来的一记重拳之下,我吓得惊叫了声站起来,望着脸上挂着罕见愤怒的游木真。

“你在说什么傻话?冰鹰君还躺在里面抢救呢!你以为他做这些是为了听到你说这种话?那他做这一切,我们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你这个——”

“冷静点,真!”随后匆匆赶来的衣更真绪一手拉开游木,一手将被打得弯腰捂住肚子的明星拉起来,“没事吧?”

“哈,阿木真是的,这种时候就应该往我脸上狠狠地打,别管什么偶像不偶像,反正我已经——”

“够了昴流,你也给我差不多冷静一下!”

我正要出声安抚这一团糟的场面,手术室门口的灯灭了,满脸疲惫的主治医生走出来告诉我们,人总算是抢救过来,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目前仍因失血过多而处于昏迷状态,需要继续观察一阵子。

“太好了……”

游木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明星身上,他摘掉眼镜,把头埋在身边的人肩上哭出了声,而明星也顺势抱住了他,终究也没憋住隐忍多时的泪水,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

作为现场最冷静的衣更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虚脱地靠着墙滑坐到地上,埋首进臂弯之中无声地抽噎着。

我跟他们一样流着眼泪,和这才从外地拍摄工作中抽身赶到的冰鹰家父母说明了情况。

一只爬满皱纹的手慈爱而温柔地摸摸我的头,而后又一个一个地摸过了明星、游木和衣更的头,冰鹰奶奶的声音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都是好孩子,乖,都会好起来的,不哭了啊!”

于是我们红着眼睛,目送着冰鹰君在护士和家人的簇拥之下被推进了病房,陷入昏迷的他仿佛只是一个受到诅咒而沉沉入睡的王子,等待着能够将他唤醒之人。

我回过头,发现明星君正站在一面玻璃窗旁出神地向外凝望。

天已微亮,晨曦的第一缕光照进沉睡的人身上,也照在了窗外那一株没有樱花的樱树上。

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个春天,也有着这么一棵樱花树,树下那两个被我不小心撞见的少年,正牵着彼此的手,局促不安地看着当时大概一脸呆滞的我。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只是在帮这笨蛋弄走脸上的树叶。不过事实上,我们就是你所认为的那种关系。”

“小北你的解释连我都没听懂,你觉得小杏能听懂吗?”

我连忙点头,“我懂我懂。”

“啊,小杏居然都不配合我吐槽一下。”

“别闹了,你的梗大概也只有游木能够接得住。”

“我相信小北总有一天会成为超越阿木的存在。”

“不,我并不想成为那样的存在。”

对于这两人的关系,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不如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呢,毕竟我认识的明星君和冰鹰君从一开始就感情很好的样子。”

“嗯嗯,因为小北是我向星星许愿之后从天而降的王子殿下,我必须要好好地珍惜他才行。”

“你别听他胡说。”

我微微一笑,假装没有看到冰鹰君的耳根在泛红。

“在还没跟明星成为同伴以前,我一直认为他是那颗挂在天边遥不可及的星星,他身上有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属于天才的光芒,但也正是由于他的这种光芒太过美丽耀眼,大家都害怕去接近,而且星星一旦撞上了地球,还会酿成更大的灾难。”

在毕业后的某次聚会上,多喝了两杯的冰鹰君曾经这么跟我说道。

“可是那天在樱花树下,我看见他一个人抱着大吉,用茫然而空洞的眼睛注视着星空,那孤独的身影晦暗得好像下一秒就要从我眼前消失不见,我忽然就觉得,我不能放任他就这样陨落。

“如果不是明星,我的人生大概会按照设定好的路线,作为顶尖偶像和著名演员的后代从梦之咲毕业,追随着父母留下的光芒与头衔,踏上和他们相差无几的道路。如果不是我主动抓住了这一颗星星,我那几乎没有温度的心脏,肯定也无法感受到这一份真实而宝贵的炽热。

“怎么办呢小杏?我已经离不开那个笨蛋了。”

 

即便过去了两天,医院外头依然聚集着一大批粉丝和记者,甚至还有人堵在停车场和各个出入口。就在我一筹莫展时,有人从后面一把将我拉到了一处隐蔽的电梯口。

“衣更君!”

“嘘!这是我拜托院长专门给我们开的私密通道,走,我带你上去。”衣更君拉了拉帽子,领着我走进电梯,“今天有警察来找我们,说是刺伤北斗的犯人已经投案自首了。”

“那个人,据说是冰鹰君的过激粉丝?”

“是啊,似乎是无法接受昴流和北斗在演唱会上公开关系,才做出这种事情呢。之前网上的那些谩骂和指责,还有叫嚣着让昴流退出Trickstar,都是这个人带头起哄的。”

“这件事对你们影响很大吧?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衣更君笑了笑,“小杏还是老样子,明明现在已经是金牌制作人了,还总是为我们操碎了心。放心吧,北斗和昴流也是跟我们商量了很久才作出这个决定,这么多年我们都一路走过来了,Trickstar没那么容易被打倒,我和真都会拼了命地守护和支持他们的。”

走出电梯,远远地就看见游木站在病房门口。

“冰鹰君还没醒过来,明星君一天到晚守在他身边不吃不喝,有时候还自言自语,我看了都快受不了。”

我取出从家里做好的便当,衣更朝我点点头,拉着游木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

我敲了敲门走进病房,迎面便感受到一阵微风吹拂而来,才发现房间里的窗户正打开着。

“是小杏啊……”明星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背对我趴在窗边,侧着脑袋望着窗外那一株仍未盛开的樱花树,“今年的樱花好像开晚了呢。”

床上的人依旧安安静静地闭着双眼。

“以前,我有好几次硬拉着小北从工作中偷跑出来看樱花。为了不被认出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还得避开人多的地方,我不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虽然小北说过,当偶像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但我还是想要得到大家的祝福。我跟小北说我想要对粉丝公开我们的关系,可是我错了,不是每个人都像妈妈、阿木、阿绪还有小北的家人一样,能对我们百般包容与理解。

“其实小北早就和我分析过这么做可能产生的后果,他作为队长,明明可以阻止我,可他没有,他还是那样温柔地纵容着我的任性,还说不管我做什么都会支持我。最后,他和我一同站在舞台上,承受来自各方的质疑和责难。

“就算是这样,小北依然坚定地站在我这边。在他受伤昏过去之前,还抓着我的手,对我说他从没有后悔和我在一起……所以,我也不后悔公开我们的恋情,我要等到小北醒来,再一起去面对。”

我轻拍了拍他的头,说:“刚才在医院外面,我看到了好多Trickstar的粉丝,她们都表示会支持你们,网上也有不少祝福你们的言论哦!”

“真的吗真的吗?要好好感谢她们才行呢!”

“嗯,真正爱你们的粉丝是不会做出伤害偶像的事情的,我和游木君还有衣更君也会永远站在你身边。”我把便当放到他面前,“看,我还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煎鸡蛋。”

“谢谢小杏,让你们为我担心了。”他努力朝我挤出一抹笑容,“说起来,小北也给我做过煎鸡蛋呢。”

“冰鹰君一直是一个无所不能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

“你这么说,小北听到了肯定又会不好意思的。”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有一片小小的什么东西轻飘飘地落到便当中那块煎鸡蛋的笑脸上。我仔细一瞧,居然是一片粉色的樱花花瓣。

外面那一株樱树,终于在此时此刻开出了花。

我正要呼唤明星君来看,却见他扑倒在病床上,眼中复又绽放出了那种充满希望的光芒,在泪水的洗涤之下,显得更加纯粹而明亮。

光芒的尽头,是一双同样澄澈得如同海水般的眼睛。

“哭什么啊?笨蛋。”


评论(1)
热度(2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