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leo司]3 Years Later(三)

* 我觉得四章完结不了【头疼

* 前文:(一) (二)


(三)

 

恋爱是多么奇怪且令人费解的一件事情。

比如现在,月永雷欧翻阅着三年后的自己写过的曲子,被某些字里行间透出的“酸臭味”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可以!我怎么可以堕落成这个样子!我可是天才作曲家啊啊啊!”

就在他差一点就要忍不住把那些曲谱通通撕碎时,他发现被装订成册的作曲本最后一页还夹了一张纸,纸张比较新,似乎是最近才被塞进来的。

他打开那张被折叠起来的纸,里面通篇都是打印出来的英文,他勉强看懂了这是一份雇用合同,落款来自国外的某家在业界颇具水准和知名度的音乐制作公司。

而合同末尾签字那一栏还空着。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他把那纸合同重新折好塞了回去。

朱樱司从浴室出来,表情木木的,头发上还滴着水,脸蛋不知是不是被热气熏得太久,红通通的,原本清澈的眼瞳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视线相对之时惹得月永雷欧没来由地有些心浮气躁。

罪魁祸首却毫无所觉地绕过他,取出了抽屉里的电吹风,欲言又止地看身边的人一眼,又看了几眼手里的电吹风,犹豫着按下按钮,被突然吹出的热风喷了一脸。

“笨蛋,不要拿吹风口正对着脸啊!”月永雷欧抢过电吹风,“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会用吧?”

朱樱司有点尴尬地在床边坐下,“那是因为……之前都是你帮我吹头发的。”

“那你以前在家里谁帮你啊?”

“等头发自己干。”

“……好吧。”月永雷欧认命地给他吹起了头发。

“Leader跟我说过,你以前和家人一起住时,也给妹妹吹过几次头发,所以对这种事情无比熟练。”

“是这样没错啦……”他漫不经心地一手转动着电吹风,一手拨弄着那头软软的短发,心猿意马地想着自己竟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了这小鬼,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刚开始我真的很难想象leader还有着这样的一面,毕竟leader平时看起来总是不知轻重,狂妄自大,不可理喻……

“喂……”

“但内心一直都很温柔,我是知道的。”

“那是你还不了解以前的我。”他放慢了动作,缓缓地说,“我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不,不只是我这么认为,Knights的几位前辈都很喜欢leader,尽管毕业后都在忙各自的工作,他们还是会抽时间和leader联系。我也很早就从他们那里知道了leader对我有所保留的那些关于你还有Knights的全部过去,并不存在不了解的问题。”

“……”月永雷欧看不到朱樱司此刻的脸,因此也没法看到他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

“至于leader后面所说的problem,我不认为‘你不够好’和‘我喜欢你’这两者之间存在什么必然的关系。”

听着朱樱司一板一眼的表白,月永雷欧强行命令自己深呼吸,就算再怎么没用,他也还是“王”,不能随随便便栽在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鬼身上。

揉了揉那头干得差不多的头发,他把电吹风收起来,见朱樱司仍旧坐在床上,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喂小鬼,要睡回你的房间去睡。”

“这里只有一个房间……”

“那你平时睡哪?”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够蠢的问题,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可以睡地板……”朱樱司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往地上栽去。

月永雷欧仓促之间伸出手,堪堪接住了那副虚弱而滚烫的身体。

 

“喂喂?雷欧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我是妈妈哦!就是那个妈妈!我马上就要上飞机了,长话短说,那件事你考虑得怎样了?我记得那家公司给你发去合同了吧!三年前你跟我去旅行回来之后不还说想要直接入职的吗?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是日本这边有你放不下的事情?还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人让你不得不留下来?妈妈我很好奇,头痛欲裂,脑袋都要爆炸了啊啊啊啊!”

三毛缟斑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吵闹,月永雷欧放下手机,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睡过这么沉的一觉了。每当在那个昏暗的房间里闭上眼睛,就会看见一幕幕支离破碎又鲜血淋漓的画面。梦里的他不停地与别人在舞台上进行残酷的对决,台上的灯光一闪一闪地刺痛着他双眼,全身的骨头仿佛就要破碎一样,可他依然停不下来,直到握在手中的利剑沾上分不清是谁的血,接着画面一转,他看到自己躺在满目狼藉的弓道场中央,任由无法动弹的身躯被地板上的鲜血染红,刺目的鲜红没入他的双眼,漫过他的脑袋,让他无法呼吸。

无数次从这样的梦境中惊醒后,他的大脑就会变得一片空白,连一个音节都想不起来。

身旁的朱樱司仍睡得昏沉,并没有被手机留言吵醒,只有轻皱起的眉头显示出他此时的不安稳。月永雷欧抬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烧还没退。

他从来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以前即便是妹妹生病,也还有父母在,他只需要陪在身边看她睡着就够了。如今他却要为了一个小鬼翻箱倒柜找感冒药,好不容易找到了药喂他服下,又被这病得迷迷糊糊的小鬼紧紧地拽住衣角。明明是个病人,力气却大得生怕他下一秒就会逃跑似的,一直到他在他身边睡着到此刻醒来也没有放开手。

月永雷欧捏了捏他的鼻子,见他眉头皱得更深,偏偏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嘟囔着“leader别闹”。

他半支起身子,把食指和中指放到朱樱司的唇上,成功让那张不怎么安分的嘴巴重新闭上。

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鼻尖下滚烫的呼吸也渐渐变得平缓,他移开两根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唇边,感受指尖上残存的温热气息。

“你有一个非常爱你的leader呢,小鬼。”


评论(4)
热度(32)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