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泉真]亲爱的(四)

* 小真生日快乐,送上泉真篇,有少量【北斗星】注意

* 这坑要变生贺限定了

* 今天去看了舞台剧上映会,又虐又开心(?),我团真棒

* 前篇:【北斗星】(一) (二) 【凛绪】(三)


(四)


没有人知道游木真为什么会跟濑名泉交往,似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件匪夷所思而且无法想象的事。

衣更真绪:“真的很吃惊,我本来以为真那时喜欢的是我们的制作人小杏,没想到是濑名前辈,我还记得高中时濑名前辈因为那次囚禁事件被罚暂停了一段时间的组合活动,他俩到底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明星昴流:“对,真的太过分了,说好要一起怼翻Knights的阿木到哪里去了?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认为那个裙带菜头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吗?阿木这个叛徒,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冰鹰北斗:“那后来第一个提出为了庆祝游木找到对象去大吃一顿的是谁啊……”

“诶,小北你什么时候学会像阿木那样吐槽了?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小北了,我们分手吧!”

“喂喂,不要突然转移话题,分手的事改天再说吧!”

“等等,分手什么的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干嘛这么认真啊?我生气了!”

“好了别吵了,马上就要到我们上台了。”真绪打断了一言不合又要闹分手的两人,走到梳妆台前拍了拍那个死气沉沉趴在桌面上的脑袋,“真,你还能上场吗?”

游木真抬起头,眼底那双黑眼圈勉强被粉底遮盖看不太出来,眼中的血丝和妆容都难以掩盖的憔悴脸色却看得众人心惊胆战的。

“抱歉,我没事,上个洗手间就好。”他朝忧心忡忡的队友们摆摆手,扯出了一个笑容。

去洗手间的路上,游木真摸出手机,没有邮件,也没有未接来电。他登上濑名泉的官方后援会主页,才知道那个人昨天一大早就登上飞机出国拍摄去了。主页上发布了不少粉丝们机场送别的照片,濑名泉戴着墨镜挡住了眼睛,表情看起来依旧是冷冷的,但面对粉丝的时候还是会露出一点温柔而不失风度的微笑,跟往常没什么区别。

那颗在谷底垂死挣扎的心仿佛一下子耗尽了所剩无几的力气。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完成表演的了,该庆幸队友们在他频频出错时给他打掩护圆场,到最后也算是顺利结束了演出。

回去的路上,冰鹰北斗委婉地建议他这段时间不如休息一下,给自己放个假。

他也明白如今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工作,于是他说会好好考虑。

明星昴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没事的,阿木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伙伴,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担着,不就是跟裙带菜吵了个架么?我和小北还不是每天吵架,到现在都没有分手呢!”

“……”

其实他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吵架。

 

游木真最近参加了一档真人秀节目,一男一女搭档配对完成任务那种。他和他的女搭档之间可爱的互动和完美的默契在节目播出后大受欢迎,大量粉丝和观众开始刷他和女搭档的CP刷得不亦乐乎,网络上话题不断。尽管当事人私下其实并不熟,为了节目效果也不得不在人前做做样子,偶尔发一点暧昧又不失分寸的糖撩拨一下,双方人气和节目收视率也因此节节高升。

直到杀青那天,节目组给两人做了专访,女搭档忽然当众对他表白,话题热度被推向了新的高/潮。游木真措手不及,节目组根本没有告诉他会有这么一出安排,一时之间尴尬得不知如何回应,加上参与节目的其他嘉宾以及staff们的怂恿起哄和推波助澜,游木真只得硬着头皮表示会认真考虑。

事后才知道这只是女搭档那边经纪公司联合节目组的一次炒作。

同一天晚上,濑名泉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布了一条消息——

“游君怎么可能跟那女的交往?他早就是我的人了,大家散了吧。”

网民们瞬间炸开了锅。

相对于泉真粉的突然兴奋,该节目的CP粉则纷纷表示要脱粉,更有女搭档那边的粉丝开始骂游木真,双方唯粉甚至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互掐,期间也有濑名泉的粉丝站出来说这只是他们家泉总经常开的玩笑,大家都知道濑名泉不止一次对外表示十分欣赏游木真,这两人私下关系也很好,然而并没有多少人买账,各种舆论依然持续发酵……

焦头烂额的游木真被经纪人叫了出来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基本一夜没睡,从事务所离开才发现私人号码上多了几十通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同一个号码。

“游君~”抬起头,就见那号码的主人坐在摩托车上笑着朝他招手。

游木真摘下眼镜揉了揉疲惫的眼,“你怎么在这里?”

“我去找过你,你的队友说你来了事务所。”濑名泉递给他一个安全帽,“游君很累吗?熬夜对皮肤不好,我送你回去吧!”

游木真没有接,“泉前辈为什么要在网上发那些话?”

“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这一看就是炒作吧,超烦人的~”濑名泉拉过他被风吹得凉凉的手试图给他捂热,“他们一定是看游君人好欺负,才整这么一出,没关系,有哥哥在,我会保护你的。”

“可是泉前辈有没有想过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游木真抽出手,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我当然想到这件事的后果,可我并没有觉得我做的有什么不对。”濑名泉理所当然地说,“要不是游君不希望公开我们的关系,我一定马上跑来节目组救场,顺便把那女人从天台丢下去。”

“……”游木真张了张嘴,放弃了跟这个人说教,毕竟他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一个劲地对他付出,不求回报。

“演艺界是个残酷的魔窟,游君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所以我才说你不该来当偶像……”濑名泉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一看,又是自己那边的经纪人在找,自从发布了那则消息,他已经收到不少夺命连环call,烦躁绝对不比游木真少,“更何况我写的有错吗?我写的都是事实吧!如果你认为我做的不对,那就去澄清、去反驳、去配合炒作,说你喜欢的人是那个女的啊!你要是觉得这么做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话,我绝对不再多说一句,也不会去多作解释,你和我都知道这不是一个玩笑。”

“泉前辈根本什么都不懂!”

后来,游木真丢下在原地接电话的濑名泉,一个人跑了回去,把自己关进房间大半天,被同住一个屋檐的同伴们强行拖出来之后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回到公寓,结束了一晚上演出的大家都累得早早回各自房间休息去了。

游木真洗漱完回到房间,刚合上门赫然便看见床上坐着个人,吓得他直直撞到了门板上,“有……有鬼啊!!!!!!”

“别叫了游君,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游木真连忙打开灯,看到濑名泉抱着双臂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泉前辈,你不是……出国了吗?”

“看来游君还是很关心我的行程,哥哥很高兴呢!”濑名泉秒换上一张大大的笑脸,起身凑近他,“游君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为了你,我可是拼命提前完成工作赶回来了哦!”

“明天……啊!”明天是游木真的生日,怪不得刚才衣更真绪神神秘秘地提醒他明天放假大家要一起出去玩,让他准时起床。

“游君再晚一点回来,0点就要过了。”

“你想干嘛?”游木真后背紧贴着门,用手掌抵着濑名泉那越靠越近的胸口,“我、我还在生气哦!”

濑名泉无奈地叹了口气,“游君看见我应该很开心才对吧?今晚的表演我都看到了,游君那双没精打采的眼睛,一点都不漂亮,现在才总算有了点光彩。”

“才没有很开心呢!没有!”

“游君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够坦率啊。”濑名泉两手撑着门板,把人牢牢地圈在双臂之间。

游木真刚洗完澡,脖子上还挂着毛巾,眼镜没戴,可以近距离瞧见其发梢和睫毛上挂着的水滴,眼眶还有一圈淡淡的红。

濑名泉拿起毛巾给他轻轻擦拭眼角,“我要是不回来,游君是不是就要一个人躲在被窝里面哭了?”

“我没有。”

“游君……”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在气自己。”游木真抢过毛巾捂住了眼睛,“我知道我很笨,一直都在拖累别人,Trickstar也好,泉前辈也好,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但我还是想……想成为偶像,和你们站在一起啊!我努力到现在,结果一遇到困难,就什么都做不了,每一次都要依靠同伴或者泉前辈来解决,我讨厌这样没用的自己。”

“原来游君是怕这种事情会拖累我啊?真是个好孩子~”濑名泉开心地把脸贴过去蹭了蹭他的脸,“游君是个想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你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你身上的光芒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不要妄自菲薄。再说同伴不就是可以共同进退的伙伴吗?虽然在我看来他们和你一样都是笨蛋,但至少还是值得依靠的吧!当然游君第一个能依靠的人永远只能是我。”

游木真不禁失笑。

濑名泉捏了捏他又哭又笑的脸,“至于哥哥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击垮呢,那些言论随便怎么样都好,反正大多数人只会觉得我在说笑,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的。”

游木真边擦着眼泪边点头,那模样像极了一只受尽委屈的兔子,看得濑名泉半眯起眼,跟猫见到了想要追捕的猎物似的。

突然被强吻的他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等到对方亲够了,才开口问:“你到底是怎么摸进来的?”

“游君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濑名泉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去脱他的裤子,“哥哥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比如游木真跑掉那天晚上他一路远远地跟在他身后,直到目送他进了屋才离去;又比如他为了能够在他生日之前回来几乎没日没夜地工作,顶着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去找朔间凛月要ts宿舍的钥匙,还被对方以“共犯了哦阿濑,以后再也不许说我是贼,你也有今天了呢”这种话嘲笑了一顿,真是超烦人的。

也罢,为了他亲爱的游君,豁出去了。

“生日快乐,游君~”完事之后的濑名泉满足地抱紧了怀里的人沉沉睡去。

看着那张连睡着了都十分好看的脸,游木真恍惚想起几年前,那个总爱在校园里锲而不舍地追逐他的身影,那个无论他再怎么不起眼,也总能一眼发现他并把他看作是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的前辈,不管再怎么被他嫌弃,一旦抓住了就再也不放手,像此刻那样总是用力地紧紧地抱着他,自始至终都不曾改变。

他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刷开了网页。

那一天,濑名泉的主页沦陷,因为有人发现,一直对这件事保持沉默的游木真在濑名泉前几天发布的那则消息下面留了一个小红心。


评论
热度(38)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