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leo司]3 Years Later(二)

* 大半夜睡不着发个存稿,尽量在四章之内完结

* 其实我觉得要攻略三年前的leader还是要按照当年的套路来【司糖:不就是重新跑一遍剧情,我有经验,问题不大】

* 感谢太太们喜欢,希望我没有把他们写得太崩

* 前文:(一)


(二)


月永雷欧一直是公认的天才,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场合迸发出无限的灵感,在极短的时间内想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并写下来,无视身边的一切存在。

濑名泉说过,他这家伙实际上除了作曲什么都不会。

而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回到那个昏暗的房间里继续把自己锁起来当那个活在三年前的废物。

朱樱司看出了他的焦躁和不安,轻捏一下他的手,往他手里塞了一颗糖,“别担心,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只是想看看我,我们已经在电话里好好谈过了,他们不会为难leader。”

月永雷欧刚想说你这小鬼懂什么,看到朱樱司微笑的一瞬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真是可恶至极的小鬼,抹杀所有灵感的罪恶根源!

荒废的大脑被万恶的笑容搅得一团乱麻,偏偏这时响起的手机铃声又严重干扰着他的思绪,而且旋律还这般熟悉。

月永雷欧脸色煞白地盯着朱樱司接起了电话。

这是他休学之前给刚组成的Knights写的曲子。

并未察觉出异样的朱樱司打完电话告诉他:“母亲大人说他们的车子堵在路上,要晚一点才到。”

“喂,你为什么要用我三年前写的曲子当铃声?”

“欸?我用这个铃声很久了啊……”

“啊啊啊住口,这首歌是失败之作!它早就应该像垃圾一样丢进垃圾桶里被处理掉!换掉!快把它换掉!”

“不,我认为这首歌不管对leader还是对Knights来说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它是leader的利剑,它让后来加入Knights的我了解到当年leader是如何在舞台上浴血战斗。我深爱着leader写的每一首歌,它们对我来说都是世间最重要的宝物,就像……就像leader一样珍贵。”

面对朱樱司认真又带着一丝害羞的反驳,月永雷欧除了愈加感到烦躁,更多的是不知所措。那双眼中饱含的仰慕与崇拜,让他想起了那些曾经一度为他痴迷的粉丝,而他们看他的眼神,在后来都变为了失望与唾弃。那些转身离他而去的背影里,有他昔日的队友,也有他曾视作朋友的人,可到了最后,他发现那些陪伴在身边的人看上的只不过是他写的曲子,他们甚至可以为了得到他的曲子,选择与他为敌。

“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你要是看到三年前的我,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了!”

他不顾身后急切而不解的叫唤,一个人跑出了餐厅。

 

偌大的城市短短三年之间便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他而言既熟悉又陌生。无头苍蝇似的转了大半天,月永雷欧发现自己连回家的路都记不住。

他曾在舞台上失去了一切,连作曲的能力也随之消失。他终究只是一个因崩溃而无法战斗的王,他抛弃了作为武器的利剑,并任由那把剑日渐生锈折断。如今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依然是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废物。

“唔啊啊啊!为什么不干脆让我去死呢!”

他抱着头在路边蹲下,一颗糖从他的裤子口袋中掉了出来。

他捡起那颗朱樱司给他的糖,撕开包装纸把它含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草莓味融化在舌尖之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竟奇迹般地渐渐平息。

“找到你了,leader!”

月永雷欧抬起头,看见朱樱司喘着粗气,头发和脸上粘着汗,狼狈的形象与今天早上和他一同出门的那位穿戴得体的小少爷完全不符。

“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从认识的时候开始我就总是追着你跑,都追了快三年了,这种事对我来说可是家常便饭。”

“这样啊……”

“当然和leader在一起之后我就在你手机上装了GPS,这次才能这么快逮到你。”

“……”

朱樱司朝他伸出一只手,“我们回家好不好?”

“你的父母呢?”

“我跟他们说了,leader临时身体不适,只能改天再和他们见面。”

“抱歉啊小鬼。”

“Leader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我骗了你,我不是你的leader,我把他给弄丢了,也不知道怎么找回来。我来自三年前,濑名让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我做不到。我的身上没有让你喜欢我的价值,对不起……”

朱樱司递过来的手定在了半空。

月永雷欧再次埋下了头。

忽然,一件温暖的大衣罩在他头上。

下一秒,突如其来的暴雨便倾盆而下,他的手被冰凉而凶猛的雨水打湿,但很快又被另一只手握住。

朱樱司什么都没说,拉起他就跑。

他隔着雨帘,望向那一道义无反顾拉着他跑在前头的单薄身影,总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蛮横地破门而入的小鬼强行披上了国王的披风,带领着重新闯入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Leader!”朱樱司回过头,大声对他说道,“首先,请你不要再叫我小鬼,repeat after me,我的名字叫朱樱司。”

月永雷欧呆呆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甩掉落在睫毛上的雨水。

“其次,不管你从哪里来,只要你还叫月永雷欧,就永远是我的leader,因为同样作为Knights一员的我,还有一大堆东西想要向三年前的你请教,所以我可不会允许你就这样消失。”

他感觉到那只握住自己的手紧了紧。

“昔日威名响彻天下的王的事迹,你能再说给我听吗?”朱樱司停下脚步,抬起他的手,珍而重之地贴到自己湿透的脸上,轻轻地闭上眼睛,“不论是多么愚蠢的故事,那一定都能成为……我的骄傲。” 


评论
热度(44)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