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小纤

主发文,拒转载,不混圈。
偶尔小蓝手刷屏,关注请慎。
☆★目前主ES★☆
CP→北斗星❤泉真❤凛绪❤leo司leo❤薰杏❤零薰

[ES][司leo]灵感缺失

* 陪某人一起写的司leo,虽然还是被我写成了司leo司无差(x

* 有极轻微的泉真&凛绪倾向,注意避雷。


月永leo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朱樱司。

尽管早就知道他是一个在堆满金钱与父母溺爱的温室中长大的小少爷,然而在Leo一贯的印象中,不管是那个组合里经常气急败坏地对他说“leader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的末子,还是对难得出现在社团活动中的他举起弓箭说要跟他一决胜负的后辈,朱樱司都不会是现在这个坐在豪车里跟衣着亮丽的年轻女性谈笑风生的“陌生人”。

本来在陪妹妹出来买东西的路上酝酿出了满满的inspiration,忽然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被宇宙黑洞吸走了一样。直到妹妹一连呼唤了好几声才稍稍回过神,而那辆加长版豪华轿车已从他的身边绝尘而去。

第二天的练习室里,身为Knights队长却从来没有队长自觉的Leo在队友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指着朱樱司一本正经地说道:“新来的,你的舞步又错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跳不好?简直是Knights的耻辱!不,是宇宙的耻辱!”

被突然训话的朱樱司脸上闪过和众人一样的讶异,但很快就调整过来,“有哪里错了?请leader告诉我。”

“动作不对,节拍也错了啊!像这样,还有这样……”

“我说,王今天心情不好吗?”濑名泉问同坐在一旁休息的鸣上岚。

“我看不一定哦,王似乎只对小司司一个人发脾气呢!”

“那么是司君做了什么惹王生气的事情吗?”虽说平时只看得见王不断地惹他们的末子生气。

鸣上岚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超~烦人的,这样下去根本没法进行练习,要不要跟他们谈谈……”濑名泉站起来就要去给他们的老幺解围。

“阿濑好烦啊!我都被你的碎碎念吵醒了……”朔间凛月在他的专属睡床上打了个呵欠,“瞎操心什么?王又不会把小~朱吃掉。”

“……”

结束组合练习之后,爱操心的濑名妈妈还是在离校的路上追上了一边奔跑一边哼着不知名小调的自家队长。

“虽然我对你和司君之间发生了什么压根不感兴趣,但是你们这样非常影响团队的氛围和训练效率,所以说你跟司君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为什么又提起那个新来的,我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啊啊刚涌现出来的inspiration又没了!朱樱,是叫朱樱对吧!就是从那天开始,只要一碰到他,我就没办法创作了!”

Leo喋喋不休地还在继续说着乱七八糟的话,濑名泉耐心地从他的话里整理出重点:“所以你是看到司君那天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才生气了对吧?”

Leo装作四处看风景,“不知道,不要问我,妄想无法展开,天才即将陨落。”

“其实这很正常,我看到游君跟别人在一起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时也会很不爽,我懂的。”

“谁是游君?等等,先不要告诉我,我要展开妄想……”

想个鬼啦!

濑名泉没好气地跟他挥挥手,“我走了,你自己慢慢想。”

 

“是恋爱呀!”从濑名泉口中挖出了自家队长的秘密的鸣上岚异常兴奋地一拍桌子,“啊~这粉红色的气息,很快就要在我们的组合里蔓延了,人家非常期待呢!”

濑名泉望着桌上被震得抖个不停的布丁,先是对鸣上岚进行了一番作为模特和偶像需要时刻注意饮食保持身材的教育,即便对方看起来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然后问刚被震醒揉着眼睛就要再度睡过去的朔间凛月:“司君有没有告诉你他现在在哪?”

朔间凛月趴在桌上懒懒地抬起头看一眼手机,“小朱吗……好像说过今天有社团活动来着。”

濑名泉看向蹲在角落里拼命写曲子的他们的王,“他俩不是一个社团的吗?”

话音刚落就见朱樱司推开门闯了进来,身上还穿着弓道服。

“Leader你果然又把社团活动忘了!”说着扯过Leo的手就要把人拖走。

“干什么干什么!外星人闯入地球了么?不好了,inspiration开始消失!新来的你给我放手!”

“Leader已经缺席过好多次社团活动,莲巳学长刚才又在吃胃药了,你怎么就不能反省一下?”朱樱司手脚并用就差把这个人用蛮力敲晕拖走。

这场角力最后以Leo放弃抵抗告终,因为这末子实在太吵了,灵感早已一去不复返,尽管他手里仍不死心地握着笔。

鸣上岚目送二人离去的身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新来的,没看出来你身板这么瘦弱力气真不小,不要再拉我了我能自己走!”

“跟leader说过多少遍了?!我的名字是朱樱司,你居然到现在都没有记住我,unbelievable!”朱樱司终于明白为何莲巳敬人一提起Leo就胃疼,他感觉自己也有些头疼,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吃了起来。

“那是什么?哦哦你又偷吃零食!被濑名发现你会死得很惨的!”

“这是我缓解pressures的方法。”朱樱司顺手递给他一块,“Leader要尝尝吗?”

Leo把巧克力塞进口里,刹那间仿佛看到无边漆黑的宇宙中绽放出了奇异的色彩。脑海中的旋律刚刚成形,他迫不及待地掏出笔,却怎么也找不到纸,才想起被朱樱司暴力拽出来时他随身携带的作曲本落在了Knights的练习室没带走。

“Leader!禁止在墙壁上涂画!”朱樱司及时反应过来阻止了他往墙上记音符的坏习惯,匆忙中只得伸出双手递到他面前,“你可以先写在我的手上,等找到纸之后我再帮你mark下来。”

望着那双白皙无暇得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已久的手,Leo有那么一瞬的晃神。接着毫不意外地,inspiration再度跑了个干净。

“啊讨厌死了!天才难道就要被宇宙黑洞吞噬了吗?不,这不可以!”他推开朱樱司一个劲地往外跑,边跑边嚷嚷着常人无法理解的话。

等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以及此刻又在干什么后,已经回不去了。

他是谁?他在哪?他为什么会爬到了树上?!

“Leader!”

Leo坐在不太高的树干上往下瞧,朱樱司气喘吁吁地站在树下,看样子是紧跟着他跑过来的。

“虽然不知道leader为什么要爬树,但不管你受了什么刺激,也请别做这种事情,非常dangerous,被学生会看到还会被记过的,快下来!”

“不要,这里能激发我的inspiration!天才的旷世之作即将面世,不能再被你夺走了!”

“Leader再不下来,我就……”朱樱司咬咬牙,作出了人生第一个严重违背朱樱家家训的决定,“我就上去找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小鬼——”Leo的话在朱樱司颤巍巍地顺着树干爬上来那一刻戛然而止。

朱樱司几乎是闭着眼睛爬上去的,毕竟这是他从小到大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新来的你下去!”Leo开始往后缩。

“Why?”

“让你下去就下去,leader的话都不听吗?”

“不听!Leader你不要再动了!”就在大汗淋漓的朱樱司睁眼并抓住Leo的手的同时,一只虫子从他眼前悠哉飞过,顿时吓得他大惊失色,手上一个使劲,脚下一个脱力——

“Help!”

眼看着就要双双从树上掉下去,Leo一把捞过他的腰紧紧抱住了他,“别怕!天才是不会死的!哇哈哈哈哈——”

“Leader!”

……

……

疼痛的身体,晕眩的后脑勺,斑驳的树影,少年近在咫尺的脸庞。

还有就是,朱樱司真好看。

以上是Leo最后的意识。

 

“这可怎么办呀?王会失忆吗?还是会变智障?啊,该不会要瘫痪吧?”

“不管leader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照顾他一辈子。”

“小司司真是个好男人呢!把王交给你,人家很放心哦!”

“我、我只是负起该负的responsibility……”

“嘻嘻,脸红的小司司也很可爱呢!”

Leo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好几颗脑袋在眼前晃,其中一颗红色的脑袋率先凑到自己面前,紧张兮兮地问:“Leader你还好吗?还记得我,不,还记得你是谁吗?能听懂人话吗?手脚还能动吗?”

Leo:“……”

“超~烦人!”濑名泉看不下去了,直接扯过他的衣领把人从病床上拉起来,“这不是好好的嘛!老师都说他没事了,你们是不是傻?”

“可是王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啊……”朔间凛月打着呵欠说。

“毕竟从树上狠狠摔下来呢!王也真是的,就算是为了保护小司司当肉垫,也实在是太乱来了啦!这次连老师和学生会都一起惊动了呢!椚老师那边人家会去说说看,Knights好不容易才恢复一点声誉,可不能再出乱子了呀!”鸣上岚无奈地道。

“没事的,小~英好像又缺氧了,他的那位竹马君忙着送他去医院,现在学生会里面只有真~绪在管事,我可以轻松摆平,不用担心哦!”凛月像是忽然来了精神,笑眯眯地摆摆手走了出去。

“What happen?天祥院家的哥哥大人怎么了?哪家医院?我要去看他!”朱樱司说着就要追出去。

“新来的你站住!”Leo出声喊住了他,“作为leader我需要跟你谈谈。”

末了又补充一句:“单独地。”

 

“我为我今天的失礼行为感到很抱歉,但如果不是leader先爬上去,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一点也不elegant的事情,leader要责怪的话请先检讨一下自己。”

“我什么时候说要责怪你了?”

“那……”

保健室里如今只剩下朱樱司和Leo两人,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你和那个‘皇帝’是什么关系啊?”

“天祥院家的哥哥大人吗?我们两家一直有往来,天祥院家的哥哥大人是我非常respect的一个人。”

“你们这些财阀家族都那么喜欢攀关系吗?”Leo很不爽,对,就是濑名泉之前说的那种不爽,尤其是知道喜欢的人跟自己以外的人关系这么好的时候。

嗯?等等,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

“不对,不是这样的!我的妄想无法展开,是你的错!是你和那个‘皇帝’的错!还有你和那个女人的错!”

“哪个女人?”

“那天在路上我都看到了,你在车上,和一个女人,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最近跟我聊过天的女孩子只有转校生姐姐大人,如果你是说那天在shopping mall附近的路上,那是我和我的母亲大人。”

“……你妈妈,看起来那么年轻啊?”

“很奇怪吗?”朱樱司抱起双臂看他,“Leader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突然被揭穿了一个连自己都未察觉出来的事实,Leo迅速又漂亮地翻过身再度躺下,决定装死。

“Leader?”朱樱司有些好笑又有些沾沾自喜,他凑近了他说,“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Leo掀起眼皮瞪他一眼,刚好瞥到了他嘴角处残留的一点巧克力碎屑。

“看到了!我的inspiration!”

“?”

“朱樱。”

“?”

“最喜欢你了,呜啾~”

“!!!”


评论
热度(47)
©云小纤
Powered by LOFTER