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leo司]3 Years Later(四)

* 感谢大家还没放弃写得又慢又渣的我,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能完结了(大概

* 本章有轻微泉真倾向,请注意避雷

* 前文:(一) (二) (三)


(四)


濑名泉找上门来的时候,月永雷欧正面对着家里几乎空空如也的冰箱一筹莫展。

看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挚友,月永雷欧差一些就要把他当作是在自家门口徘徊的可疑人士报警了。

“你家附近闲杂人太多了,上一次我来找你还差点被粉丝认出来围堵,超烦人的……”濑名泉摘下帽子和口罩,这才看清眼前的人身上还套着件围裙,脸上掩不住的震惊,“你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三年前的你是这个样子的啊!你这家伙果然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月永雷欧把围裙一扔,摇着他的肩膀呐喊:“事到如今你怎么还不相信我?难道你不是专程过来安慰我这个孤身一人来到未来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王的吗?”

濑名泉拨开他的手,“还真不是,我听说司君生病了,今天的拍摄工作结束得比较早,就顺路过来看看。”

“那小鬼还在睡觉哦,今天早上我看他烧也退得差不多了,就打算做些什么吃的给他,可想不到这屋子里连食材都没有,难道三年后的我已经彻彻底底变成宇宙人不用吃饭了吗?”

“我认为你只是平时顾着写歌连饭都懒得做而已,之前就听司君说过没工作时你们都是在外面吃或者直接叫外卖。”接着,濑名泉变戏法一样就从身后搬出一袋子食材,“所以说,你们偶尔也该好好地做一次饭啊!”

“可是濑名,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很会做料理的人吗?”

“……”

 

于是当一觉醒来的朱樱司踩着仍有些虚浮的脚步走出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厨房里正举着菜刀手忙脚乱切土豆的月永雷欧,以及抱着双臂站在一旁没好气地给他口头指导的濑名泉。

朱樱司缩在厨房门外偷瞄里头那两人,听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你好像对做这种事情很熟练啊濑名!”

“毕竟身边也有一个总是需要我照顾的人呢。”濑名泉的神色闪过了一丝罕见的温柔。

“谁啊?不会是你以前经常提到的那个孩子吧?”

濑名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说起来,鸣和凛月现在还好吗?”

“他们都挺忙的,但是至少都在为了各自的生活和梦想而努力地活着,不像你,当然我说的是三年前的你。不过我还没有告诉他们你的事情,不然今天到你家来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了。”

“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们,我啊,只要知道你们现在都过得幸福就够了,要是鸣他们知道我变回了三年前那个没用的王,说不定就不会想再看到我……哎呦好疼,干什么打我啊濑名——”

月永雷欧抬起头,惊讶地发现拿汤勺敲他的人并不是濑名泉。

“Leader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你离开梦之咲的那段时间大家都坚持留在Knights?因为直到我加入组合的时候,几位前辈都还在等你回来,他们在等着他们唯一的王回归Knights。虽然毕业后你决定专注作曲,大家也都各有各的发展,但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都会立刻集结到你面前,为你浴血奋战,给你加冕。”

月永雷欧捂着被汤勺打疼的额头,把眼底的泪花给硬生生憋了回去,别别扭扭地道:“你、你这小鬼,给我乖乖回去躺着,你这是要以下犯上吗?”

“Leader别忘了,你现在的age可是比我还小,你才是小鬼!”朱樱司丢下汤勺,转身走出了厨房。

“司君说得没错,你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呢!”一旁看戏的濑名泉揉了揉月永雷欧那几乎被气炸的头毛,“还有我拜托你别再露出三年前那种死气沉沉的表情,看着真的超烦人。”

月永雷欧气急败坏,“你变了!你再也不是跟我站在同一阵线的那个濑名了!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偷笑!”

 

后来由于濑名泉实在看不下去,干脆把他给赶了出来,亲自接管了厨房。

闲着没事的他就坐在沙发上听朱樱司弹钢琴。

听说这台钢琴还是朱樱司从家里搬过来的。

朱樱司弹的是一首月永雷欧没听过的曲子,但他却总感觉有一股微妙的熟悉感。

“小鬼,这歌是谁写的?”

“忘了。”

“哈?”

“我只记得是好几年前有个人送我的,可那个人是谁、长什么样,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朱樱司敲下最后一个音节,看向他,“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我听到了Knights以前的歌,虽然style和那个人留给我的曲子不太一样,但我觉得送我曲子的人就是leader。”

“怎么可能?我根本没写过这首歌。”

“对,后来我问了leader,他也和你一样否认了这回事。”

月永雷欧的心底顿时浮现出一个听起来相当魔幻但对于出现在这里的他来说算是合情合理的假设。

“所以当leader告诉我你来自三年前,我就想会不会……”朱樱司替他说出了这个假设,“现在的leader也回到了三年前的世界,送了我那首曲子。”

 

濑名泉做完饭就急匆匆地准备离开,说是家里还有人在等他。

月永雷欧把他送到门外,“三年果然能改变不少东西啊,连濑名你都变得比以往更有人情味了。”

濑名泉无视了他的调侃,“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怎样回去?”

“怎么可能没想过?”

即便再不愿面对三年前的一切,这里也不是他所在的时空,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总有一天是要回到原来那道轨迹上的。

“如果按照司君所说的,那么三年后的你应该知道互换回去的方法。”

“谁知道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耸耸肩,又看了一眼坐在客厅里那个安静优雅地喝着汤的单薄身影,“我只是担心我在这边待久了,就再也不想回去了。”


评论(6)
热度(33)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